| 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 音画时尚 | 唐宋诗词 | 名著在线 | 下载中心 | 星语心愿 | 雁过留声 | 史上今天 | 
您现在的位置: 梧桐细雨文学网 >> 文章中心 >> 散文 >> 随笔小杞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儿时琐事记忆 【字体:
儿时琐事记忆
作者:带雨的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11    更新时间:2015/1/10

    年老后常想起儿时,不知是因为浅薄,因为寂寞,因为闲得无聊,还是因为智力倒退回了儿时,或者是通常说的老年怀旧。

    一天,忽然想起当我有饭桌那么高的时候。我一阵惊喜,多么高兴呵,比吃肉还多了几分劲。不记得是几岁,只记得还没有上学时候。

    儿时家住山边的一栋两进的老式房屋,三个姓氏的四家人共住。

    这本是人家祖上传给的,因为有一家败落卖给了我伯父,有一家发了财离开这山旮旯搬去了街上租给我家,于是成了三个姓氏四家人的共住屋。正屋住人,“横屋”是厨房、饭厅、储藏间、厕所、谷仓。

    我家的厨房、柴草房、饭厅是三合一。厨房特别宽敞,不下于五、六十平米。东南角是灶,可以叫做厨房,西北角堆着柴草算是柴草房,中间有一张圆桌,又算做我家的饭厅了。

    那年代没有煤,没有电与燃气,是烧晾干了的柴块与蕨草,买柴草有季节性,且要隔年买好等着晾干,一次得买许多,今年存好明年烧的,干草的燃点又低,干柴烈火,容易引火灾,柴草要离开灶台远远的,所以厨房就要特别的宽敞。

    蕨草像一把两边对称的梳子,又如同一条大蜈蚣,杆子是细细的,抽去芯可以当成吸管,孩子们还用它吹肥皂泡,比谁吹的泡泡多,比谁吹的泡泡飞得高,比谁吹的泡泡雄壮、耐撞。还有人把“蕨”的空心杆子连成“自来泉水”。

    没有伴玩时,我常坐在灶边帮祖母添柴草,看一阵阵火光呼啦啦,听有“呲”的一声声,又享受着冬日灶边里的暖烘烘。

    记得,儿时吃饭是扒上一把大椅子跪着,吃饭前想看看吃什么菜也扒上那把大椅子,夹不着菜便站在椅子上。

    那时吃饭不许尽挑好菜,还不许吃太多,祖母爱唠叨,比如夹多了肉就拿眼睛瞪着我说:“菜是下饭的!”比如油炸花生米就要一颗颗夹,不许用勺舀。

    记得有段日子,祖母快抄完菜我就拿着碗“叮叮当当”敲。是给他报信,是哥哥躲在房里看故事书,条件是看过的故事讲给我听。

    还记得没饭桌高时常和一邻居在饭桌下钻着玩,他胖墩墩的钻不过我。一次天黑了还没回家,他妈就来我家找,原来是趴在饭桌下睡着了。他特爱睡,上学后还常常扒在课桌上睡着,被老师提溜了耳朵才醒。

    我家还烧过谷壳,谷壳便宜,灶旁装了风箱,还要一边做饭一边拉风箱。开始时候我常抢着拉,后来腻了就不再乐意了。

    为什么儿时的这些琐事也记得呢?因为对自己的年纪耿耿于怀。

    那个年代的孩子没有现在“命”好,小孩没有地位。现在的孩子几乎是家里的“小皇帝”,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六个人围着团团转,可珍贵了,想吃什么穿什么都肯给买。那年代的孩子简直是“被统治者”,好东西都要让给大人先吃,大人才能穿好衣服,小孩几乎都是捡哥哥姐姐穿不下了的旧衣服。

    猜想是因为过去年代生孩子不需要指标,家家户户孩子成堆、子孙满堂,也就不像现在这样的“物以稀为贵”了。

    那时还有“奶奶喜长孙”“妈妈爱满崽”的说法,意思是奶奶喜欢大孙子,妈妈偏爱小儿子。

    连兄弟也分成等级,女孩就更矮一级,甚至不让上学,留在家里帮着做家务事,就像现在的“十等公民”的说法,没十等而已。且模仿“十等公民”的格式调侃:

    一等孩子是长孙,重点培养接香人;
    衣食住行特优惠,奶奶要靠他孝敬。
    弟弟们成二三等,女孩更是等外品;
    不让他们去读书,逼得走出闹革命。

    不仅公民分十等,一家人也等级分;
    生命都是上天赐,为啥如此不公平。
    衙内犯法如满清,杀人犯能罪减轻;
    兄弟姐妹不一样,是谁把人等级分。

    为什么要分成等级呢?一定是保守的老奶奶们的主意,是为自己的利益吧。

    我这样设想,“长孙”年龄最大,能最先孝敬奶奶,玩意奶奶短命,就享受不着小孙孙的孝敬。所以就特宠着长孙。“满崽”则是妈妈告别生育的纪念,所以也能受些关照,只是不能不顺着婆婆。

    女孩是要嫁出去给外姓传宗接代,当然就更得次一等。我姐姐还是妈妈的第一胎,出生才三天就成了人家的童养媳。妈妈哭大死去活来。那个年代是奶奶“一长制”,连爸爸也无可奈何,得察言观色,悄悄的安慰妈妈。

    那年代家家户户都是一大串孩子,靠节衣缩食过日子。比如穿,几乎都是老二穿老大的,老三个穿老二的,老四穿老三的。

    记得一次妈妈要给我做新衣裤,奶奶就不肯,说我还没有饭桌高,一点儿大的人穿什么不是一样。

    奶奶还常凶我:“小孩子懂什么,大人说话不许插嘴!”心理上是多大的压抑呵,嘴里不说心里却耿耿于怀。奶奶还常常叫我“矮鼓子”,笑话我还没饭桌高。所以一旦发现比饭桌高,心里就十分高兴,这样的好事怎么不耿耿于怀,怎么不记得呢。

    后来我每天都要和桌子比,看看是不是又长了。再后来还在墙上画个记号,巴不得很快就成大人。

    可是过了很久还是差不多,有时甚至还会变矮,才渐渐不再比长高了多少。

    杂七杂八的说自己儿时,近八十年前的老事还津津有味的。得回忆中的快乐。朋友们一定觉得太繁琐吧。对不起,耽误了诸位的宝贵时间。

    有朋友建议我的短文写精炼些。意见非常对,确实常常很罗嗦。

    因为感情不一样吧。我觉得,既然称“感怀”就该随“感”自由自在驰骋。啊,咋能把的思绪拦截,舍得把自己不吐不快的想象扯断,对于他人是罗哩罗嗦、鸡毛蒜皮、不足挂齿,对我,可是生命历程的一页页印痕呵。

    文字当属个人感受,可也是一定社会生活与历史的缩影,至少能帮我从中理出自己的历史轨迹,助人了解旧日生活的印痕。

    过去年代曾主张新旧对比,这也可以算一种新旧对比,况且俗语说文章是自己的好,孩子是自家的聪明,即使是瘌痢头也认为是最美,自己的文章也如同十月怀胎,不能不喜欢,含辛茹苦出来的很难不喜欢的。

    不嫌着罗嗦烦人,就爱这随意驰骋;
    曾经的少年杳然,非想象重现哪能。
    儿时事印迹太深,忆童趣思绪耿耿;
    八十载记忆渐淡,不写下怎能甘心。

    儿时事虽然琐碎,对我却思绪不绝;
    常梦中闪闪烁烁,又令人神怡心悦。
    饭桌高兴高采烈,盼每天都长一截;
    恍惚中忆起儿时,猛回头亦喜亦悲。

    人生事感怀多多,有喜悦也有坎坷;
    把它们敲进电脑,不怕被笑话啰嗦。
    甜酸苦或者快乐,都曾是亲自经过;
    每想起思绪难断,怎能够快刀乱剁。

    请原谅短文繁琐,几十年是非功过;
    如同那十月怀胎,不忍心轻言砍斫。
    经历的坎坎坷坷,留后人细细琢磨;
    不忘却祖上艰辛,牢记那岁月蹉跎。

文章录入:带雨的云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文学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评论留言: 共 0 条评论 (客观留言,文明评论!)

     
    姓名: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关于我们 | 站长信箱 | 雁过留声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本周更新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05-2018 www.wtxy.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