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盟频道 > 文苑漫步 > 老男生小玄

老男生小玄


作者:艾-文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3 阅读:
摘要:小玄是我最老最老的一个学生,足足年长我二十八岁。他名叫玄承一,韩国人,是一家韩资造船公司的总经理。人们都尊称他为老玄

小玄是我最老最老的一个学生,足足年长我二十八岁。他名叫玄承一,韩国人,是一家韩资造船公司的总经理。人们都尊称他为老玄,开始我亦跟着叫,他十分委屈地说:我老吗?不,我还年轻呢。说完摆一个很酷的pose,逗得我前仰后合,从此改口唤他小玄。

小玄的秘书和翻译都是东北韩鲜族人,出门左右护驾,根本无须学汉语。在我看来,他日日晚上在我手里耗掉的一个半小时,纯粹是消磨时间。

然而事实证明,他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学生,严格按照我为他制定的计划,一课不拖,一课不落。字正腔圆地跟我念:aoeiuü,金木水火土,你好,谢谢,再见,对不起。朗读时眼睛睁得大大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读到第三声时,脑袋随之甩一下,肩膀随之起伏一下,模样儿滑稽极了。他在教材上画满了红线、黑线、蓝线,看过一遍便换一种色笔,尤其重要的就涂上带荧光的,实在刻苦得叫人感动。后来我借鉴他的方法来学英文,果真很管用。

一个月后,小玄便能与我进行简短的汉语对话,见到谁都亲切地用汉语打招呼:嗨,吃饭了吗?今天天气真好。小姐,你真漂亮。等等。一点老总的架子都没有。听说,自从他派到公司以后,许多堆积的问题便都迎刃而解了,上上下下的关系结也随之疏通了,公司很快走上正轨。

我终于理解了他努力学汉语的初衷。

三个月后,我开始陪他出入各种具体的会话情境:去饭店点菜吃饭,去菜市场讨价还价,去大街小巷认路问路……他的汉语说得越来越溜,进步快得叫人咋舌。半年之后,我这个老师便显得形同虚设了。然而他依然花钱让我陪学,其实有时什么也不学,只是听听歌,吃吃东西,聊聊天而已。这钱我拿得实在不好意思,便想辞了,他连连恳求我:姜,不要离开我。我明白,他是害怕孤单。离家越久,思家越切。学习过程中,他常常情不自禁陷入冥想,烟灰缸每天都是满满的。他说,他的女儿要考大学了很辛苦,妻子要照顾全家很辛苦。我说,你赚钱养家更辛苦。他摇摇头说,不是养家辛苦,是想家辛苦。他羡慕我比他幸福,我愕然后顿悟。后来多年的颠沛流离,更使我加深了这种体悟:家的确比钱,要重要许多许多。

我笑他不会找乐子,我所认识的其他韩日白领,一轮上空闲,便分流到城里各大声色犬马之处风花雪月。对风月场所的行情了解得比中国的政策动向还要清楚。他笑笑,用英语说: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然后指指自己,又指指我,用中文说:我是好人,你也是好人。

我明白他的意思,为自己也是好人赶紧正了正神色。

每晚七点钟,他便候在公寓门口等我,一见我便“小姜,小姜”地高叫。休息日,他便带上我以及厨师和保洁工去逛公园,看球赛。

是的,他在中国没有朋友,他说我们才是中国最可爱的人。大概,这是一个历尽沧桑的人返朴归真的认识吧。和他在一起时,没有尊卑,没有规矩,起初的一些诚惶诚恐慢慢地遁于无形。即使口无遮拦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又没有什么切实的利益关系。

然而有些中国人是他很不愿意交往的,那都是些政界要员和商界巨贾。他们极尽热情又拿腔拿调。他不明白为什么在中国搞一个证、办一件事非要费那么多周折,摆那么多奢糜的酒席;什么叫“感情深,一口闷”,为什么曲终人散却依然食不裹腹,饥肠辘辘?渐渐地,他对中国的所谓应酬深恶痛绝,除非万不得已,绝不出席。

在中国呆的时间越长,他不了解的事情越多。

比如,为什么中国人大事小事儿都爱放烟花爆竹,既危险又浪费?的确,那个小区谁分娩,谁生日,谁发财,谁中举,统统要大摆筵席,烟花伺候,尖锐的啸声严重地影响了其他居民的休息,包括小玄的学习。

还有,为什么孩子犯一点错,父母就要大打出手。他将商铺区民工如何打孩子,孩子如何求饶哭泣惟妙惟肖地表演给我看。我花了半天向他解释什么叫做“棍棒之下出孝子”。

一天,他指着当地日报上的一则新闻对我说:中国的城,很大很大,韩国的城,很小很小,为什么要结成友好城市?他打了个比方,一个约摸是西瓜,一个约摸是鸡蛋,怕我不明白,又用英语说,一个是city,一个是town。这个问题问得我脸上躁红躁红的,不知该如何解释。

……

也许是不了解的事情越多,便越发觉得呆不下去。一年后,他执意要求回国。临行前的深夜过来与我告别,我应是他在中国唯一的朋友了,也可以说是知己。他紧紧地拥抱着我,许久……惊吓于这种方式的我竟然一动不动地没有做出任何情感上的回应,只是最终泪流满面地嗫嚅了一声:再见。

他给我留了一张照片,背面有其在韩国的居家地址,他说,以后要是有机会去韩国,一定要去看看他。然而,数年过后,几经易家,照片竟然再也无处可寻……

不过,他的音容笑貌却是永远地铭刻在了我的脑海中,每当我劳累困顿、沮丧消沉之际,眼前便不禁闪过他的影子,想到家才是收留心的唯一去处;每当我强颜欢笑、卑躬屈膝之时,耳边就似乎响起了他的话:我是好人,你也是好人。便马上收回欲行不轨的脚。

与他一年的交往,给我的是一生的影响。换一个角度,他亦是我的老师,我一生的良师铮友。

三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纪念他,篇名叫做《窗》——这个老人,用他朴实的言行在我的心房开了一扇永远透亮的窗……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