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呼吸废气,说废话

呼吸废气,说废话


作者:火柴遥遥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2 阅读:
摘要:蓝天,白云,淡紫色的山,正午阳光下一切清澈而明亮,这美丽让我有一种温暖而美丽的错觉。 我的学校是建在山上的,我的教室是

蓝天,白云,淡紫色的山,正午阳光下一切清澈而明亮,这美丽让我有一种温暖而美丽的错觉。

我的学校是建在山上的,我的教室是全院最高的一层,我们楼是整个山上唯一的歌特风格的建筑,这里有我喜欢的拱形的朝西的窗台。透过它们我可以看见四周好多连绵着的神秘的远山,看见树叶凋落后光秃秃的树干,渐黄的鲜花和枯草,还有走在路上的一天天衰老的陌生人。

教室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黑板上不知道是谁画了一只懒洋洋的朝我微笑的猪头。我板着脸怒视它左边的一行俄语字母心说:欺负我二外选的日语是不是?俄语有什么好?僵死的语言!

教室里真的很冷,冷的没有第二个人敢来。我又要埋怨学校了,每天都在挖土,好好的大学校园被弄的跟农村郊区似的,就快冬天了还不供热,冻出人命怎么办?

我是个容易被冷死的人。今年偏偏把羽绒服落在家里,妈妈打电话来问是否要邮寄,我说算了吧,等有时间我回家取。事实上我并没有时间回家,我真的很想试一次如果这个冬天不穿它,我是不是真的会被冷死。我的手脚总是冰凉,它们象是死人的一样。朋友说手脚凉的人是没人疼的,我是真的不希望无关的人来理解。我是个容易被冷死的人,可我不怕冷,我喜欢在大雪纷飞的雪地里啃冰淇淋,总能联想到安徒生童话里女孩手里的火柴,还有齐秦那首名为《火柴天堂》的歌。

一些编辑邮寄来的杂志样刊静静的躺在书桌上,我是应该集中大量时间和 精力研究他们并把站里的所有稿件分类发出去的,可是我很懒,只想静静的发呆。唉,真是快要懒惰死了。这些天脑子里的事情乱乱的,身边的朋友也乱乱的,我也快麻木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发表了不以为然,稿子被毙也不以为然。我再也不想写那些命题作文了,我开始鄙视那种出卖灵魂的写作,鄙视曾经虚妄的自己。朋友问我“名著”进展的怎么样了,我说搁浅了,再也没有继续了。或许这个虚妄的长篇计划早就一应该破产。

一开始学外语的时候就象投错胎一样,总是逃课去听中文,现在我想如果当初录到中文系的话,今天的我一定疯狂ENGLISH,我好象真的是一个不稳定因子,是要不断尝试新鲜和挑战的,或许等我老的时候才能停下来吧。说这儿,我想要说并不是逢赌必胜,输也要输的干脆。

要做的事情很多,首先是专业课,什么词汇学,英美概况,文学史,那么那么多的考试课。还要加试今年的北导、那些教材我一眼没看。又有人来找替考,推了又打电话来找。诚心不让人过舒服日子。

好想给超载的心放一次长假,找心爱的人一切去西藏。

可是他很忙,在离我很远的城市忙着我不懂的事业。身边的人又没有感觉,唉。我对什么事情都没有耐心,除了感情。所以,我等。

一个人去玩吧,不是一个人玩了很多年么?习惯一个人上路就不害怕孤独。于是关了手机,独自走在寂寞的山路上。心里想着的是刚刚收到的好朋友高写的来信、我想着高的每一句话:宁愿不要快乐的童年来衬托今天的萧瑟。想着定格在她脑子里的美丽无忧的小时候。

一辆出租车停在我前面。冯打开车门探出头微笑着叫我,一个人又去哪啊?随便走走呗,我说。你上车吧,咱们一切去大嘴!好啊,那就去看看是不是有新的专集吧。冯是视摇滚为生命的人,看上去颓颓的但是人蛮好,喜欢听他乐队唱我写的词,那旋律使我的文字听起来不是很烂。哈。下周的晚会唱许巍的礼物吗,我问。改成完美生活了,怎么样,一定要来听哦。好……

我们一起逛了整个下午的音像店和书店,他买了PAUL GILBERT和扭曲的机器II我选了 凡言—冥。还有一本书,唯色写的西藏笔记。

大嘴里的专集几乎都被冯淘空了,因此我常常听他的,而不必自己去买。他女朋友关他很严,只要她在家冯就不能弹琴、不能听歌。人有些时候真的很奇怪,我总觉得他们是一对奇怪的搭配,为什么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能相处的这么融洽。她看上去精明干练,而他呢,是邋遢的要命,看着他的黑框眼镜我就想笑,总怀疑是偷了汪峰那只。

回到宿舍也是冷冷清清的,一边听着工业金属一边想起那个保守的高级英语老师,不知道是什么邪风吹得她要我给大家讲如何欣赏文学或艺术,还给了我从没有过的自由。就是可以IN CHINESE。受宠若惊是我不安的讲了关于我对摇滚的理解,不过是皮毛而已,可是所有的人都瞪着发光的大眼睛,看的我好窘。我觉得自己好象是谣言散布者。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明白我的意思。摇滚是精神的尊严,而不是生理的愉悦或艺术的先锋。

晚上的时候妹袁来找我,沮丧着脸说他们班级集体逃课被院里知道扣发2 个月的助学金。我说,妹子那就跟姐混吧。可她说有个男生要养她,她来问我意见了。唉,现在的孩子怎么这样?

袁走后宿舍回来了两个人,大一时热热闹闹的寝室现在已经不到半数的长住居民,我想她们都搬出去过家家才好,就剩去 一个人的时候就可以每天赖床、不叠被子了。

一天又过去了。我好想家。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