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爱女四年级暑假里的事

爱女四年级暑假里的事


作者:小苹果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6 阅读:
摘要:放暑假了,小女放出几句话:妈妈,我再也不要去培训班了,培训班又没我们班好,老师还好凶。我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不去您或

放暑假了,小女放出几句话:妈妈,我再也不要去培训班了,培训班又没我们班好,老师还好凶。我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不去您或者爸爸的单位,还不行么;放假了,这时间就得由我自己分配;妈妈,小孩子放假的时候,思维是关闭着的,您让我写日记,我真的写不出来;没人和我一起玩,我一个人玩也是好的;……

反正,横竖不要去学习,要完完全全地玩、想方设法地玩、忘乎所以地玩个够。尽管她平时也就知道玩、也一直在玩。

我无语,也没办法去说服她。想想自己小时候,那就咬咬牙,放纵她。

 

无可奈何的暑假作业

放假,对小女来说,那就一个字“爽”。你听她的山呼:

“太棒了,终于可以玩了,尽情地玩喽。”

起初的几天,不想扫她的兴,我笑眯眯地。

几天后,望着乐此不疲的爱女,我忍不住地发话了:

“萌萌,放假了,妈妈会让你玩个够,前提是不是你该完成自己的作业呀?”

“是的,妈妈。”

这家伙,好像任何事 ,在她那儿都免不了虎头蛇尾的结局。前几天好像还很好的样子。尽管作业完成的不是我的预期,但分摊至整个假期,也算是完成了每天的份额了。可没几天下来,就又把作业抛在脑后了。

我有点生气,但忍住不发火,我得改变她眼里“魔鬼妈妈”的形象。

于是我轻言细语地说:“宝贝,你还记得林清玄的《与时间赛跑》吗?如果你能每天多做一点点,那么作业都做完了,你是不是可以无所顾忌地去玩,有必要的话,去多看几本书?”

她当然还是不停地点头,一副听话的模样,让我都无法去质疑她。

而结果,也当然不是我的期待。

期期艾艾间,终于将会做的都做好了,剩下的就专等我来帮助她,而我布置的每天一篇日记,到最后,数来数去就只有草草了事的十来篇。

那门上张贴的她的假期学习计划,正天天都摆着一副狡黠嘴脸,戏嘘着我对她的放纵以及她的信誓旦旦。

 

修理芭比娃娃

现在的小孩放假后,如果不去培训班,那就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了。一、一般来说都不是三代同住在一起,二、亲戚少、没有兄弟姐妹、邻里彼此陌生,三、不能像我们那一代,小的时候可以随意出入父母的工作场所。说起来确实让人不舍加辛酸。

上班后的我,着实对小女怎样度过自己的一天感到好奇。就每天能够做出的作业,若认真的抓紧时间的话,充其量不会超过半小时。那么,大人不在家的那八九个小时里,那一分一秒又是如何从她的指缝间溜走的?!

从来都没打算在假日里责怪她,所以,每天都会问:“你今天过得好吗?怎么过的?”

而回答也几乎是千篇一律:“做作业、看书、自己玩、和小伙伴玩。”就这几个字、词,甚至不翻一点儿新意,怎能打消我所有的疑虑?

其实,从家里所有动过的痕迹里,那一天一点的小变化,尽管她刻意地照原来的模样整理过,我还是发觉了:家里的芭比娃娃天天在变啊。

原来,她每天都在修理芭比娃娃。

那娃娃还是三年前租住在我们对门的一对小夫妻送的,至今,小女每天都在念着他们的好。娃娃有六套式样、颜色不一的礼服、八双不同风格的高跟靯、还有很多小发饰:珠珠、皮筋、夹子。

这不,某一天,娃娃换礼服了;某一天,娃娃换鞋了;某一天,娃娃换发型了。小女还给娃娃的每一个变化都拍照留念。见我心情好,就拉着我去看她的作品,伸长脖子等我的赞赏。

上班之前,我在整理家的时候,常常为这儿一丛被剪下的娃娃的黄发、那儿几颗娃娃的珠珠、桌上桌下散乱的皮筋而要喋喋不休、河东狮吼。有时候,看着可爱的女儿那害怕的模样,又忍不住背过身去偷笑。

是啊,大人不在家的这么长的时间里,还能让其实并没长大的她怎样去度过那一分一秒?

也许,顺其自然,是最好的。而她,终是会长大!

 

孩子王的诱惑

从来都让他人觉得是个乖乖女的宇萌,从来都让我觉得是个胆小的宇萌,这个暑假,颠覆了一直以来的形象——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孩子王。

有一天,与邻居闲聊。一句“萌萌好像变了一个人”让我百味杂陈。

每次我下班回来,老远就听到她的叫喊:“XX,你不要这样动,这是犯规。”、“XX,再不听话就让你出局。”、“我妈妈回来了,不和你们玩了。”……

等我看到她时,说“一个满头大汗、小手脏兮兮的小疯子,领着三五个七八岁甚至更小的小孩子站在院子里。”实在不为过。

小不点审视着我,揣摩着我的心情。

见我平和,就像只小鸟扑进我的怀里,撒娇的说:“妈妈,您回来了,您是不是一直在想我啊,我都打了一整天的喷嚏了……”

见我有怒,就不声不响地折过身子,或者低低地喊一声“妈妈”,试图逃出我的视线,或者迅速地逃上楼。

其实,只要她完成了该做的任务,我一般不会去追究。而事实上,很多时候,却是片字未读只字未写。

有一天,我实在忍无可忍:“你为什么不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后再去玩?说出一个能我让认了的理由!”

“妈妈,我知道应该做好自己的事,可是,就是挡不住玩的诱惑。”

“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整天跟那么小的孩子玩?你看宁宁姐姐、天天姐姐、东东哥哥他们有没有像你一样这样胡玩?”

……

“妈妈,他们的妈妈也和您一样不要让与小的孩子玩,我再不和他们玩,就没人和我玩了。”

好委屈的语气。我听了,好气又好笑。

我放缓脸色,轻轻地说:“妈妈不是不让你去和他们玩,是不要整天都去玩。像一个个小疯子似的不好,你原来的乖巧难道是妈妈压出来的吗?不是你本来的面目吗?”

是夜,小女的话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响。哎。诱惑!

 

破伤风风波 

7月12日,先生有事不回家。惦记着独自在家的爱女,下班后,我急匆匆地赶回家。一顿收拾后,我们母女俩围着小饭桌开始吃晚饭了。

我刚扒了一口饭,向来眼不利索的我,余光瞟到了小女手肘上的一个异物。

“宝贝儿,你的手怎么了?”

小女一脸的笃定,看着我的双眼,手下意识地稍稍移了点位置,试图避开我的视线:“妈妈,不告诉您,您好放心吧,我自己处理好了!”

瞅着她的从容不迫,我急了:“让我看看!”

看我盯得紧,小不点无奈地说:“手出了点血,我就贴了张创口贴。”

“怎么会出血的?磕哪儿了?碰哪儿了?”

小女不停地摇头。

“摔跤了?被人打了?”

还是用摇头来回应。

快告诉我,想急死我吗?”我的语调不只是担心更有严厉。

“妈妈,我告诉您,您可别害怕。是剪刀剪了一下。”

 

剪刀——我更急了。

“天哪,破伤风了怎么办!到底怎么回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说出来。”

小女开始紧张了:“我看到手臂上的汗毛太长了,就用剪刀去剪,结果把皮肤剪破了一点。妈妈,破伤风是什么啊?”

我大跌眼镜、哭笑不得。

“破伤风,就是受到了伤害后,没有正确处理导致了生命危险,会没命的。”

我的话音未落,恐惧的哭泣声便充斥我的耳际。小女边哭着说“我要和妈妈在一起,我要和爸爸在一起”边冲向电话机,快速地拨打电话。

“爸爸,您快回来,妈妈说我要破伤风了,会死的。快回来带我去医院。呜呜……”

挂机后,又泪眼婆娑地对我说:“爸爸让您吃好饭后带我去看看。妈妈,我怎么办?”

“那还不快给我看看。”

小手乖乖地伸了过来。我小心翼翼地撕开创口贴。我长嘘了一口气,还好,约两毫米直径的创口,已结疤了。

本想告诉她没什么大碍,可一想起刚才她的满不在乎,再加上瘦弱又不爱吃饭的身子骨,我得惩罚她:

“完了,你得每餐吃上两碗饭才能打败破伤风。从现在开始,直到伤口好了,也不能放弃,不然的话破伤风会卷土重来。”

小不点流着泪,以非常快的速度吃完了两碗饭。尽管这碗小得可怜,但对比从前从没超过半碗来说,真的是够了。这一招还真灵!

放下了这个担心,我还真有了更大更多的担心了。爱女长大了,很多事情有了先斩后奏的苗头,还自以为自己能够处理就可以不告诉我。

“宝贝,你从哪儿来的?”

“妈妈肚子里来的。”

“妈妈肚子里的东西是不是妈妈的?”

“是的。”

“那你是不是和妈妈是一个人?你有任何的闪失妈妈都是知道的也能感受到的,你知不知道?”

我让自己心静下来,锁定爱女纯净的双眸,软软地细语: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之,孝之始也。

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离别的伤感

2011年的暑假快结束了,记得是8月27日,周六,我因值班,所以直到下午五点才到家。先生有饭局,出去了。

我在厨房里忙着弄晚餐,小女照样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说着她一天的见闻、闹剧,期间,我的手机响了两次,应该是信息的信号,但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两三分钟后,我那不中听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们的交流。(加说一句,小女对电话那是真的敏感。)第一声还没停,小女的手就已经从我的拎包里掏出了手机,小手指点中应答键的同时,手机就已经贴住了耳朵,“喂”也在第一时间响起。

我不动声色地瞅着她:那小脸上的生动表情瞬间暗淡下来,眼里闪烁着无名的忧伤,小小的嘴巴也嘟紧了。任我怎样询问也不回答个所以然,小小空间变得沉闷起来。

八成是被先生教训了一顿。我不问了,静观其变。

“妈妈,沈老师要去农村教书了。”

我怔住了。沈老师是小女的数学老师,从一年级开始教,到目前已经相处了约四年。我知道,不止是小女,班里其他的孩子,对于沈老师来说,应该都是了如指掌。四年级 时沈 老师因养育小宝宝曾离开过一个学期,小女曾跟我说过,代课的老师因年纪大了,口齿有点含糊,小女总说听不够清楚。我自然而然地就无比担心起来,会不会是那个曾代过课的老师来继续教呢?沈教师的突然离开,别说孩子,家长也是极不适应。

“沈老师怎么就不教我们了呢?我们怎么办啊?”

“我鼻子醋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人仿佛一下子跌到井里去了。”

小女一句接一句地蹦出话来。我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果然,那纯净的眼眸雾蒙蒙的,闪着泪光。

“哎,这段日子,我都经过两次离别了,好难过!”

我知道,小女所指的另一次离别是她小姨回山东了。我老妹携小外甥来我地方度暑假,住了20天。小女可开心了,尽管每天不停地与表弟闹着别扭。

我调侃她:人生离别是不可免的。等不了几年,你长大了,也要飞了,要离开妈妈了。

“我才不要离开妈妈呢,我要永远跟妈妈在一起!”

懵懂的她回答着当年懵懂的我回答我妈妈时的话。我笑笑,不作解释,走过一个个日子,不断长大的她自然就会明白的:人生,有着无数个的离别!暂时的,永远的。

 

假后的纠结

假期终于结束了,我长长吐了一口气。爱女也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萌萌,明年的暑假,你还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吧。已经呆过一个暑假了,明年一定没任何问题。况且你又大了一岁,很多事情都能够自己调解并处理。”

“我再也不要一个人呆在家里了,一个人太无聊了,还是培训班好,有伙伴和我玩,还能学点什么。”

哎,此一时、彼一时。

 

奈何!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