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花未醉,心已碎

花未醉,心已碎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6 阅读:
摘要:“老弟”告诉我,有一年他回过乡下老家探望姨妈,去了对门看“小桃花”。他常想起“小桃花”,他想,她一定还是红扑扑的脸蛋面

“老弟”告诉我,有一年他回过乡下老家探望姨妈,去了对门看“小桃花”。他常想起“小桃花”,他想,她一定还是红扑扑的脸蛋面若桃花。

没有看到,她已经嫁去外乡。才二十多岁就有了两个女儿和才生下的儿子。小桃花的娘说,是躲去外地生的儿子,罚不到钱就把它家的两只大肥猪抓了去。她娘说:“两只猪算什么,终于有了个儿子。只要勤快,钱能赚得回来。两只大肥猪换来一个儿子值得!”

农村的人几乎都“不生儿子誓不休,没有个儿子老了以后靠谁,乡下人不比城里人,没有劳保可吃!”

姨妈家后门口挨水塘边围着竹篱笆的是姨妈家的菜地,绿油油,点缀着红白黄紫各色瓜果蔬菜的花。他看到留做种的蕹菜已经开了一簇簇紫瑛瑛的蕹菜花,引起一波波离愁别绪,唉,“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想起了他的“蕹菜花”。

“老哥”讲得侃侃动人,听着都有些着迷,深深的觉得他已经是花未醉心已碎了。于是萌动了为他与“蕹菜花”的故事作个后缀的想法。

紫盈盈的花勾起了他的旧日回忆。他想起了中学同学,那个她带去蕹菜花送他时的情景。

她是第一个送花给他的女孩,第一个常常含情脉脉地望他的女孩。她名字叫翁华,他笑着叫她做“蕹菜花”的时候她还格外的高兴,笑意盈盈。

他不知道“蕹菜花”现在在哪儿,就是知道也不能去找的,只是常想起她、思念她,包括想起对她的感激。

他在菜地里摘了几枝蕹菜花插在玻璃瓶里带回去,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见花如见人。他想起了“蕹菜花”铃铛一般清脆悦耳的声音,于是又想起了小铃铛。小铃铛也是喇叭形,和蕹菜花的样子很像。

几天后,从姨妈家摘来的蕹菜花蔫了,他便去小商品市场买了个黄灿灿的小铃铛挂在阳台上,透过窗口天天可以看见。

微风吹动时,听见嘀铃铃嘀铃铃的清脆和甜甜的声音,便又想起了她。

蕹菜花紫瑛瑛的颜色,艳丽而不妖冶,清亮而不浮华,花瓣间夹杂些许白色的丝纹,花朵里有细细的花蕊。形色清亮、鲜艳,雅致、大方。

他喜欢她送给他的蕹菜花,更喜欢她。还记得人家欺负他,叫他“小瓜皮帽”时她便拉开架势。她和同学掰过手劲,男同学也掰她不过。她把架势一拉,便没有同学再敢欺负他。别人都是男孩帮助女孩,唯她是女孩帮助男孩,所以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好感激她啊。

记得一次在路上突然病了,还是她背他去了医院。每每想起,他心里还会扑通扑通的跳,带了一股甜丝丝的回忆,没完没了的怀念和感激。

她上学得毕较晚但是成绩很好,还当了班上的学习委员。她常常帮助他,督促和鼓励他。他和她同学以后成绩也好了许多,哥哥嫂嫂也很喜欢这女孩,她后来不上学了哥哥嫂嫂还常念叨。

没有缘分呵。翁华的父母发现暑假寒假女儿从学校回家老是带着五颜六色的水果糖回去,知道一定有男孩喜欢上了女儿,本来是好事,可是不行呀,这才不让她再进城上学。

她家经济困难,早就把女儿许了一个乡干事,后来那乡干事升了县干事,常常接济她家。得过人家的好处不能忘呀,爸爸妈妈也没办法,妈妈老是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不能忘恩负义。

初二暑假过后天天下雨,他每天清早去汽车站接,一连三天没有接到。后来才从老师那里知道她已经休学了。

他不喜欢吃蕹菜,1960年时曾经天天吃蕹菜,腻了。当时有同事给蕹菜起了个怪怪的名字叫做“无缝钢管”。蕹菜杆子确实没有缝,老得咬不动了的杆子虽说不真的如同钢管,但确有钢管的韧劲,形容得挺好的。粮食缺乏年代,开始时大家都喜欢吃,还越嚼觉得越有味,渐渐的越来越觉得不好吃,尤其没有多少油水干巴巴的,所以打趣说是“无缝钢管”。

那个年代报纸上又报道了我国已经能自己生产无缝钢管,无需靠国外进口了,质量已经合乎国际标准。

他不喜欢吃蕹菜,但是喜欢蕹菜花,也许是因为第一个女孩送给他的就是蕹菜花,除了色彩好看,形象也好,圆圆的很饱满。

他买的那只黄澄澄的小铃铛,就挂在窗口,垂了一缕金黄色的丝绦,随风微微摇晃,铃铛里的小铃锤撞击着铃铛便会发出“蕹菜花”说话般的清脆悦耳声音,甜甜的,叮叮当叮叮当的很动听,他高兴极了。

每日朝阳初照、晨风吹拂,两眼惺忪中,似乎是她”在微红的朝阳中催他起床,像她甜甜的叫着:“叮叮当、叮叮当、叮叮当!起床啦、锻炼啦、学习啦!”

冬日里,暖洋洋的朝阳洒在他房间的墙上,白墙被染上一层淡淡的粉红色,还铺在他的被子和脸上,镜子上映出他朝微微泛红的脸色。他一边回忆美丽的梦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望着那美丽玲珑的铃铛,一边想着“蕹菜花”。

他想,“蕹菜花”这样善良,一定会过得很好的。他默默地为她祝福。

有时他来到阳台上,久久的望着那个小铃铛,轻拽着丝绦,让小锤撞击铃铛发出甜甜的嘀铃声,听着,听着便如痴如醉。

不知道她在哪儿,现在怎样,他思念她,为她祝福:

“盈盈一波間,脉脉她无語。踏遍漫漫路,蓦然這边好。”他在祝福中自我陶醉。望着小铃铛作《忆江南》:

“花未醉,心已碎。念花年年又月月。情到浓时心自醉,心醉难醒几乎碎。”

“花知未?心将碎。一夜忽梦铃成花。花香铃响催心碎,不辞不悔由它碎。”

我为老弟沉沉的深情动心了,于是为他撰文,祝他,也祝那朵善良的“蕹菜花”幸福快乐。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