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情感空间 > 一场梦醒烟雨隔

一场梦醒烟雨隔


作者:真味凝香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6 阅读:
摘要:一纸残赋,泪落有还无。 电信无书,不懂离情苦,往昔历历恨无长,痴痴念就渺无声。 半曲琵琶怎诉,目断冷风阻。望来路,不见

一纸残赋,泪落有还无。

电信无书,不懂离情苦,往昔历历恨无长,痴痴念就渺无声。

半曲琵琶怎诉,目断冷风阻。望来路,不见君影顾。

一声声长叹,别梦心凉处。——题记

 

冷冷风心去,梦里生寒凉。伊心,一如既往。只是,只是这一枕寒凉,徒增离情之锁,泪湿香腮。

那日,伊恨恨离去,泪水淌过腮颊,孤影单单,出了家门,恨了这这世间,情缘凉薄。泪珠儿,在寂静的夜里,悄悄地滑落,弱骨迎风,笑,笑,笑把红尘看破。

春心四月,那些点嫩的叶子,恍惚也是离愁千万绪,真个痛心难。因风摇曳,因雨冷漠。

没过三天,伊念,旧日情酌,怎么就此了了?依不可忘记往昔,碎碎语,痴痴念,却怎么也放不下那牵挂的默。一袭惆怅,几番挣扎,千头万绪,里不清,还将心絮层层包裹。

唉,叹一口气,那兜里的精灵,响来的数次铃声,然,却不曾看见,不曾听见当初的言诺。盼,终究成了离索。念,终究成了离索。恨,终究成了离索,爱终究成了离索。

就这样,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在衣兜里,那外壳枉为了粉色。

伊,由始以来,实则瘦尽,衣宽体薄,数次生气之后,心,隐隐作痛,汗淋漓,忍不说。小时之后,稍侯,才算好人一般过。怎奈天冷多霜雪,冷噙泪落。

常日里,伊,翻读诗书,柔情似水,不说贤淑,但也可说,绝不是君身边的祸。可为什么,君心如此狠心,让伊独自一人,孤独流浪,在外过活?日夜期盼,盼一息电信,那铃声的震动,因君响,不做躲。

怕只怕,盼了个红叶落尽,黄昏伴酒,小溪几度凉秋亦无果。情真真,意切切,离别泪撒衣袖,欲语泪流,愁几多?今生为你,已干了泪眼,再也不要泪如雨落。一愁未尽,偏偏落了个,一场梦醒烟雨隔。

啼啼,伊心只待,三日为限,五日未等,一月为期,若到头来,却无半点反思,心死,怪了今生,伊之错,善良的在乎变成了龌龊。

而日,为了故作放纵,邀友玩耍,且不于归,把友之家,当了自己的窝。呵,问,这世间事,情缘深浅,君心念伊否?别不是还一番凄凉冷漠?

天,况似明了伊心,滴滴丝雨飘落,原本伊心念念不忘,家如昨。

可这有情却是无情的雨,偏偏让伊同他杠上,闭门思过。静待君影,出现红岩阡陌。

想若,命运的尘寰,也这般如此,轮换季节的交流。心音在时间中缠绵悱恻。幽于一生孤寂,用一阕清词,以做哗然,生命之终结,无故于内心的牵畔,漫唱千年长歌。

以桃花为笺,捡一段素字,心音暗许,幽幽词藻,明灭今生尘缘,幻若前世。洄雪千年晓梦,盈盈漫若晨霜,清寂了夜伊的心念,清风瘦尽淡沉浮,谁能无错?

冥冥中,那些情缘旧事,三生之期,一世之情,往来书写一份不舍的执着。

如是,年年岁岁,绝然于尘世隔离,君心若是念伊,扣一指姻缘锁,紧紧地锁住伊心的许诺。且于奈何桥中的轻叹,只依稀飘渺如烟,无力,无力斟酌。

哀!一轮弦月于空悬,炼若白纱,如歌,如幻……指尖相触的轻拈间,一朵花开,一滴水尽,一片云落。

到后来,素笺写就别梦心,幽幽心语藏至今,冷侵伊人胭脂泪,相顾无言还说亲。春深几许岂解意、冰心入凡尘、何处寄得曾经怨、弦断怎解相思心?世事的门楣,依然贴上了,别梦心凉处,落花已成塚。遂成小诗:

尘心,独酌!

淡念的心音里,谁,听伊静静的诉说。

默然,伊将星子抖落,那羽翼,

在伤的边际里,

弱!

谁是谁的恶果?泪眼依然婆娑。

言语的痛,伤谁更多?

一个字,一个字,一个字……

全盘皆是错,过,过,过!

忘记这夜,混乱的迷惑,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谁能与说?

默默,对屏无语,

只一首曲子为心锁。

冷了夜的穷迫,断了情伤的光约。

昨日脸上的梨涡,

今昔没了,

光泽。

天涯之涯,地之角,离人去去,

唯金樽,对月寒,空饮独酌。

寻思遍,小径红稀,

一场愁梦醒烟雨隔。

思量山合水合人不合,心合意合缘不合。

朱颜空白改,负了盟约承诺。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