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除夕之夜

除夕之夜


作者:蝴蝶晓梦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07 阅读:
摘要:(一) 小的时候,过年是最最快乐的事。那时,我总是想,过年了,可以大鱼大肉地吃一餐,能穿上新衣服,能和小朋友一道执硬币

(一)  

小的时候,过年是最最快乐的事。那时,我总是想,过年了,可以大鱼大肉地吃一餐,能穿上新衣服,能和小朋友一道执硬币,想怎么玩就怎么怎么玩,不受任何约束……  

那时候,总会听到母亲说:“庄稼人怕过年,过了年就要下田。”这是所有的农民朋友都能体会得到的。而我们这些小毛孩就盼望着过年。渐渐地,我越来越能体会得到母亲这句话的分量,其实,过年就意味着又长了一岁,一过年,农民朋友就要重复着一年一度的农耕工作,时间就在这样的过程中匆匆流走,生命就在时间的流失中慢慢被消耗掉。  

长大了,总觉得过年再也没有儿时的那种快乐感,那份天真与童趣。有时想到过年真的可怕,我们在欢乐中承受着痛苦,在痛苦中学着释放压力,在压力中不断成长,在成长中不断积累经验,在各种经验中患得患失……这就是生命的过程,这一过程也许简单,也许复杂,但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有时想起来,时间这玩意儿真的很无情,可谁又能挽留得住呢?生命的长度是有限的,只有将生命的宽度拓宽,人的一生也就无怨无悔。  

过去的一年有成功也有失败,有欢聚也有离合,有快乐也有痛苦,但一切都属于过去,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我们都无法回到过去,只能让他在记忆的长河中封存。昨天已然过去,只有珍惜今天,为未来付出才是最好的办法,否则,一切都将归于梦想。  

 

(二)  

早晨醒来,听到厨房里油炸糍粑发出吱吱的声音,听见外面小孩们欢快的叫喊声和鞭炮声,我揉了揉朦胧的双眼,起床便向厨房走去,原来是母亲在为我们炸糍粑,每年都如此。母亲常说:“三十夜,三十条工”,每年她都要早早地起来为我们做好吃的,吃了好准备这一天的年夜饭,整天忙个不停,生怕今天的活干不完似的。  

一早起来,匆匆吃了母亲炸好了的糍粑,就同爸爸妈妈、哥哥嫂嫂一起做起年夜饭来了,也许在一些人的眼中,不就是一顿年夜饭吗,还用得着这样张罗吗?不错,在农村,每逢过年时节,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在为年夜饭而忙个不停,无论走在哪一家,他们都在忙出忙进,没有一个是闲着的。看,有的在贴春联,有的在杀鸡杀鸭,有的在烧猪头四脚,人们呀简直忙得不亦乐乎,我家也不例外,父亲和哥哥算做贴对联、杀鸡杀鸭等事,我和母亲及嫂子就只管做饭做菜等。  

到下午两点之后,寨上的鞭炮声响个不停,好像在做某项比赛活动一般,鞭炮声不断,鞭炮声一响,就知道是在用猪头四脚、鸡鸭鹅等供菩萨,即便没有这些,也要供一点肉。在农村有一种说法,要是过年那一天,哪家供菩萨晚了,就意味着这家人家无论做什么事都会落后,所以,这一天家家都要争着早供饭,只要鞭炮一响,不用谁提醒,就知道到供菩萨的时候了,整个村寨热热闹闹,虽没有比赛时的加油声、呐喊声,但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催生着大家,让大家在这种繁忙的过程中体会过年的味道,感受过年的快乐。供好饭之后,还要磕头,这时,老人们会在一边替孩子们说好话,希望菩萨能保佑他们健康成长,读书的学习进步,工作的工作顺利等等。之后就可以做菜了,做好菜之后还要供世代的老人,希望他们的灵魂能够护佑子孙。  

年夜饭过后,美丽的烟花在夜空中飞舞,孩子们的欢呼声打破了这夜的宁静,别说孩子了,就连大人们也不例外,都争先恐后地跑出来看。这一夜,人们都要等到初一凌晨一点之后才去睡觉,几乎到了这个时候都要放鞭炮,这是人们希望这鞭炮声能驱走上一年不顺心的事情,把好运都带到新的一年里来。  

2010年的大年三十,我就在这样繁忙和热闹的气氛中度过的,虽没有儿时的快乐感,但心中的喜悦不减当年。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