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


作者:风过留痕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05 阅读:
摘要:一个很清净的咖啡屋,我要了一杯苦咖啡。眯上眼睛,想象着白云在空中飞过的感觉。应该很惬意,我自言自语地说。有时候,在一

    一个很清净的咖啡屋,我要了一杯苦咖啡。眯上眼睛,想象着白云在空中飞过的感觉。应该很惬意,我自言自语地说。

    有时候,在一个十分大十分陌生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游荡,很多很多的人从身边过去,穿着黑的白的绿的花的衣服,冷漠的脸,空洞的眼睛……我会感到孤单,孤单的时候,会想起很多的事情。像一次非常长的旅行。

    很长很长的旅途,象和很多很多陌生的人窝在一个长长的车厢里,很无聊。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有时候是听Walkman,西城男孩的My Love,但我大部分时间不是在欣赏它的旋律,而只是为了排斥外界的声音罢了;有时候我会摘下耳机,闭上眼睛去听周围燥杂的声音,偶尔也会拽出一两种声音仔细地去倾听,而往往听到的是叹息声。

    其实我也常常叹气,因为苦闷,因为无奈,但是我却常常不发出声音,或许我是不想让人窥透我内心,就像我闭上眼睛的时候也总是要戴着眼镜。有时候我会在闭上眼睛的时候沉沉睡去。这时候,时间存在,空间却被忽略了,我会感到兴奋。其实对于空间的概念我是十分模糊的,我甚至分不清人间距离天堂有多远。

    很无聊的时候我会和旁边的陌生人说话,天南海北地瞎侃,和他们说话是可以很坦然的,因为在他们面前我可以没有过去。兰兰就是我来这个城市后在本地聊天室认识的,她现在就坐在我对面。

    我常常不敢去想我的过去,可是却又偏偏常常忍不住去想,真是件矛盾的事情,就像我的远行其实就是去寻找记忆。听人说,寻找记忆可以帮人迅速的忘记,我希望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望着火车外面远远的灯火发呆。列车呼啸着驰过,远远的风景却没有什么变化,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在围着它兜圈子,就像我始终活在回忆里,围绕着某些往事打转一样。

    那时候还在恋爱。

    那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故事,因为复杂,我常常不会给人提起。

    我和她在空间上相距几万里。 我告诉兰兰的时候,兰兰眨着眼睛说那你们的心应该是在一起的吧。我说应该是的,要不我早就会空虚得死掉了。其实我也不清楚,只能随着嘴巴说出来的 。对于爱,我有时候会很麻木。有时候我会分不清爱情究竟是如何的,有时候甚至分不清我到底是爱还是不爱。她的存在对于我有些模糊,只能在闭上眼睛的记忆中可以隐约感觉到她。但我有着绮丽的梦,想着和她在一起,我想我是爱她的。

    后来,我去了更远的国外读书,而她也因为病魔扼杀了自己的生命,我说。很平静地押了口咖啡。

    我的梦沉下去了,玫瑰色的,咖啡色的,凄美的像Titanic。那个夜里,我喝了很多很多的酒,然后在网吧里呆了一夜,和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聊天和对骂。

    那年,我21岁,我说。

    我略去了和她的相遇和交往,或许我根本就弄不清楚,反正在人听来是个残缺的故事。

    其实直到她离开,我才知道她对我是怎样的重要,比我想像中要重要得多。那些日子,我没有吵闹、挣扎,只是在夜里悄悄起来,对着月亮发呆。

    我会在看到叶子飘落的时候叹气并且思考,也会在有些冷的秋风中思考并且叹气。我还总是想起那些曾经很美丽的往事,虽然它们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显得有些凌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习惯了一个人,有些时候,我在有很多人的场合坐在一个角落里听《1000 MLES》和《TU BALCON》;有更多的时候我呆在图书馆的角落里看《槲寄生》《挪威的森林》,哼西城男孩的曲子和发呆。

    十七岁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去北京看长城;十八岁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去海南看风景。我觉得有很多时候,我的生命是孤单的:旅行、思考、发呆;发呆、思考、旅行。

    旅行过后,便是更孤单的孤单,只能在村上春树的文字里找些慰藉,感觉到的却是更多的无奈,事物的不可把握;既然不可把握,便顺其自然。

    兰兰一言不发地听我说了近似散文或者小说的故事。

    在网上约我出来时,兰兰说我给她讲爱情故事。这个故事我或多或少的告诉过你,在她离开的那段日子里,我对兰兰说。

    兰兰也有故事的,兰兰给我提起过她和他的事,很平淡的日久生情式的爱情。灯光中,兰兰告诉我她和他的感情有了裂痕,他现在正和另一个女孩子保持着很不同一般的关系。兰兰已经在网上给我说过了。

    我只是叹息。

    兰兰说她很珍惜很珍惜这份感情,可是却不知什么原因的和他有了隔阂,仿佛已成陌路。

    兰兰的声音很低,有些秋天的感觉。

    又是一声叹息从我的喉管钻出。

    我说找他好好谈谈吧,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好好把握吧。我没有告诉她放弃、简化,才会更洒脱。我不忍看她凄迷的眼睛。

    其实对于爱情,我们真的不可把握。那纯粹是一种感觉,我们不能预测那种感觉能持续到什么时候,或者一生或者到明天的太阳出来之前。

    我说我陪你走走吧兰兰。我就和兰兰在街上慢慢地走,什么话也没有说,其实我们需要的只是有人在身边的那种感觉,感觉到自己并不是怎样的孤独。

    躺在床上,听见外面风吹的忽忽声,我会失眠,会感觉自己是一个旅人。

    有时候我会梦到自己牵着骆驼在大沙漠里看落日.

    有时候我会梦到自己在破旧的乌蓬船里听午夜的钟声。

    半夜里醒来,会想起很多事情:长长的旅途,陌生的人和城市,凄漓的故事和无奈的我......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