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童眼 故乡

童眼 故乡


作者:用心去爱 来源: 时间:2021-08-05 阅读:
摘要:童眼故乡 童年,是每个人心中的一块净土,童年的乐园,是谁都抹不去的一道印痕。 我小的时候,村头有一块荒地。每逢春夏之际

  童眼故乡
  童年,是每个人心中的一块净土,童年的乐园,是谁都抹不去的一道印痕。
  我小的时候,村头有一块荒地。每逢春夏之际,那儿绿草悠悠,野花遍地开,大水坑里,唼喋的鱼群,刚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青蛙,高一声、缓一声的地唱着……这儿是我们几个孩童的乐园。
  我们在草地上恣意的打滚,也不必担心有谁会将我们撵走;看到哪一朵野花开的最大最好看,便将小巧的鼻子凑上去闻一闻,好香!噫,花中的蜜蜂好像并不欢迎我们这不雅观的动作,狠狠地给我们一个教训,“妈妈呀!”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到草地上。可怜的小草啊,你以柔嫩之躯编织着我们童年的梦,而我们肆意将你践踏,泪水滚到你脚下,愿你长得更青翠。
  五六岁的孩童是最淘气的,哪一棵树上,斑鸠筑了巢,啄木鸟打了洞,逃不过我们鬼灵精的眼睛。双手抱住比我们的腰还粗的树干,哧溜哧溜爬到树顶,惊走了喂食的老鸟,吓傻了长嚎的知了。
  “这棵树上有鸟,这儿有!”喜乐两腿叉开,坐在大树叉上,挥着手向我们呼喊。
  受惊的知了刚刚逃离,还未来得及找着栖身之地,我们已爬上了高高的树。树下,一只只鞋子乱七八糟的放着,树上,几条树枝争先恐后的逗弄着未睁眼的小鸟。小鸟红嘟嘟的身子、扑打着粉嫩嫩的翅膀,大张着稚嫩的小嘴,不知是出于惊怕,还是把我们当成了喂食的老鸟,而真正的鸟妈妈在高空中盘旋着,眼睛瞪得圆圆的,高一声、缓一声的叫着。
  每到雨季,大水坑里便贮满了水,蛙叫声、蝉鸣声,混成一片,挑逗着我们早已不安分的心。
  “我们摸鱼去!”
  不会水,会被小伙伴们瞧不起的。
  “我会蛙泳!”
  “我会踩水!”
  “那算什么,看我的。”被我们称为头头的伟伟一捏鼻子,猛扎进水里。等一会儿,不见有人,再等一会儿,还不见露出水面,我们怕了,叫着,喊着。几个胆大的潜到水底去摸他,我们乱作一团,惊慌着。
  “咯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好熟悉。我们循声望去,只见伟伟从草丛中间露出头来,一手抹着脸上水,一手举着一条草鱼,向我们炫耀着,咧着嘴笑着。
  “醉翁之意不在酒,”忙活一个上午,我们合起来也抓不到几条鱼。烤鱼吃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拿条小木棍,从鱼嘴里捅进去,在火堆里翻来覆去的烤着,几双眼睛盯着上上下下翻腾着的鱼。鱼身变成了焦黄色,散发出一股一股的香气。我们再也按捺不住肚子里的馋虫,未等鱼烤熟,便纷纷抢来吃。有人满意的吃着,有人“呸”的吐出来。伟伟嗔怪道:“就你抢得愣,连鱼肠子也吃!”
  快乐的日子总是不知不觉的流失,童年转眼之间便成了回忆。现在,我大学毕业要找工作,公司去了一家又一家,但总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烦恼、郁闷硬塞着我的心。
  离家的人总是在心灵受到撼动时想家。我想回家。
  买票、转车,熙熙攘攘的人群,加重了我一层愁绪。一路颠簸,一路昏沉,汽车终于停在了村口。不知为什么,一种情愫,迫使我向村头的那片荒地走去,时光要是永远停留在童年该多好啊!
  噫,眼前的景象令我不忍心再看第二眼:在拖拉机铁梨下呻吟着的不仅仅是小草,还有我童年的梦。听放羊的老大爷说,这片荒地已承包了出去,准备建一个养殖场。
  童年?童年永远留在了记忆里了,我还是回家好了……
  离家愈近,一种亲切,一种温馨……推开家门,我怔住了,只见母亲端着一大盆衣服,颤巍巍的向水井边走去,秋霜不知何时染红了母亲的头发?
  “妈!”我跑过去,接过母亲手中的大盆。
  母亲上上下下打量着我,那目光好熟悉,让我回忆起了点什么。
  母亲说:“孩子啊,回来了,赶快洗个澡,换件干净衣服,锅里给你留着饭呢!”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小时候,每次我贪玩误了吃饭,回到家,母亲总是这样对我说的,想不到十几年后,母亲又对我说着同样的话,好像母亲早就知道我要回来,特意给我留了饭……
  那一刻,我拥抱了母亲。我深深的体验到:只有母亲,才是我的故土,是母亲在我不如意的时候给我最温馨的抚慰;回家,就像回到了我童年的乐园。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