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九月,我的情感在绽放……

九月,我的情感在绽放……


作者:南平 来源: 时间:2021-08-05 阅读:
摘要:九月底去新宁莨山拍外景时,突然来临的一场大雨,以至让手头的工作不得不停了下来,回到下榻的宾馆,吃着几天前从家里带过来

  
  九月底去新宁莨山拍外景时,突然来临的一场大雨,以至让手头的工作不得不停了下来,回到下榻的宾馆,吃着几天前从家里带过来的小食品。
  到新宁差不多已有十天的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不同于以往,心里特别的想家。好几天的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无法入眠,老是惦念着在几百之外的父母。
  这一次的任务,因另外一个主持人突然生病临时接到的,所以,走的也比较匆忙,因为要赶着中秋播出。那天中午在家里吃了一点饭,车就在楼下响着喇叭。妈妈知道我一旦做起事来,吃的方面总是不太注意,在出门之时一边说着在外面要注意安全的话语,一边往包里塞进一些我喜欢吃的小水果冻。
  碰巧走的那一天,路上有辆车出了一场车祸,刚好被从省城出差回来的姐姐看到。姐姐回家一听说我也是乘坐这种车型,就向父母亲做了报告。我到了下榻的宾馆,因为要忙着准备一些资料,所以,和父母相约晚上九点多钟打电话报平安之事都给忘了,等到我冲完凉准备上床休息,忽然才想起来往家里挂了一个平安的电话。
  可是,家里那边却因为姐姐的一个口信已乱了大套,那时我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慈祥的母亲更是心慌意乱四处打电话询问我的情况,但是一直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最终才从台里了解到一切都正常。不过,这一切对母亲来说,自然不会完全相信,因为在她没有亲自听到儿子的声音之前,所有的一切消息都无法让她的心安定下来。
  “你这个孩子,真让妈急死了,你知不知道,当你姐说在路上看到有一辆和你乘坐一样的车发生了车祸,我的心就一直没有安定过来,打你的电话又没有人接,问他人又说一切正常没事……”电话那端传来母亲一阵着急的声音。直到这时我才警觉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忽略了对家人的牵挂。
  虽然这些年和父母亲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平时工作之余,也会忙里偷闲回家和父母亲聊聊天,尽尽做儿子的孝道,可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工作的繁忙更多的是早出晚归,以至母亲好几次在电话中抱怨说,现在想见我一面,如不赶上一个大早,就得熬上一个大通宵。真的,偶尔空闲下来的时候,回想起这一切,内心里老是觉得好愧疚父母亲对我的那一份无止境的牵挂。
  其实,在忙碌的生活中,无论我们做什么,还是遇到什么,我们的父母和亲人始终是最能包容我们所做的一切,尤其,是父母对儿女们的那一份真情,几乎可以感动天与地,不过,相反的,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以同样的一份情感,来回报养育我们一生的父母亲呢?
  记得好多年前的一个冬天,身体一直都十分健康的爷爷,以及快的速度走完了他的一生。从那以后,我时会常常在一些特别的日子里,反反复复地思考“死亡”这个字眼。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人的生命却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似乎就在不经意的一刹那间,一个鲜活的生命就会在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从而留在心里总会有一份对“死亡”极大地恐惧之感。
  这些来,因为学业和工作,和父亲的关系一直都处在十分紧张的状况之下。父亲从来都不赞同我干这一种出风头的事,认为在那样的一个太复杂太杂乱的环境下,根本不太适应像我这种满脑子理想化的人,但是我却十分坚决选择的这一条属于自己要走的路,于是,那年去广州上大学,父亲说了一句:你要是走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回这个家。
  父亲的话如同一把锐利的刀,切割了我好几年的时光。失去了父亲的关心,加上在广州那样一个陌生的大都市里,要想站稳脚跟做出一番成绩,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过着饱一顿饿一餐的日子,好几次我都想转身回家。可我一个大男人,心想绝对不能让我的父亲看扁我,发誓不做出一点成绩决不收兵回巢。
  那些日子想起来实在是太艰难了,由于听不懂广东白话,加之自己性格上的一些缺陷,除了一、二个好同学之外,几乎没有更多的朋友可谈心。虽然妈妈温馨的电话,姐姐的经济援助,使我不至于流落到街头去买唱乞讨生活的地步,可是,这一份温暖如春的感觉根本无法排除我内心中巨大的寂寞。
  好不容易熬过那段日子,正当我准备在这片南国热土大张旗鼓地为事业而努力奋斗,先是相恋两年多的女友提出分手远走异国他乡,后来是一直给我无微不至关照的老师不幸出了车祸。一下子又让我的心情跌入到了痛苦的深渊。
  在老师因车祸离开我的日子里,恐怕是我生命中最艰难痛苦的日子,也让我对生命有了一次崭新的认识。如果说爷爷的走,是一种自然的凋零,那么,老师意外的离世,想必是一种命运的捉弄。“死亡”这个黑色的字眼,就像是头顶上的一把锐利的大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落下割断你的生命之源,所以,珍惜生命中的每一次感动,因为你要相信,眼前这个和你朝夕相处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再见”就只能是天上人间。
  孔子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孔子又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是啊,这些都是千百年传下来的至理名言。它告诉我们不要等到失去时才知道拥有的珍贵。很多人离开家乡去外面打拼自己的天下,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没有成功,但是无一例外都在外面蹉跎了岁月。他们或因成功而忙碌,没有时间看望自己的父母;或因一事无成而羞于见自己的爹娘。而一旦等到他们想起远在家乡的年迈的父母,回到家一看,才发现父母老了、病了,甚至死了。这时,才明白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这样想来,我的心慢慢地开始担心父母的身体健康,终于,决定辞去手头所有的工作,透过姐姐向父亲认了一次大错,尽管如此心里还是为那些年以来,自己这么不懂事而感到十分的难过。
  在新宁的莨山风景区,虽说离十、一黄金周还有一些日子,可只要你有时间四处走一走,就会看到中年的爸爸妈妈,一手搀扶着年老的爷爷奶奶,一手牵着天真活泼的孩子,有说有笑的走在这个人间的仙境里,构成了一副极温馨的画卷。我时常会被这一种情深深景朦朦的力量所吸引,好几次都有了落泪的心痛感觉。
  如果,这一辈子有这样的一次机会,坐在一张大的圆桌前,在一盏温馨的灯光下,对爷爷奶奶说上一声“寿比南山”;给爸爸妈妈敬上一杯清茶;给年少的孩子们送上一份祝福……真的,如果能有这样一次机会,我想,那个时候的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当我把这些想法告诉给身边的一位同事,这个可爱的大男人,笑着说:南平小弟,为了将来的我们不后悔,我们做子女的就应该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多给父母一份大爱,多想父母,多看父母,因为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极为他的话语感动,尽管我知道,今生的我已经永远无法再对爷爷奶奶,尽一次做晚辈的孝心,但,我还有时间陪伴我的父母到外面的世界去走一走,我还有机会告诉我的孩子生命是一次没有回程的旅程……
  其实,在电台做晚间谈话节目或者在听众朋友的来信中,我不止一次的听到或者读到,有一些朋友对他们父母亲的不断埋怨,他们问南平,说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父母吗,不知我是他们从外面捡回来的,要不然怎么会这样不疼爱我?虽然我的阅历不足以做他们的老师,但我是绝对不赞同他们的话语,要知道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只有从某个角度来观察,就可以完全认为它有着百分之百的正确。
  如果我们有时间,也可以去问一问我们的父母,很有可能,在他们那里也有一大堆合情合理的抱怨我们的不是。更何况,我们的父母也是世间一个凡人,他们有情绪上的波动,有思想上起伏,更有生存上的压力。
  公平的说,做父母的比做孩子的,在担当人生责任感的这个问题上,肩上扛的不知比我们要重上多少倍。如果可以说父母不了解我们的心,那么,反过来说,我们对自己的父母又到底真正了解的有多少呢?
  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将孩子当做自己的命根子,将孩子视为是自己生命的一种延续,期望他的孩子们能在人生这一条道路上完成自己一生未能实现的理想。也许他们有时的做法和想法,并不一定十分地的正确,但是,以我几十年的经历看来,相信这一切同样还是缘于一个“爱”字。
  诚然至今,我和父亲在许多的方面还存有沟通上的距离,但我知道,爱并不是一定只有心灵上的沟通,我爱他而不一定要他了解我。我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我的血液和他的心并存,也就是说,我们只有对父母好,才是真正对自己好,毕竟,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就是父母给予我们的。
  月亮斜斜地从窗外射了进来,正好照在墙脚一方的小茶桌上,电话就寂寞的躺在那里没人搭理。绑起手指想一想,还有几天的时间才可以回家,心里一时难免有些沮丧,不过,这样想下来,又想起自己只是在抵达新宁那天深夜,曾匆匆忙忙打了一个电话回家之后,这几天下来,因为工作的繁忙,不,更多是因为自己的懒惰,似乎就不曾想起给远方的家里的父母,再打上一个问好的电话。
  门外传来轻轻地敲门时。轻轻地下了床,轻轻地打开门。原来是制片人笑眯眯地站在我的门外。他说:南平,今晚的月亮好圆好亮,看来明天是一个好的天气,好好抓紧时间休息休息,明天又该有忙的了。对了,这么晚了在干什么?我说:想家。他说:明月千里寄相思。我也在想我那宝贝儿子,现在不知是否入睡了没有。不打扰你了,我和爱人约好的电话时间快到了。
  望着制片人宽厚的背影消失在楼的尽头,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我轻轻的关上门,轻轻地朝墙脚一方的小茶桌上的电话走了过去……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