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我与东坡对话

我与东坡对话


作者:雨蒙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4-27 阅读:
摘要:900多年的岁月悠悠流淌,月儿几度阴晴圆缺,人间几番悲欢离合,东坡月下痛饮放歌的身影在历史的星空下摇曳。 你还在黄州俯望江

900多年的岁月悠悠流淌,月儿几度阴晴圆缺,人间几番悲欢离合,东坡月下痛饮放歌的身影在历史的星空下摇曳。

你还在黄州俯望江水吗?

那里的你,因“乌台诗案”而锒铛入狱,几经周折得以不死,贬官黄州,面对滚滚长江东逝水,你高吟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是啊,英雄美人,何等风流倜傥;运筹帷幄,何等儒将风范!而此时的你已47岁矣,华发早生,而报国之门何在?“人生如梦”,一声长叹,包含着多少文人泪,志士血啊!

然而,东坡毕竟是东坡。

居庙堂之高,你心忧天下,率性真实 江湖之远,你依然心忧天下,但恬然自得。你处乎人世之间,你又站在宇宙之外,你能理解生命的内涵,但又绝不虚浮。你说:“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江天山月,日日如斯,有谁如东坡般如此渗透人生?“超然于物外,无往而不乐”。清晨,布衣芒鞋,散步田间,谈天说地,无论三教九流;傍晚,提酒拄杖,信步东坡,击水敲石,不管月升月落。古城废园,被迫摘桤菊充饥,却能扪腹大笑。虽说贬谪流放,你的生活却是无人可比的鲜活,你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如此通脱自适,如何不触处生春?

东坡通脱,但东坡亦有儿女泪。

告别徐州父老,你这样说:“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送别朋友,你牵手相语:“凭仗飞魂招楚些,我思君处君思我。”并非英雄气短,却有儿女情长。妻亡故十载,早已阴阳两隔,但你流着泪,记下这样一个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断量,自难忘……”这等文字,“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若非情到深处,若非铭心刻骨,哪能有这断肠之笔!天下有情人当有一哭!哭毕,我们还是以诗人自已的话,安慰一下那颗爱人的心吧:“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人如蜉蚁之寄于天地,一粟之融于大海。任庭前花开花落,看天上风卷云舒,守住一份清醒和一份心态的平衡,守住一种空灵的境界和一种如水的柔情,以清醒的心智和从容的步履真诚地感知生命,走过岁月。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