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飘雨的午后

飘雨的午后


作者:晓寒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05 阅读:
摘要:莹来电话的时候,窗外飘着细雨,由于停水停电,我蜷在沙发里,手边正看一部黄蓓佳的小说。 莹清脆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响起,我

    莹来电话的时候,窗外飘着细雨,由于停水停电,我蜷在沙发里,手边正看一部黄蓓佳的小说。
  莹清脆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响起,我眼前浮现出几年前那个还略有些稚气的小女孩,悦耳的嗓音、舒展的笑容,还有演讲台前激扬文字的热情——
  莹是我大学毕业那年教过的一个学生,在一次演讲比赛中脱颖而出,因为喜欢文字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她总是扬起漂亮的小脸听我讲大学的故事,讲写文章的苦与乐,明净的目光显得那么真纯可爱。她把她最得意的作文给我批,我在那些尚还稚嫩的文字里看到了曾经和我一样不安的抒写自己的欲望,那种欲望使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感觉到痛苦,敏锐而多愁善感,她简直就是我十五岁时的翻版。
  我喜欢上了她。
  半年后莹毕业了,考取了一所普通技校,临上学时她来看我,羞涩地叫我“姐”,我鼓励她继续写下去,她有一份很细腻的情感,和敏锐的一种灵气,我们拉拉手,我们说做好朋友。
  以后的许多年里,我却失去了和莹的联系,她也没有信来,最初几年还会想起她清秀的面孔和细致的文字,后来时间长了,便淡了。
  窗外的雨细细地落,莹在电话那边惊喜而动容地喊:“姐,你还好吧?”我忙说好,她喜极而泣:“难得姐姐还记得我的名字……”我在心底涌起一丝歉疚,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刻意打听她的去向和工作,也许真是疏忽了。
  莹并不是很如意,工作单位长期放假,在外打工异常辛苦,但一直没有完全放弃写作,她很孤独,一种从内心深处涌起的无处不在的孤独,她难以融进所在的那个社交圈,和她在一起的小姐妹们搓麻打牌、泡歌厅、逛商场,经常嘲笑她的自命清高。她坚持着写作,但她常常痛苦,充实、快乐中夹杂着的那种异样的痛苦,欲弃可惜、欲罢不能,然而偶尔停滞一段又麻木得心慌。她说她没有方向,她距离自己的那个梦想的终点太远,种种困惑折磨着她吞噬着她,她不知前路应该怎样走,她无人可问,几经辗转才找到了我。
  我一时语塞,她的话深深地触痛了我。我想说姐姐也是有一些迷茫的,文字带给人喜忧参半的折磨应该是共性的,沉下去,浮上来,然后超越,然后再沉下去,有时我也想,我宁愿过一种平淡的生活,象我周围的同事一样相夫教子,简简单单,其乐融融,可是我总会在深夜不甘心地爬起来,在网络里游弋,在自己的文字里喜怒哀乐,碰撞着灵魂深处的期待和渴望。
  也许网络里写手如潮,每个人都在演绎自己的悲欢,和在悲欢里的雀跃与痴迷,思考得太多,情绪太多,想要的和不经意失去的都太多,在得与失之间就很难说清哪一种更为幸福。
  但那么多人累此不疲,包括我。
  至于人的生活方式,我想泡歌厅也好,静下来写作也罢,都只是为自己的需要而存在着,这中间可能有性情和环境的原因,有些东西还是不能太介意,否则自己会活得累,人的心灵是崇尚一种自由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准确地触摸到自己内心深处究竟要的是什么,然后甘心,然后情愿,这样才自然。
  莹最后问我:“姐,我们写来写去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不想成名成家吗?”她的问题总是这样令人难以回答。
  网络里有太多的人想站起来,梦想或幻想着一夜成名,我不否认:有梦总比无梦的好。但我想,有时梦做得过于遥不可及会使自己背上更加沉重的东西,我们有梦的权利,但是过于执著和专注,超越了限度,就不再是一种动力,偏执有时只是一线之隔。
  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每个人做每件事可能都有既定的目标,那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召唤,但并不是真心努力地去做就可以达到自己想象的程度,这里边有很多因素,能力、坚韧还有机遇。所以我们可能一生都将走在路上,那就不要奢望一定要摘取秋天的果实,倾自己所爱就够了,我们不必在乎形式,我们只是平心静气地实现自我,先不要考虑价值,无论收获多少,即便是间杂着一些痛苦的快乐。
  人生不一定足够的精彩,我们只需做到无悔。
  放下电话的时候,我发现在和莹的对话中不经意间写了满张草纸的“快乐还是痛苦”这几个字,望向窗外,雨不知何时已停了,这两个词本就是矛盾又统一的,我的快乐比痛苦只多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但,已足够了。
  莹,希望你也是。有些东西只有自己去面对了,理清了,那些困惑才会变得简单。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