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天鹅之旅

天鹅之旅


作者:天净杀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0 阅读:
摘要:现在我很羡慕娜娜,简单快乐。总有那么多申请做她男朋友的网友。还有那么多同在一个班里的哥哥弟弟,可以相依相偎,彼此温暖

现在我很羡慕娜娜,简单快乐。总有那么多申请做她男朋友的网友。还有那么多同在一个班里的哥哥弟弟,可以相依相偎,彼此温暖。

我没有。我总是顽固地把那些企图不轨的人拖进黑名单,同时又不乏泛滥地让那么多陌生男子看我花枝招展的照片。

一进班,我就知道我是我们班最漂亮最有才情的女生。不然那个玩音乐的男生怎么总坐我旁边,还在我吃饭的地方准确无误地出现。

后来我就把头发染成张扬的红色。校园里不认识的师哥居然因头发跟我搭讪。虚荣心得到极度的膨胀。我像只花蝴蝶暧昧地跳跃在花草丛间。

我只是想认识一下我们班那个翘棵课两周的酷家伙,可一见面他就说我长得像JOLIN,我很受用地问他,喜欢JOLIN吗?或许是他误会了,或许是我太暧昧。潜意识渴望柏拉图的我糊里糊涂成了他的马子,随后又糊里糊涂闪电分开。他送我的风铃和怀表已被我转送或丢了。但我保证,那两封情书依旧珍藏在我的日记本里。毕竟那些温情的话语是我青春的记忆。

小马哥是我们班最勤奋的男生。他要考武大土管硕士只是因为不考数学。可他反复的考与不考总让我想把他看扁。他有很多女性朋友。却在追了N多次女生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女朋友。他这份喜欢的轻易,频繁的失恋,以及再战的勇气又让我刮目和特崇拜。于是我依旧很乐意做他的女性朋友。小马哥真诚,实在,直接。同时也不帅和没情趣,而且口袋里没钱。现在的女生比商人还商人。三年了,小马哥依旧重复他的失恋。

进班后的第一个国庆,我和三男两女去了南昌。很迂地花了60元在诺大的空荡荡的人民影院看了部更迂的《红娘》,并且还很奢侈地睡着了一个半(半睡半醒,当事人自己说的)晚上在最繁华的中山路压马路。也是那时我申请到属于自己的第一个OICQ。吃饭时一男让我喝酒。他说一看我就知道抽烟喝酒。弦外之音好象就是我没处女纯洁似的。尽管事实是我不但不抽烟喝酒甚至清纯的以至于没打过KISS。回想起来,年轻是多么的美好。轻松地可以装酷和做作。当三年后我不是处女的时候,我是多么留恋那黄花般明媚的处女时代。

阿月让我别老喝咖啡以免减少性欲什么的。其实我从来没有性欲哪怕是在同那个早已抛弃我的男人在床上纠缠的时候。原本就是处女的我很搞笑地在和他做爱的时候刻意也很笨拙。好象希望向全世界证明我曾经是纯洁的。只是觉得疼,他倒很受用似的。一完事他就说后悔之类的话,因为他不能给我任何保证。虽然在10分钟或许20分钟前还信誓旦旦一定要和我结婚来着。

阿月是我们班最高最瘦的女生,也是我曾经最好的朋友。我们很聪明地发现喝学校新旧食堂免费菜汤的经验。新食堂是苞菜汤,很多的苞菜,大青菜,韭菜漂在上面。旧食堂是紫菜汤,很多的紫菜,豆腐沉在下面。于是我们很精明地在人烟稀少的11点去新食堂,12点排山倒海的人去水空菜在的时候去旧食堂喝菜汤。在很多个赤贫的日子我们以此维生。

后来我和阿月就不是好朋友了。想起来都难过。因为我总是沉迷于小说和音乐。不去上课。而她还要坐在第一排认真听课。于是我们就错过了。再后来,也就是现在,阿月成了我们班七个过四级里分最高的姑娘。而我,还要在四级的压迫下惶惶不可终日。而且,很久我都写不出一个灵性的字了。

现在我已经不挂科了。因为我再也不翘课了。尽管事实上我依旧什么也没学到。

毕业的师哥告诉我,大学除了心理学,什么也没用。我不知道。但至少我很热爱每周仅有一次的选修课。只是因为我喜欢那老师讲的关于人文主义什么的。虽然我并不清楚什么是人文,可就是觉得那是我渴望的。后来老师问我文学和文化的区别。我很意识地说,文学干净,文化包容。一点也不地道的答案,让我觉得耻辱。

那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弹着只有两根弦的吉他。很娴熟,还那么投入。醒来后,摸着挂在墙上的吉他,那么厚的一层灰。

我现在胖了,胖的不可思议。以至于眼睛都变小了。所以好久都没看到桃花了。好多新认识的人说我好可爱。于是我春天花会开般干净,温情地笑着。虽然或许只有我知道,我岂是可爱能一了了之的。

室友生日盛大的PARTY。追求她的男生送她600多的CHANEL香水。尽管她已有朝夕相处的男友。我很羡慕地问室友在她喷香水的时候能否站在她旁边。我总是那么傻,傻到拒绝也买得起CHANEL香水的男生而选择一穷二白的爱情。结局就是我成了一个没有男友的非处女。最终好象也明白了MONEY的伟大和爱情的未知以及二者之间微妙的辨证。

有人问我关于理想什么的。我要么很嗲地说,我没什么想法。要么就更嗲地说,我的理想就是作个老太太。用不着努力,也决不会失望。

21岁生日,老爸又重申他关于孔方兄的处世哲学。做人要像孔方兄,外在圆滑,内在不失棱角,是可以游刃有余生活的。我只是沉默。我对妈妈讲,我属于父母的20年就那么没了。妈妈哭了,我也是。

不过我好象看到春天了。

岁月总会带着我们飞向那温暖的春天。不论谁。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