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百味人生 > 致命的畸恋

致命的畸恋


作者:开心彩虹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19 阅读:
摘要:河北省的一个镇上,家家户户正张灯结彩,杀猪宰羊,忙的不亦乐乎,人们都沉浸在春节带来的喜悦中。李老头提个竹蓝要到村头摘

河北省的一个镇上,家家户户正张灯结彩,杀猪宰羊,忙的不亦乐乎,人们都沉浸在春节带来的喜悦中。

李老头提个竹蓝要到村头摘些葱头,还没走到地里,就闻到一股带着膻气的焦味,还透着浓烈的汽油味,是谁在这里焚烧东西?李老头上前一看,差点没吓晕,竟然是一具烧焦了的尸体,他赶忙回村向村长禀告。村长带着村干部一同来到现场,并打电话向派出所报案。

村长与村干们保护好现场,等待派出所民警的到来。民警们接到报案火速赶来,从现场找到一封遗书,上面草草地写着——老汉已70有3,本该安享晚年,无奈逆子不孝,拒不奉养,让老汉晚年如乞丐般生活,如此在世上苟且,倒不如自行了断,早些投胎,就让逆子遭世人唾弃,上天收拾。看样子是老来无依,无奈自杀,民警问村长他们村有70多岁而没人奉养的老汉吗?村长不假思索的回答:“没有。”那会不会是附近村庄的呢?村长说也没听人说起,从现场还找到了一个没被烧坏的手机充电器,和两把钥匙,从死者没烧坏的皮鞋来看还挺贵的,而且式样还挺时髦的,这就和遗书所说有出入,如果是无依的老人怎会有钱买这么好的皮鞋呢?说明遗书是伪造的,这一定是一起凶杀案。

经过法医鉴定,死者在30—40岁之间,正值壮年,派出所就在镇上广播,让附近家中有30—40岁男子而又近日没归家的家属到派出所报案。没一会工夫,一位40岁的女子就急冲冲的来到了派出所,说她小弟昨天下午出门,当时他说是去跟人家打架,可到现在还没回家,所以家里人很担心,警察就带她到停尸间辨认,她一看那皮鞋和充电器是弟弟的,就扑上去痛哭:“傻弟弟啊,你真傻,竟然为这样的一个女人送命,真不值啊。”从这名女子口中得知,他弟弟生前曾与一名叫春桃的女人同居,他弟弟的死一定与这个女人有关。

当警方传唤这名叫春桃的女子,她却迟迟未到,直到第三次传唤时她才不情愿的来了,一脸的冷漠,一进派出所就说:“他的死与我无关,又不是我杀的,叫我来干嘛?”她的冷漠与无情就像在述说别人的事,仿佛死者与她毫无瓜葛,死者的姐姐大燕气得上去抓住春桃的衣领:“你个不要脸的骚货,要不是你勾搭我弟弟,他能为你而死吗?”

春桃把大燕的手推开:“这种事怎么赖在我身上呢?这要你情我愿才行,不然你去勾搭一个给我看看。”大燕气得说不出话。民警仔细打量这名叫春桃的女子,只见她其貌不扬,五短身材,黑胖的脸上透出的冷漠让人发颤,浑身找不到可以让人着迷的地方,而死者才31岁,看起来与这位粗俗的女人年纪相差不少。

从档案上查到,这个女子来自邻县,到这个镇上经营服装生意,离异。从与她熟识的人口中了解到这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行为非常不检,在离异前就多次红杏出墙,他丈夫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就与其离婚,她的绯闻传遍他们镇,看在老家无法再呆,就来到小军他们这里,没过几日,还没女朋友且比她小10的小军就被她迷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还跟家里人闹着要与春桃结婚,他的哥哥姐姐们大力反对,好声相劝,怎样也无法让掉进温柔乡的小军回头,小军就这样与她同居了1年,这时小军家江西的亲戚说那有一个好的工作,要一个年轻的小伙,报酬不菲,家里人就做小军的工作,让他先去赚钱,结婚的事回来再说也来得及,小军想想也是,结婚需要钱,以后生孩子需要钱,自己先赚上一笔,好让自己的情人不必那么辛劳的奔波。

小军前脚离开小镇,春桃后脚就又招上了村上一个有家室的43岁的养殖户,那男人与春桃夜夜笙歌,他们的事没过多久就传到了远在江西打工的小军的耳里,本来他签了一年的合同,才做了三个月,就不顾亲戚的阻拦,毅然随着回家过年的同乡回到了故乡,刚进家门,就喝了一瓶白酒,趁着酒劲,他给春桃含糊不清地打了个电话:“你—你—让那—那—奸—夫等着,老子去—去—收—拾他......”他喝得醉醺醺的,连大燕的劝阻也不听红着脸就出门了。

即使是与人打架,也不该遭人焚尸,到底他出门后遇到了谁,又是谁杀害了他,还将尸体用汽油焚烧?现场遗留下来的两把防盗门钥匙既不是他们家的,又不是春桃家的,那又会是谁的呢?

这两把钥匙的主人有着很大的嫌疑,而死者生前是要去与人打架,那春桃对此事一定清楚,当警察询问春桃时她说:“我是给张远打过电话,说小军要去找他打架,我让他躲避,别和小军发生冲突。我真的是这么跟他说的。”警察看她的样子不像在说谎,就去张远家找张远看他案发当日到底见没见到小军,可却扑了个空,他老婆说他到省城去进饲料了,警察问:“买饲料要到省城,而且是这个时候,是不是太巧了?”他老婆吱吱唔唔答不上来,警察小陈拿出那两把钥匙问他老婆是否认识,她看了一眼,低着头不说话了,可那两把钥匙却不是张远家的,那又是谁的呢?他老婆在警察的追问下只好说出了那是婆婆家的大门钥匙,警察随着她来到了他婆婆的住处,很轻松就打开了,那说明做案者一定是张远无疑,他匆忙逃离,身上没带多少财物,一定还会给他老婆来电话的。

果然不出警察的预料,一周后张远给他老婆来电话,约她到县城的小市场见面,警察做了张远老婆的工作,让她好好劝张远投案自首,他们大约谈了半个时辰,只听到张远老婆惊呼:“快来人呀,快来救命呀。”可当警察走冲到他们身边,张远已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不停抽筋,一会他瞪大双眼,竟已死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人始料不及。

张远老婆哭咽着说:“刚才张远给我说对不起我和孩子,他不该与春桃有染,更不该为了这样的女人而杀人,他说下辈子再好好报答我,让我好好养育孩子,下辈子他一定给我做牛做马。他说完就把这瓶酒喝了,他—他—就这样了。”原来事发后,张远曾苦苦哀求春桃,让她与他远走高飞,过真正的二人世界,可春桃却不愿再与他纠葛不清,还说自己已经有了新的相好,让他别再找她。春桃的决绝让张远彻底绝望,所以采取了服毒的办法结束罪恶的生命。这时警察从张远身上找到了一封遗书,上面写着——真不该招惹那样的女人,为她杀人了,让她与我远走高飞她却不走,还说出那么绝情的话,真后悔当初没听老婆的劝,奉劝所有的男人,一定好好对待自己的老婆,别去招惹另外的女人,否则后悔莫及啊!!!三个大大的血红的感叹号让人震惊,似乎在警示人们什么......

后记:故事中的两个男主角都为春桃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断送了宝贵的生命,而这个女人却依然夜夜笙歌,似乎她就没认识过他们,似乎他们的死与她毫不相干,虽然警方没有任何证据对春桃进行拘捕,她难道就没受到良心的谴责吗?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