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我的短暂婚姻

我的短暂婚姻


作者:月落了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19 阅读:
摘要: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想我一定会把这当做一个故事一场戏。2005年12月初的婚期,今天,也许应该说,远在今天之前它就走到

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想我一定会把这当做一个故事一场戏。

2005年12月初的婚期,今天,也许应该说,远在今天之前它就走到了尽头。远在异地工作的他,冠冕堂皇地一走了之,抛下我一个人,不理不睬不闻不问,打去的电话不是不接就是挂掉。记不清自己发了多少短信和邮件,由最初的担心,牵挂,到后来的哀伤,愤怒,绝望,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反思也反省过,婚后不长的日子里,我的确做错过一些事,但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多数出于我的任性,不懂事,孩子气,可我需要时间啊,那些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生活,我需要时间来适应。那些关于他的流言蜚语,我置若罔闻,我想我是信任他的,可他一次次地游离在我的视线之外,不知所踪,我哪能无动于衷?

很快,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不知道这是幸抑或是不幸。但对于这个小生命的到来,我还是有着无限的喜悦,尽管这喜悦背后隐藏着深深的担忧。三十多岁的他,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孩子,应该是兴奋的吧?可是为什么还是不见只言片语?在此之前即使我真的做错了什么,也并没有犯下不可原谅的过错啊,难道他连这么一点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他对我的伤害我又何曾责怪过半句?就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他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就算是不要,他也应该跟我说一声啊,这样不闻不问到底算什么?!

终于还是到了离婚的份上。是的,是我先提出来的,为了孩子,也为了我自己,如果他真的不想要,我又何必强挂着一个他的老婆的名义?但是,只要他说两个字,不离,我可以不问原因不管过去跟他好好地重新开始。一贯骄傲的我委屈求全到了极限,只要他一句话,我愿意拿将来做赌注!可是我又错了,从来没有回应的他,这次终于有了回应,他说,你把孩子打掉吧,我有时间就回去办离婚手续。似乎一直以来,他就只等着我说离婚,像是一个陷阱,他早已设计好,只等着我往里跳。简简单单一句话,让我一个人承受堕胎的痛苦,再等待他有时间才回来离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我不想去后悔当初怎么会选择了他,已经发生过的事实无法改变,但我猛然醒悟,我不能现在就把孩子打掉然后傻傻地等他离婚,不是想用孩子拖住他,这样的婚姻完全没有意义,我不要。只是必须先和他一起把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我才能更死心地离开。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他也有责任和义务,即使他不想要,他也要负责处理好。可我还是太天真了,他根本不想负这个责任!既然离婚势在难免,孩子就不能生下来,我拖不起啊,总不能让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尽管后来,他的家人说,他说不离婚了,可是太迟了,真的太迟了,从我不再哭泣,擦去眼泪走向医院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回不了头了。我是个人啊,我不能任由他召之即来挥之则去,我有我的尊严和骄傲,

如果一切只是按照常规结束,也许今天我不会这样伤悲,可是事情的发展太出乎我的意料了。这时的我已经怀孕四个月了,孩子掉出来,除了胎儿太小不能存活,其它一切和分娩是一样的,我也需要休息坐月子,甚至也有了奶水的分泌。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的孩子,它落在了马桶里!我一个人躲在病房的洗手间里,痛。。除了疼痛,没有任何感觉,我没有吭一声。我听见淋漓不断的流水声,低头看到满眼满眼的全都是血,那真是我生平见过最多的血,其中还浮着两团红色的肉样的东西,也许它们并不是红色的,只是被血染红的,红得刺眼,到现在我也忘不了那血淋淋的一幕。我知道,那红色的肉样的东西,是我的孩子,我还知道,胎儿已经成型了,我还知道,已经可以分辨男女了,我还知道。。。。。由始至终,我悲伤过,绝望过,却没有恨过他,但在那一瞬间,我恨透了他,我绝不能原谅他的自私与残忍。

直到血不再流了,我打开门,若无其事地对站在门外的妈妈说,掉下来了。妈妈慌忙地去找医生,我却等不及医生来,拉起了水阀。那一刻,没有忧伤,没有绝望,没有愤怒,没有仇恨,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舍,前所未有的平静,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人们所说的麻木,也许是吧,当时的我,实在没有多余的力量再拥有更多的感情。只是后来,当我一次又一次地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总会有泪水汹涌而出,仿佛此刻我才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我把我的孩子冲向不见天日的下水道,把它永远地埋葬在了污秽浊臭的化粪池里。

乳房还会隐隐涨痛,偶尔还有乳汁流出,可是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

闭上眼睛,总会看到那天他狠狠地把我推向床沿,撞到了肚子,我惊叫一声。时常在想,这真是一段孽缘一场宿命,孩子掉下来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了某种解脱,他的孩子,终于脱离我的身体了,落在了马桶里,从此永沉苦海,是因果报应吧?可是,可是老天报应的究竟是他还是我?当我在医院里受尽痛苦的时候,他早已回到他工作的城市,心安理得地置身事外,而马桶里那血淋淋的一幕成了我今生无法摆脱的噩梦。也罢,从此再无瓜葛,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我再留恋。只是,离婚手续还没有办成了我最大的心病,我必须等到他有空再回来才能真正解脱。偶尔地想一想,觉得挺滑稽,两个急于一刀两断的人,却迟迟断不了关系,挂着一个法定夫妻的名义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之前一直不知道,原来他的大嫂,是我的小舅舅年轻时候的恋人,当年由于外公外婆的强烈反对,两个人分手了。昨天接到远在异国的小舅舅的电话,第一句话就是问他的大嫂的消息。听说,她也一直在打听小舅舅的消息,听说,小舅舅的朋友始终不愿把小舅舅的电话号码告诉她。二十多年了,男婚女嫁,各自有了家庭,孩子,却始终不能对彼此忘情。

小舅舅说,告诉我她的电话。

我不知道。

你帮我打听一下。

不可能的,我现在都住在妈妈家。不会再回那个家,也不会再跟他们家人有任何联系了。

小舅舅默然,我知道,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心里隐隐地不忍、不安,那么疼我的小舅舅,我却要骗他。可我只能这么做,再没别的选择,我不确定如果他们联系上了会不会发生些什么,更不能不考虑舅妈和表弟的感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现在才知道?如果早知此事,当初的我一定会重新选择,我不会冒险让自己的亲人遭遇变故,那么今天,也许我会过得很幸福。有些事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逃不开,躲不掉。已经好久不哭了,听着电话,突然有股想哭的冲动,站在大街上,鼻子吸了又吸,眼泪还是没有忍住。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