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杂文频道 > 流金岁月 > 算不算对“性文化”的杰出贡献?

算不算对“性文化”的杰出贡献?


作者:冀之南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4 阅读:
摘要:据报载,在状告黄健中、于敏、张纪中三名导演侵犯名誉权案终审败诉后,女演员张钰目前拿出4份“保证书”、20多盘录像带和录音

据报载,在状告黄健中、于敏、张纪中三名导演侵犯名誉权案终审败诉后,女演员张钰目前拿出4份“保证书”、20多盘录像带和录音带,以证实其所说影视界内“黑幕”的真实性。同时,张钰声称:“她出演过的所有角色,都是以身体交易的方式换来的。”“我遇到的骗子太多了,我要保留证据,以备日后使用,这是我的一种本能。”事情值得人们注意的是,除了导演黄健中以外,张钰此次目标所指,涉及众多影视界人士(据《新京报》)。

由此看来,在影视界女人和知名男导演之间为什么总有那么多扯不断、理还乱的两性关系(当然,笔者本文不涉及男人和知名女导演之间的关系)?在这种不为一般人所启齿的“男女事情”的背后,究竟是什么人获得了什么样的利益?究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是有人在“得了便宜还卖乖”呢?我不由得想起了最近在影视界发生的一些男男女女的那些光天化日之下的“勾当”:

其一是璇铁“性暗示案”。一位自称为周璇的女子想在学艺界唱歌成名,在公开场合多次宣扬说,著名男演员张铁林曾对她进行过性暗示等等,但是在张铁林的奋起还击之下,最后周承认这是她自导自演的一种“性炒作”(据《东南早报》)。

其二是饶赵“性虐待案”。一向在电视界举足轻重的著名节目主持人赵忠祥,曾经被饶颖以“性欠条”拉下水,甚至饶女士不得不拿出老赵一时疏忽而留下的某种“性斑迹”作为了物证;最近饶又在网络上以“饶颖日记”的形式,曝光赵忠祥性虐待的细节(摘自某网络)。

其三是赤裸裸的“性敲诈案”、“性绯闻案”。在影视界内每天都围绕着男女之间那么一点点的地方,发生着这样或那样的事情。也许只有这些人才真正懂得什么才叫“裤裆里的绯闻才是硬道理”的确切含义。

笔者惊诧于为什么那么多的男男女女会紧盯着老祖宗为我们留下的那么一块“私处”不放?而且很多的同类们还能琢磨出一大堆“性道理”来,难道真的应验了那句“只有性道理才是硬道理”的话了吗?这让我想起了最近在广州举办的“全国性文化节”了。针对广州性文化节形式和内容的单一性、“为性而性”性的问题而招致的批评,笔者斗胆设想:如若把上面影视界内发生的璇铁“性暗示案”、 饶颖“性虐待案”、“性敲诈案”、“性绯闻案”也能在性文化节中留出一片“展区”,那必将是对“性文化”的一大“杰出的贡献”。长此以往,对于上述“性案”之中的男女主角们来说,虽不能被授予“性研究贡献奖”,但至少也能在悠久的性历史长河中占有一席之地,也不会枉却老祖宗赋予他(她)们的“脐下三寸”处的那两件“私物”的另类功用!

食色,性也。从目前中国性教育的现状来看,一方面我们对广大青少年的性教育处在起步徘徊和探索试验阶段,效果极不理想,家长、学校和社会为之头痛不已。另一方面,我们的各种媒体不间断地涌现出各种各样的以“自曝”、“自揭”的形式出现的“性交易案”,而且大多数是大言不惭,娓娓而谈,傲然讲学术、作报告一般,将曾经见不得人的男女两性交易变成了暗器密布、赤裸裸的肉体对抗;将上天赋予人类生殖繁衍的那一点夜幕下的“德行”公然搬到了桌面上,而且讲起了价钱,论起了斤两!更有甚者,竟然从“出事”后留下的那一片片“液体”和“斑痕”中发现了巨大的“商机”,把大把大把的“银子”揣到了怀里,把五颜六色的花环堂而皇之扣到了各自的头上,而且自我感觉相当地良好!

曾经身如纤丝、笑不露齿,行路犹若阵阵微风翩翩而至的女子们,将一向五大三粗、浑身臭汗、唾沫腥子里都带着雄性激素味道的男人们看成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摇钱树”。而且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大众面前呈现出一副“我们的故事很精彩”的意思。面对一向“看她一眼就脸红”的大家闺秀和整日里足不出户的阁中女子们公然将“性爱录像带”、“性爱录音带”和“性爱日记”,甚至将某些“工作期间不注意打扫战场”男人们的“性爱排泄物”都成了谈判的筹码时,竟然没有一个男人能像模像样的走到法庭上,面对面地把事情弄个清楚?笔者就不相信法律就不能从男人或女人们“性爱排泄物”、“性爱录像带”中发现出真正的“物证”?一方面公然叫嚣哪个男人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某个宾馆的某个床上“睡”了俺多少遍,而且还将那个睡过俺后、又多次说俺没有证据的男人的“阴毛”制成了“标本”,一根一根地在那儿摆着!一方面男人们倚赖树大根深、关系错综复杂,大有一种“俺睡你是因为你愿意”的姿态,你宣扬的越多,至少说明了五六十岁的男人们依然“生机勃勃”!唯恐天下不乱这些男女们到最后只是证明了“我不但活着,而且还可以和不只一个男人作爱”的观点之外,余下来的就是让广大受众和媒体记住了这些男人女人们的名字。这些男女们不管广大新闻受众把他(她)们的名字究竟是放到了桌面上,还是放在了裤裆里。因为只要你记住了他(她)们,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天知道他(她)们一钻出裤裆来,照样吃香的、喝辣的呢,至于饭碗里那股“裤裆制造”的骚味,早已经在他(她)们的意料之中!

老百姓对这类事件的评判大多定义在道德的范畴上。而纵观这一类事件,对于这些“以性为天”的男女们却一字不提“道德”的话题。这倒也难怪,因为他(她)们都知道本身就没有道德的人来讲道德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然而这些男女们要是多少讲一点道德的话,至少还会“砸自己的脚”一下。可他(她)们只是认为:只要“砸”不了自己裆中的那件“私物”,“面包等等一切就都会有的”!当他(她)们为了迷惑大众眼球、不得已“形而上学”般地走上法庭时,由于各样各样的原因以“是基于一般的社会道德标准对此事进行的评价”,法律摆起“事不关己”的原则姿态。同时,也做了个顺水人情,将“皮球”又踢给了早已无能为力的“社会道德”。这样炒过来、又炒过去,他(她)们可真是把“肚皮上的文章”用“裤裆写法”做大的去了。说不定他(她)们会因此而上了某上名导演的角色,在荧屏上还能换得不明其中原由的老百姓来一点点的“眼泪”呢!当然这些眼泪的背后,公然从老百姓腰包里“窃钱”而带来的巨大的票房收入才是他们“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天大的秘密!

把“性”和“经济利益”挂钩不得不说是他(她)们这些男女们对“性文化”建设的一种“无私奉献”和“自我牺牲”。不可否认的是,当前整个社会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公民的道德自控意识极度淡薄是导致这一现象滋生的前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一直坚持的是一种“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观点。但是,从现在看来,至于“富起来”的途径和方式问题还是一个短时间内必须解决的棘手难点。因为,当下,确实有一部分男男女女先无声无息地让自己以“地下情”、“性交易”的模式先“爱起来”,然后找准时机通过“性暗示案”、“性虐待案”、“性敲诈案”、“性绯闻案”等渠道,进而再依靠吸引广大受众的眼球再逐步“让自己先富起来”。道德与名利之间他(她)们选择了后者。道德在这些男女们看来,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张张美味的“馅饼”,至于掉下来的“多少”的问题,那还就要看这些男女们各自的造化的深浅与大小了!

如果给广义上的“性文化”定义的话,真正意义上的“性文化”应该是社会法制、社会公德和公民道德以及亲情伦理条件下的包括性健康、性保健、性知识、性理论以及两性和谐的一种综合的两性文化内涵。如果从狭义上来讲,则也应该是仅限于道德伦理条件下的夫妻之间的两性关系,只有在这种条件下的唯一性男女两性关系,才能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性文化”。但是现在社会对这类现象的制约和管理显得束手无策。社会意识形成领域内的文化发展没有边界意识和约束力是导致这一现象失控的根源。什么是文化?什么是性文化?一方面是官方的“犹抱琵琶半遮面”;一方面是性激素分泌过于旺盛的男女们搜肠刮肚抖露出来的让老祖宗都感到蒙羞的那些“两性垃圾”。而且这些所谓的“两性垃圾”笔者不知道在一些“有关部门负责人”的眼里算不算是一种“性文化”?但笔者唯一知道的是这些将“本能”学术化的男女们的新闻和大幅照片却是清清楚楚的登载到了我们的党报媒体上。尤其令人可悲的是这些所谓的垃圾当事人还能笑得露出了一个一个的“兔牙”,大打口水战“非常男女”们的腮帮子鼓得象憋足了尿液的“膀胱”,溜溜儿的圆!在笔者看来,这些现象本应该在有关政府部门的“扫黄打非”之列,现如今却郝然成了报刊杂志娱乐版面的“头条”。笔者只是想告诫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士,我们在娱乐大众的同时,千万不要拿老祖宗给予的那一点点的“人性”作代价呀!文化体制改革不是势在必行,而是到了非改不行的地步了!因为“人性”永远不能和“名利”划上等号。

新闻媒体出于不良动机恶意炒作此类“性垃圾新闻”是促生这种现象的潜在动力。现在“娱乐新闻化”和“新闻娱乐化”是新闻媒体将娱乐与新闻混为一谈的外在表现。从小的方面讲是办报宗旨的偏颇;从大的方面讲则是整个社会道德伦理观和价值观的失衡,尤其是弱化人性的低级表现。同时,媒体“文化乏味症”客观支持了媒体对“性垃圾文化”的片面青睐。我们的国家有过非常重视“文化”的那一段让人不堪回首的岁月,所以最终导致了我们对“文化”要未是“谈文化而色变”,要未是“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很难保持一种相对理性的状态。

观此情景,唯有埋怨上帝造“亚当”与“夏娃”时那放错了位置的一块多余的“泥巴”。以至于才有了今天那些“精力旺盛”的男女们将本见不得天日的那点故事搬到了大庭光众之下。仔细想来,这也无可厚非,只是将“锅台” 换成了“舞台”而已!

当“性”成为武器时,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世界上本没有“性文化”,“做”得人多了也就成了“文化”。可笑吗?至少笔者没有感觉到!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