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杂文频道 > 戏说人生 > 守夜老人

守夜老人


作者:听月小轩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24 阅读:
摘要:牐牫醮何磁雪先行牐犜宵佳节彩灯绕牐牷ㄅ谄敕呕辉律牐犑匾估先嗽醢蚕辏牐牻裉欤是每年一度的元宵佳节。是老人和孩子们最期待

初春未暖雪先行

元宵佳节彩灯绕

花炮齐放换月色

守夜老人怎安详

今天,是每年一度的元宵佳节。是老人和孩子们最期待的一天,也是每个区域里的人们最重视的一天,也是灯笼和花炮最多的一天,也是爱热闹的人们都喜欢拥挤的在一起的一天,也是各种汇演聚集的一天,也是全家人心情舒畅团团圆圆的一天,也是为死去的灵魂祭奠和送灯的一天。

我也不例外地去集市上买些香火花炮、纸钱、以及一些上供的用品,在加上自己制作的几个小的冰灯,都准备整齐了,就和哥哥与弟弟约好,早点去父亲家里热闹一下,然后在等到天黑以前去妈妈的坟地上祭奠一下。

这一天都是明亮耀眼,根本没有黑下来的意思。因为,那飘忽不定的碎雪整整地下了一天,到现在还没有停下来,足足有半米多深,全市所有的交通工具也都停止了使用。即便是这样的天气,我们还是前后不同时间地到了父亲那里,和父亲谈论着往日的琐事。

由于天气的原因,我们决定早一点上山。在我们前进的路上,从那已经让雪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的脚印中看出来,还有比我们还要早上山的人,在疑惑中我感觉到了他的心急,他好象就是当地的育鸡种大王李拐腿。

当我们盘绕行进在山梁中的雪地里的时候,远处就看到了青烟缭绕,也随着那烟气传来了老人啼哭的呻吟声,同时也沟起了我们的辛酸。我同哥哥和弟弟,按照以往的方式在妈妈的坟墓上祭奠着,也能够听到老人在哭泣的碎语中,恋念着老伴的那种凄苦的心情。

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将要离开了。可是李拐腿还在那里唠叨着,一张一张地烧着带来的纸钱。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的孩子们没有和他一起来。我决定让哥哥和弟弟一起回去,我陪李拐腿呆一会。

在和他攀谈中才了解到。在生活刚有些好转的时候,他的老伴得了糖尿病综合症,死的时候才43岁。她走的是那么的早,那么痛苦,带走了忧伤和遗愿。留下的辛酸和煎熬,只有他一个人来背负。这时候我这才注意到,那条有些发拐的腿,比以前更加拐了许多。刚努力将家操办的有了模样,又接来了不幸。他的大儿子,由于生病而死于误诊,儿媳妇在外地按摩院工作,后改嫁他乡,不知去向,留下一个七岁的小孙子和老人过活。说到这里,老人放生大哭。他的二儿子最孝顺,死的也最痛苦。在农闲的时候,找到了一分拆迁工作,就是给工头扒房子,赚点零用钱。没想到被砸死了,工头看到要赔偿许多钱给死者,不知道逃到那里去了。儿媳妇就把五岁的孩子也留给了老人,在外地的洗发城与夜总会里面工作,几乎不回来,只是偶尔地托熟人送点钱和衣物回来。说到这里,老人没有流下泪水,只是哽咽了几下。将地上已经快要熄灭的纸钱,用手中的木棍往一起扒拉扒拉,火苗再一次燃烧起来。我也一时间找不到话题,也不知到怎么安慰这个满身是伤的老人。

我还记得,他有一个三儿子和我的年纪差不多。听说,在省城里面混的很好,也是世面上很讲究的人,怎么没有回来。我想用这个有出息的同龄人,来驱走老人的悲伤和忧郁。没想到的是,老人惭愧地底下了头,一声不响地接着扒拉地上的纸灰,脸色有些青灰发冷的感觉。我急忙把话题引开,和他谈起来今天的雪和往年不一样,来年的收成一定好。他好象心思并不在我说的话题上。只是,偶尔地搭讪几句,依旧用手中那烧焦的木棍,胡乱地扒拉着雪中的纸灰。长叹了一生说,老三找了个有钱的媳妇,生活也非常富裕,条件也很优越,过的很好。可是他不当家。他的媳妇爱钱如命,三四年才能回来一次,给家里一点帮助,还要受媳妇的盘问。她们每次回来,都是将家里的年货都吃光了,才回去。今天,我让他和我一起来祭奠他的妈妈和死去的哥哥们,他的媳妇不同意,说孩子还小,让他在家看孩子,她要休息一下,晚上好坐火车回去。说到这里,老人不出声了。

平时我就不擅长言语,不喜欢和别人聊天打趣。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又在这样的气氛中,我就更没有好的话题要说了,他又不出声。周围的空气好象凝固了,只有那碎碎的雪花,还在无忧无虑地挥洒着自由,尽情地施展着自己的浪漫,尽力地将雪花洒的匀称一点。地上的纸灰被飘来的雪花覆没了,老人的手上停留着雪融化后的水滴,老人身上的积雪已经很厚了,我也有些满身的发凉,脚趾头,有些发洋。我想找个理由和老人一同下山。他好象感觉到了我的心事,微微地漏出了一点笑容。对我说,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在这里守夜,不让坟前的蜡烛灭掉,一直让它们亮到天亮,你先回去吧,不要点心我,一会我的姑娘和姑爷来给我送吃的和羊皮袄。

没想到,一提起他的姑娘和姑爷来,老人的眼睛有些了笑容。和我介绍着,他们两口子过的虽然不富裕,可也说的过去。姑娘在家里种地,每年都能有点节余,姑爷在农闲的时候,就去外地打工,弄好了,也能赚钱回来。除了供孩子上学以外,每年还能余下点零用钱,几乎都帮助我们了。要是哟点大事小情,看个病什么的,就的请求姑爷的兄弟们帮助了。他们经常的来帮助我作些家务,还有地里的农活。有点好吃的也给我和孩子送来点,还给孩子们买写衣服穿,这么多年来,都是他们两口字照料我们,姑娘和姑爷心眼好。

刚说到这里,远处有两个身影向这里挪来,那轮廓几乎和我心中想的轮廓差不多,也符合老人描述的那一双善良的影子相似。正疑惑着,那双影子传来了呼唤老人的声音,真的是那么舒心的呼唤。老人也回应了一声,我感觉身体一震的舒畅。在他们没有靠近我们之前,我和老人告别了,顺着来时的痕迹,慢慢地往回走。

天渐渐地有些灰暗了,雪烟依旧漫无目的地挥洒着,来山上送等火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他们在这里烧着纸钱,放着烟花爆竹,真的很热闹。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