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姜总”的悲哀

“姜总”的悲哀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1-24 阅读:
摘要:老乡们都叫他“姜总”,他洋洋自得,常常是提高了嗓门应声道:“找姜总有什么事?”如果是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他便回答道:

老乡们都叫他“姜总”,他洋洋自得,常常是提高了嗓门应声道:“找姜总有什么事?”如果是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他便回答道:“姜总马上就去解决!”   

什么总哟,不是总监,不是总调度,不是总经理,也不是总会计、总导演、总指挥,更不是总长、总督、总裁,当然更不是总理、总统、总司令。一个总承包而已,有地方称作总包工头。 

改革开放后农村实行责任承包田,不再一声哨子嘀嘀响,大家一起栽禾、除草、追肥。改回了一家一户单干,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家人一同下地,连小孙孙也去收割过后的稻田里,看看有没有掉下的稻穗。

改革开放实行责任承包田以前,城里的粪肥没有人要,单位的粪窖要花钱请人清理。自从农村实行责任承包田以后,城里的粪肥突然吃香起来,不仅不要花钱请人,近郊去的农民还常常为了争粪肥而粪勺子丁零当啷响。

无可奈何中,农民在小街小巷搭起了临时草棚,夜里住在那里看守自己的地段,这里是我的,那里是你的。辛苦又疲乏,常常是眼皮子打疙瘩,总是睁不开。

一个叫做姜妹子的聪明人想了一个好点子。姜妹子是姜家岭的农民,听名字颇像一个女人,其实是个头高大的男人。***妈生他以后还想再生一个儿子。不想生女孩,女孩是赔钱货,迟早要嫁出去给别人家做媳妇的。

***妈请算命先生算命,那先生掐指一算告诉***,下一胎还是个没有把把的赔钱货。算命先生出了个主意:给这儿子起一个女人名可以相克,把女儿顶住不到她家投胎,往别人家落户去,于是给这个儿子取了个“妹子”的女人名字。

哪里料到,结果干脆没有再生,不晓得是不是被“克”得过了头,***妈干脆就不生了,就这“妹子”一根独苗苗。

姜妹子聪明伶俐,妈妈的精心教育下,在镇中学成绩优秀,后来还当过生产大队副队长,再后来又当了副村长,锻炼得颇有一些组织能力。

农村实行责任承包田以后,姜妹子觉得副村长的位子没有多少意思,便主动辞了副村长的位子,从村子里贩蔬菜去城里卖。多赚钱报答老母亲辛辛苦苦的把自己拉扯大。

姜妹子很孝顺,老娘七十大寿时从城里买了一个大蛋糕回去,上面还有“母亲大人寿比南山”几个红彤彤的字,村子里传为佳话,说他是个大孝子。乐得老娘高兴了一宿。 

姜妹子看见农村去的人为粪肥的事常常吵架打架被城里人笑话,便动起了脑筋来。他想,农村实行责任承包田,城里搞商店柜台承包,工厂是车间和班组承包。不也可以闹个粪便承包嘛,如果成了,可以帮助协调关系,又能从中得到一些好处,还省得乡下人为了粪肥的事被城里人笑话。

他长期来来去去走往贩菜,在城里已经有了一些人缘,果然承包成了。农村来的人都很高兴,不用孤零零的住在草棚里,辛苦疲劳又耽误劳动力。尤其不必为了粪肥,擎起粪勺在街上叮叮当当动干戈。

自从姜妹子当了总承包以后,大家觉得叫他姜妹子实在不太雅观让城里人笑话,该叫个好听的名字。有人说就改叫他老姜吧,姜还是老的辣嘛。

嗨!再老再辣的姜毕竟还是姜,也就是角把钱一斤,不好,太不好听了。有人说城里人时兴称呼“老总”,建议就叫他“姜总”,总承包大小也是个“总”嘛。

姜妹子从当了“姜总”以后非常高兴,天天骑辆自行车在大街小巷兜风、转悠,这边溜达溜达、那边关心关心,把乡里乡亲们搞得挺协调的。有时候还烧好了开水装进可乐瓶,顺便给他们带去,弄得一个个都非常满意,高兴得左一声“姜总”右一声“姜总”的叫,感谢他出的这个好主意。

姜妹子当然也非常高兴,从中有些好处不说,还乐得“姜总”的这个好名声。

他想起过去首都有个劳模叫做时传祥,国家主席都接见过他。虽然文化大革命中被“红卫兵”打成了“粪霸”,还戴过高帽子游街示众。可是三中全会以后平反了,时传祥的名字照样还是名声远扬。

姜妹子越想越高兴,乐滋滋的,有时都乐得嘴巴也合不拢。他想,业务做大了,影响搞出去了,不能如同时传祥名声远扬,当不了全国劳模,捞不着国家主席的接见,弄个地方劳模,闹个市长接见一定有希望的。 

“姜总”哪料到,改革开放以后化肥厂发展得特别快,如雨后春笋一般,化肥厂一多,化肥的价格就下来了许多。过去的化肥是上面指派任务,都嫌化肥贵,卖谷子的钱还不一定够买化肥和农药,觉得划不来都不肯买。他是副队长,为了带头才不得不买一些。

现在不仅化肥便宜,施化肥的农作物长得又好又快,生长期又来得的短,能比别人早上市好几天,可以卖好几倍的价钱。尤其施化肥的蔬菜肥肥壮壮、水灵灵、碧绿碧绿,撒过农药以后又没有蚜虫,城里人一看就爱不释手。

城里人买菜图好看,心甘情愿多出价钱。大家一合算,用化肥反而比粪便还更划得来,老远去运粪肥花许多时间和劳动力,于是反转来不愿意要城里的粪肥了。

“姜总”哪料到形势突然如此变化。这下子他不仅得不到总承包的好处,连“姜总”的位子也没有了。他心里好不痛快:这些忘恩负义的,又是一声声姜妹子姜妹子的嚷嚷了,听起来多难受,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咦,风水轮流转,几年后城里人忽然又变了,爱买施粪肥的蔬菜,尤其一些当官的和有钱人家的保姆买菜,开口就问是不是浇的大粪。听说城里人是回归自然的说法,浇粪肥的蔬菜没有付作用,所以突然又喜欢粪肥了。

只是命运不济,姜妹子已经不是当年。他一声声叹气,要是早十年八年革这样的命就好了,自己又可以奋斗个十年八載,再弄个万把元,旧梦重续。

姜妹子唉声叹气起来,懵懵懂懂的睡了过去,朦胧中阿Q 来到他身边:“老弟,革这伙妈妈的命,改这伙妈妈的革,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党了。”他看过阿Q的电影,知道他不是个东西“呸,屁你个阿Q!”

“姜总”奈何不了风水轮流转,听说自古以来就不能总是风水这边独好,于是只好白白的叹息,白白的苦恼,白白的悲哀。

姜总姜总已经老,有气无力真苦恼;

日夜望着天花板,一肚委屈没处消。

姜总姜总不服老,挠头抓耳好烦躁;

没日没夜想心思,也难旧业再重操。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