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浙沥沥细雨洒芭蕉

浙沥沥细雨洒芭蕉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9-08 阅读:
摘要:我家对过有个大宅子,儿时常去那里玩。宅子的前院有许多花和树,还有一大丛芭蕉。儿时不懂雨洒芭蕉的诗情画意,只是很喜欢芭

我家对过有个大宅子,儿时常去那里玩。宅子的前院有许多花和树,还有一大丛芭蕉。儿时不懂雨洒芭蕉的诗情画意,只是很喜欢芭蕉叶大大的、碧绿硕大。

一个同学的住屋窗口就正对着那丛浓密碧绿的芭蕉。芭蕉叶很宽很长,雨后绿油油格外好看。芭蕉叶有笔直的,有弯曲的,有笔挺往上冲的,有向旁边伸展的,还有如同垂头丧气的往下垂。 

无论春风吹拂、烈日似火,秋风飒飒、冬霜冷咧的日子,那丛芭蕉总是美丽袅娜,尤其小雨过后,碧绿如滴,发出绿莹莹的亮光,叶面还来回的滚动着小珍珠一般的一粒粒小水珠。

芭蕉活泼热情,很懂礼貌,微风徐来时总是向着客人频频点头、问安祝好。高兴时候它还随着微风扭动腰肢,时而向东、时而向西,忽而向南、忽而向北,扭腰、伸腰、弯腰、下腰;如窈窕少女,展风情万种,令爱它的人为它心颤、陶醉、喝彩。

我喜欢细雨洒在宽阔的叶片上,声音淅沥沥、淅沥沥好听,叶片微微颤动着又好看,那声音和颤动如同是在对你耳语,在对你说悄悄话。有时如泣如诉,有时缠绵悱恻,有时委婉动听。

面向着它坐在窗口,边哼着歌,边听着雨打芭蕉,淅沥沥的雨声像是在歌唱。你困倦了她便如同为孩子们唱催眠曲一般:“宝宝好,快睡觉!”

毛毛细雨时候,三四个孩子,四五个孩子们站成一行,把长长的芭蕉叶当成伞高高的举上头顶,合着节拍一起开步走,一二一,一二一,边走边唱着: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孩子们走出宅子的大门,走进鹅卵石的小巷,走向平坦的三合土大街。

这样的“伞”多么有创意,多么别致又有滋有味哦。有行人看着竟不想离开,小孩羡慕大人笑。

山城雨少,大雨就更少。我喜欢这样淅沥沥的小雨,但是讨厌大雨滂沱,噼哩啪啦的不能去外面玩,上学时斗笠的四周流淌着稀里哗啦的雨水,常常是被淋得一身湿漉漉的。

大雨真是讨厌,那可爱的芭蕉一经狂凤暴雨的侵袭,便会变得褴褛不堪,暴雨中叶片往东边倒往西边倒,如同窈窕少女在惊涛骇浪中,东躲西逃。

被暴虐后的芭蕉一片狼藉、啷当,不再有美丽婆娑的舞姿了,它们破损、憔悴、忧伤、惨淡,泪水在残枝败叶上流淌,如同正在哭泣、滴血,正戚戚、惨惨,凄凄、切切。

我喜欢小雨,下小雨不需要带斗笠,毛毛细雨洒在脸上凉凉软软的带些湿润,还格外惬意。夏日细细的雨丝洒在脸上,象是温柔的手的爱抚。

虽然不喜欢大雨,大雨过后倒是很好玩;脱下鞋子掳起裤脚打赤脚,鹅卵石上滋润滋润舒服又自在。水沟里的泉水清澈透亮,脚伸进水里好爽呵!

有时我会想,这溪水从山上来,没完没了的流,是流哪儿去了呢?后来才知道,是流进了河里再流到了海里,还知道了这诗句:“溪间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

雨后我常常和邻居一起捡石块堵住小溪的溪水,溪水越堵越高,然后突然搬开一个缺口,溪水便忽然获得解放,哗哗的冲了出来,慷慨激越的水花飞奔而下。

我们还用带蜡的商标纸折成小船放在水面上,让溪水冲浪翻腾,让小船在“惊涛骇浪”中颠簸晃荡。

有时候还捧几只从山溪遛出来的小鱼小虾,回家放在瓦盆里,丢些饭粒喂它们,欣赏它们摇晃着鳍和尾巴,彼此追过来追过去。

天冷时不打赤脚。那时没有“水鞋”,买不到那么小的。那个年代有一种特制的“水鞋”,是奶奶们自己做的。用布一层层糊起来,再一钻子一钻子的扎,一针一针的上线,又再放进桐油里浸泡,叫做“水鞋”。

鞋底很厚,如同戏曲舞台上的靴子,因为放进桐油里浸泡过,鞋底鞋面都是硬硬的,脚底如同木板,走起路来样子笨笨呆呆。

我很不乐意穿这样的鞋,走不快更跑不成。所以,只要天气不太冷便宁愿光着脚去学校。有时奶奶非要我穿,一出门我便悄悄脱下来夹在胳肢窝里,回到了家门口才穿上。

有些年,靓女们赶时髦穿上松糕鞋。据说松糕鞋是从日本国学来的,走起路来也是一摇一晃、笨笨呆呆。于是我忽然想起了六十多年前老奶奶们做的那种“水鞋”。想不到,几十年前孩子们都不乐意穿的高底鞋,竟然成了现代时髦女郎们的时兴、新爱、新宠。时代的变迁多么快啊。

告别了已经半个多世纪的奶奶们如果知道了现代时髦女郎们的时兴、新爱,一定会在九泉下偷着乐。她们的孙辈都不乐意穿的鞋子竟然成了现代女子的时髦。也许奶奶会遗憾,当年怎没有申请专利哟。

东风刮来的高底鞋比不过西凤送来的高跟鞋,靓女们穿上高底鞋,没有穿高跟鞋的那种昂首、挺胸、收腹、提臀、踮脚的曲线好看,只能象满清年代的格格们,慢吞吞地一步步的往前迈。

我最讨厌狂风暴雨时的电闪雷鸣,刺耳的声音,恐怖的亮光,搅得人六神无主、心绪不宁。只闻雨声、雷声、霹雳声,偶然还有房屋的倒塌声,瓦砾撞击声,树干的摧折声。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时,小虫不鸣了,小鸟不啼了,蝴蝶和蜻蜓不飞了,孩子们沉默不语了,凄凉、寂寞、孤单。

有一天雨下得特别大,天井里的水漫了出来。老祖母惊悸得不停的念着“菩萨保佑,观世音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观世音菩萨保佑!”她把铁勺、锅铲、火钳、莱刀一齐往天井里抛。我不知道奶奶是为什么,不敢吭声,后来才晓得是古老的避雷办法。

细雨微风时多好,如同温柔的爱抚,拂面不寒、雨声不惊,尤其把淅沥沥的温情洒在绿油油的芭蕉叶上,芭蕉叶便更加绿油油,鲜嫩欲滴。

细雨时候芭蕉如笑,淅沥沥淅沥沥声音清脆,如诉如泣。一颗颗滚动的水珠如同绿宝石一般晶莹剔透,在叶片上滚动、滚动,流连、流连,窈窕美丽的芭蕉叶高兴得迎风翩翩起舞。好有诗意啊!

六十余年过去了,不知道那宅子,那院子,那芭蕉,那屋子里的邻居女孩还在那里吗。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