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是疮疤还是“奇葩”

是疮疤还是“奇葩”


作者:曹友琴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9-08 阅读:
摘要:国人大概没有人不知道赵本山和他的小品剧。赵本山小品对弱势人群极尽丑化之能事,这里不需要讲究同情心。但从权贵阶层到芸芸众

国人大概没有人不知道赵本山和他的小品剧。

赵本山小品对弱势人群极尽丑化之能事,这里不需要讲究同情心。但从权贵阶层到芸芸众生,大多也都兴致勃勃“观赏”他的卖丑,笑得呲牙咧嘴。在我们这里,睁眼就能看到弱势人群遭遇种种歧视和欺压,大大小小的权贵更不把弱势群体放在眼下。穿上城管服装的可以把小贩赶得满街躲逃,城建拆迁的可以一下子把平民抗风避雨的“鸟巢”化为平地,可以让你“躲猫猫死”、“喝水死”,可以让哭诉无门的上访人员,立即变成“精神病”......残疾人等更是弱势人群中的弱势者,嘲笑这些弱势人群,让他们无可奈何地陷入更加“可笑”的境地,就更不在话下了。于是,在我们这个社会,赵大叔的“艺术”成了一朵“奇葩”。赵大叔当然也就是培育这朵“奇葩”的功勋“园艺师”了,年年“春晚”拿“金奖”,就差给他老人家发勋章了。另一方面,社会因为缺失公正、公平和人性而存在的真正社会丑陋,却成了“敏感”话题,就会遭遇“屏蔽”,要想上“春晚”舞台,必被“枪决”。

这么一来,赵本山心气儿就更高了,不仅要占领中国舞台中央,而且要到世界舞台去神气。2007年就去了美国。在国内得到的热捧,使他不懂,文化艺术的价值同样有普世共识,讲人性,对弱势人群更不可歧视、不可嘲笑,更应该讲究同情和救助。可赵本山的演出团队,却继续以低俗的语言,讽刺残疾人、肥胖者、精神病患者,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致使演出厅门口聚集了很多残疾人和肥胖者抗议,要求退赔门票钱。赵大叔在美国“现丑”了,而且主要在美国华人圈子里受到严厉抨击,被人们讥讽为“艺痞”,无聊、下流。

但赵大叔还是认为,只要能把观众逗得笑而忘丑,丑陋就可以畅行无阻,就可以卖大钱。他就想到台湾,想到台湾百姓是咱的同胞,都受到中华文化的熏陶,是自家人嘛。如果美国佬不买咱老赵的账,台湾同胞会把他赵大叔当宝贝。赵大叔就满怀信心到台湾去“献宝”了。

赵大叔的面子也是够大的,在台湾的首场演出,就能请得动政坛“大佬”。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夫妇、海基会副董事长高孔廉等,在辽宁省常务副省长许卫国率领的150名(真气派!超过一个国家代表团的气势)庞大政商代表团的陪同下,(台湾大概没有送票给领导的规矩,150张票钱当然是纳税人掏腰包了,“学习”嘛,“小意思”啦!)观看了演出。按照咱的“惯例”,出场捧场,当然就是肯定、推荐和号召。果然,在咱的主流媒体上看到的是,什么剧场内观众“爆满”呀,什么“爆笑”不止呀,什么票价创新高,“一票难求”呀,等等,等等,简直是实实在在地征服了台湾观众似的。不料,网络媒体上却看到另一番“风景”:赵本山的“节目内容被斥之为恶俗、粗俗”,“有违基本的社会道德伦理”,而且“语言低俗”,“台岛内和海外的评论,骂声一片”,经济上还赔了30万新台币。

高尔基认为,文学即人学。这是一个文学命题和文学的经典性定义。这一见解广为传布,已经为世界所公认。文学的任务和作用,就是要影响人、教育人,鼓舞和引导人们去认识生活,改造现实,使人们生活得更美好。人们不得不思考,赵本山的“艺术”究竟是旧日中国街头的地摊货,还是新时期的艺术瑰宝?是应该扫进垃箱,还是应该在新时代发扬光大?其小品是在鼓舞和引导最该救助的弱势人群提高信心,生活得更加美好,还是在摧毁他们心灵中保存的最后一点期望?赵本山的“艺术”给他们的影响和教育,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对赵本山“艺术”的评价,内外怎么有那么大的差异?是世界在妒忌咱强大起来的中国,成心在丑化中国的精品艺术,还是应该心平气和地作一番反省,进而融入世界文化大家庭?赵本山的卖丑、现丑,仅仅是羞辱了他个人,还是我们的整个国家和民族?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教授曾经直言评说,“本山喜剧是伪现实”。“伪现实”者,假现实、伪造之现实也。“本山喜剧”正是用脑筋急转弯式的搞笑语言,用刻意夸张的种种形体丑态,插科打诨,在拼命制造的笑声中,行麻醉、欺骗观众之实。一句“伪现实”,言简意赅,概括了赵本山的“艺术”真相,实乃精妙之论也。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