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我怕我的儿子

我怕我的儿子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9-08 阅读:
摘要:世上只有儿子怕老子,哪有老子怕儿子的?有,我就是。 如果儿子成人,是高官、大亨,自己却老了,怕儿子不稀奇。才三岁哪,上

世上只有儿子怕老子,哪有老子怕儿子的?有,我就是。

如果儿子成人,是高官、大亨,自己却老了,怕儿子不稀奇。才三岁哪,上街要我背夜里要我给端尿,还让老子怕,有这样的事吗?

也许有人猜儿子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是高官大亨,老人特宠孙辈,不是。也许有人猜儿子得了意外之财,老子想着,也不是。

日历翻回“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年代之后,一场轰轰烈烈“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带儿子下乡去。

没有车窗的货车,一整日才颠簸到那滔滔河边。彤云密布、北风呼啸,茅草被寒风压得低头默语不敢抬头,乌鸦与寒风合唱凄厉的冬之歌。

河水茫茫一片,比“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还让“断肠人”断肠。我和儿子站在河岸高坡面对着滔滔江水,茂密的茅草和我一般高:乌云蔽日兮,滔滔江水水流急;茫茫茅草兮,远村蒙蒙都不见。

望无际的茅草颤抖,听茅草唰唰声,虎狼爱藏在茅草丛里,如果天苍苍野茫茫中,突然“风吹草低现虎狼”怎办?退——茅草茫茫无退处,进——村落蒙蒙乱流中。

儿子很听话,穿那件堂姐堂哥穿不了的小风衣,儿子叫它“狗皮大衣”。我觉冷他没叫冷,悄悄地站在我身边,抱紧我的双腿,把小脑袋埋在我的腿间。

才三岁呵!他很听话令我宽慰,但也内疚。站在茅草丛边脑子里“放电影”:身边的茅草--母校的高楼--提着档案袋去报到--正在写着大字报--喇叭的喧嚣声--批斗会的狂叫声--领导被反剪双手--迷朦的对岸村落……

送我去的汽车已经摇摇晃晃的回去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南山已见雾昏昏,便合潜身不出门;

直到半途风雨横,仓皇何处觅前村?

天空渐黑,“此时风物正愁人,怕到黄昏,忽地就黄昏”,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变成了一秒钟一秒钟地过去。幸好有一小船往对岸去,答应去生产队通知。心脏在和时钟比赛,嘀嗒嘀嗒跳动着。

几乎全黑时对岸传来吵杂声,“溪回谷转疑无路,忽有桃花一两支”。渐渐听到划水声,又渐渐现出朦胧的船影,再渐渐听见有人说话,心里一块石头落地。

从此我和儿子相依为命,我起床他也起床,我吃饭他也吃饭,我去锄地、挑草,他也跟着去。***妈来过一段日子,没逗留多久回矿了。

房子是位老贫农土改时分到的,房间没有窗子,一个小洞不足一块砖那么大,屋里黑黢黢,顶棚漏下比酱油还浓的黑水,老鼠大胆的穿梭而过,臭虫排着队示威。一个月供半斤煤油,白天不能点灯,晚上就早些睡觉。睡不着便黑灯瞎火中和儿子逗趣。

瞎编一些故事。比如美国佬买冰棒把一盒冰棒捧回家变成一盒水。那时,可不能说人家先进,否则“东风”和“西风”的关系便没摆正。

该睡了便讲那老掉牙的:山上有座庙,庙里一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故事是山上有座庙,庙里一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反反复复。或者一架飞机飞北京,呜……呜……儿子总问怎么还没有到?我回答说,远着呢……儿子睡着为止。

儿子喜欢农村,不几天便有水猫、牛娃子、金水许多朋友……他把一只木桶装的玩具全拿出来给他们玩,铁皮小汽车、小铃铛、自己削的小手枪……儿子早腻了,他们玩得津津有味。

一次山洪爆发,一个个浪花翻身而来,霎那间便进了家门。我惊呆了,幸好房间的地板高,我和儿子退到房里,水再往上涨便上床。一向好动的儿子惊呆了,呆呆的望着水滔波涌。

鸡乱扑腾,狗乱吠叫。儿子呼着黄狗:“黄狗溜溜快到这里来!”中午水才退些,我穿长筒雨靴到厨房把泥炉垫高做饭。

离题了——我该说的是一次在大队部学习,念完语录挥过语录,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时儿子跑过来,抱着我的双腿。歌一唱完他竟张着怀疑的眼睛问我:“爸爸,你怎么没唱?”

把我吓了一跳,赶紧板着脸悄悄说:“别乱讲,我声音小”,看看周围没有人在意才把心放下来。我确实嗓音小,唱歌时嗓子还会发毛,常光嘴唇皮动。

又一次背儿子上街,来回二十里,带他去玩,也买些馒头回来吃。那时候吃馒头就好比现在吃奶油蛋糕、巧克力夹心饼。

一老人走近摸摸我儿子的头说:“这娃儿真好玩”,我看老人挺和善便要儿子叫伯伯。儿子瞪着眼睛。老人去后,突然对我说:“那是地主,你要我叫他伯伯!”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没见过这人,又不面目可憎,我哪知道竟是阶级敌人。“阶级斗争的弦”没绷紧,没有“不忘记阶级斗争”,又一次被三岁的孩子吓了。

儿子老一惊一乍的。我小心起来,抓“小辫子”的人已够多,不能让孩子也抓“小辫子”。有时骂了他——那是又后来,他居然骜烈地对抗,说他是吃的毛主席的粮食,又没吃我的,我能说什么呢? 

下放前有朋友帮装了个小收音机,外壳是朋友做的,只能收两个台。听了几天后有人提醒我,上面打听我家有收音机的事。只好把它撂在角落里。有些父母就是因为孩子而锒铛入狱,那么点大似懂非懂,万一把事情说拧了岂不倒霉。尤其我有个这样的儿子。别人也许不怕,我怕的。

儿子成年后我才买个像样的收音机。现在想听什么便听什么,再没有人关心,不用人提醒,儿子也已经成人,不会再一惊一乍。况且,我又一大把年纪没什么好怕的了,“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