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千江有水千江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8-09 阅读:
摘要:年纪渐大渐渐对月亮没了兴趣。月亮如水也罢,月亮似霜也罢,月亮若银也罢,月亮象雪也罢,都由她去。儿童时代可是非常喜欢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

年纪渐大渐渐对月亮没了兴趣。月亮如水也罢,月亮似霜也罢,月亮若银也罢,月亮象雪也罢,都由她去。儿童时代可是非常喜欢月亮。

兰兮兮的月光下,蒙蒙胧胧中,几个孩子一起蒙蒙躲躲真是有味呵;影影绰绰的树荫下,半明半暗的墙角里,袅娜婆娑的竹丛中,高兴劲难以言说。

我还爱在鹅卵石的路上追赶月亮,想踏着自己的影子追到月亮的前面去。可是我走她也走,我停她也停,我跑她也跑,怎么也追不上她;月亮始终在我前面,她不一个劲地跑,老是留给我追上的希望,似乎还给我鼓劲呢:“追上来,别泄气呀”!月亮真会逗人。

有时候和邻居的女孩一起跑。我说月亮是听我的,我走她也走,我停她也停。女孩却说月亮听她的,她快步跑月亮也快步跑,她休息月亮便停下来陪着她休息。

原来月亮是听大家的,和大家都相亲相爱,不论男孩还是女孩。“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月亮把蓝湛湛的光给了每个人,让每个人都快乐。你有事急着走她便和你一起快快走,你没事慢慢的走便陪着你慢悠悠的一起走,你如果累了,她还耐心的等着你,随便你要歇多久呢。

有时候我跑得喘气了,不知道月亮有没有喘气。我想她是不会累的,停下来一定是为了逗着我们玩,哄着我们紧接着追她。有一次我乘上汽车在公路上,啊,连汽车也追不上月亮。

月亮最公正,不问人家是什么成份和出身;也不问人家有没有财产,有多少财产;她还不问人家有没有学问,是不是专家学者和教授;又不问人家有没有地位,是不是官员,是哪个级别;她更不会问人家有没有历史问题,参加过什么组织,练过什么功,戴过什么“帽子”。月亮真好,不分地位高低贵贱,。对人一视同仁。

月亮不管你是富人还是穷人,不管你是官员还是百姓,不管你是教授还是文盲,不管你是老人还是孩子,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你信奉上帝还是皈依佛门,也不管你崇尚哪个“主义”哪种信仰,属于哪种思想体系;“千山同一月,万木一同春”。

月亮真好,洒给每个人如水、似霜、若银、象雪的蓝兮兮的光芒,让人们在她温柔的关怀下聊天和玩耍。

儿时我琢磨,究竟是我们喜欢月亮,还是月亮喜欢我们呢,是我们奔着月亮而来,还是月亮迎着我们而来呢?

后来渐渐的知道了,月亮和大家是一条心,我们爱月亮,月亮也爱我们。月亮知道我们喜欢她,就会格外的高兴起来,所以当我们玩过一阵之后便从天边渐渐地升到天中央,挂得更高更高,照得更远更远,变得更加明亮更加明亮,更加美丽更加美丽。

我喜欢在河边的沙地上看月亮。天上有月亮,河水里也有月亮,如诗句云:“千江有水千江月”。水里的月亮还别有一番风情和趣味。

水里的月亮好美丽呵,水面上有一片粼粼光芒,如银丝银线飘洒在水面上,因为水面上有银丝银线,河里的月亮常常闪烁迷离。

河弯处的月亮又是另一番境界,因为河弯处的水面平静如镜,水里便映着一个和天上一模一样的圆月。微凤突然吹起时,就像是银丝突然被吹到了“银盘”上,这时候“银盘”便会渐渐模糊起来,如同忽然长了许多银色的胡须。

邻居的女孩爱拿小鹅卵石片抛在“银盘”上,听得水面上“咚”的一声,“银盘”便突然摇幌了起来。

啊,女孩真不好,“银盘”被她击碎,击出来了许多裂缝,再看看,又像是长了许多银须。银须排成了一个个圆形的圈,圆圈闪动着,还慢慢地从小变大,从细变粗,从清楚变模糊。

可是再过一阵子,“银须”便又渐渐变少,“银盘”的裂缝渐渐没了。咦,胡子也没了,又和天上的银盘一模一样。呵,原来女孩是玩花样,让月亮玩花样,让月亮变得更加缤纷。

我喜欢天上的月亮,也喜欢水里的月亮。水里的月亮会做各种各样的表情和怪脸,有时候好叫人喜欢,光怪陆离、美丽迷人。

老伴画了一张国画,山崖上是错落有致的几间木屋,层层石阶环绕着那小木屋,山崖周围层峦叠嶂、树林茂密,笼罩在一片兰盈盈的月色中。小屋后是一个很大的月亮。啊!原来不仅仅天上和水里的月亮好看,山上的月亮也很好看。

我在老伴的画幅上题了一首儿歌:

我家住在月亮边,月光如水伴我眠;

嫦娥闻我梦中语,笑谓乖乖小声点。 

我似乎看见了那小屋里有个情窦初开的男孩,男孩喜欢嫦娥姐姐,梦中正说着傻话。嫦娥没有因为他的傻话生气,用她温柔的月光抚摸着小弟弟的脸蛋,笑着对男孩说:“小弟弟,小声点,不要惊醒了爸爸妈妈哟。”

有一年,我们的第一个中秋节,月亮躲在了乌云里。不,不是她躲着,是可恶的乌云刁难捣蛋,不让月亮露脸。妻子拿了一张蓝色玻璃纸把灯泡罩了起来。

啊!月光进来了,月光进来了,屋子里忽然笼罩在月光下,如同月光下一般的蓝盈盈一片!

白白的墙上,白白的天花板上,白白的纱窗帘上,白白的床上,还有她白白的身上,都罩上了蓝盈盈一片,如水如雪。月亮出来了!

想起李白的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其实我没有想起故乡,正一心一意的欣赏“明月”。恍惚间李白的诗句变成了:

一片蓝湛湛,疑是月朗朗;

举头天无月,是她舞霓裳。

我的诗境和诗仙的诗句竟然完全相左,“只可自怡悦,不可持赠君”。如若传到诗仙人那里,他发现我的胡诌破坏了他的幽思境界,不知会不会气得来吆喝我。咦!或者他一时兴起,提壶好酒邀我一醉方休以资鼓呢。我不会饮酒,怎办?

我从小喜欢月亮。月亮从来不会板着一张阎王脸,不会用灼热的光烫炙人们,弄得浑身燥热,处处冒汗,痒兮兮、粘糊糊、湿漉漉的。

月亮爱用温柔抚慰人们,如慈爱的母亲,似温存的姐姐。月亮对谁都好,爱所有的人,只要有海、有江、有河、有溪,便会送去美丽的倩影。端上一个小小的脸盆在手上,她也会来到身边,让你为她的倩影陶醉。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