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上下齐动员糊弄检查团

上下齐动员糊弄检查团


作者:褦襶子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4-27 阅读:
摘要:这个标题如今已经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精神国粹”了。作为新中国历史的见证者,我亲眼目睹了许多生活中现象的演变。今就迎接

这个标题如今已经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精神国粹”了。作为新中国历史的见证者,我亲眼目睹了许多生活中现象的演变。今就迎接检查现象与读者朋友们“共享”之。

近被告知,中央七部委要来本省检查。其中包括检查教育。其他行业迎接检查的程序与教育大同小异。因为我们中国学校教育出来的人,在还没有走出校门前,就已经熟谙迎接检查之道了。笔者的一个密友出身教育世家,家庭成员中从小学到大学各个层次的老师都有。所以对于中国学校迎接检查的程序再熟悉不过了。

孩子们一入小学时,就由老师循循诱导,使孩子们对于迎接检查形成一种本能。例如,国家三令五申不许学校购买教材以外的教辅资料,不允许超标准收费,当接到检查团要来的通知时,受检单位就开始设计好一套说词,教给孩子们。因为孩子的表达能力参差不齐,所以老师就要一些记性好表达能力强的孩子记下学校设计好的说词,要求那些表达能力差的孩子,在被检查团成员问到时,就推脱不知道,都是家长来交费。如果检查团要询问家长,就由学校提供学生家长联系方式,被质询的家长的口吻自然与学校的设计如出一辙。

上了中学,因为从小就接受这种中国特色的启蒙教育,孩子对于迎接检查具有了“先天”的免疫力。只要学校告诉学生要来“检查”,以及检查的项目,学生就知道该如何回答检查团的问询了。为了保险起见,老师会在发通知时,再具体诱导一下,可是大多数的孩子准备的答词都会“令学校满意”的。所以,无论什么项目的检查,检查的结果大多是符合标准的。虽然也时有检查不合格的,受到处理。可是那是瞒天过海,这种单位多是领导的表现令上级不满意。虽然这样被处理的学校明知许多在同一次检查中“合格”的学校与自己一样,甚至还不如自己,可是几乎没有人为自己辩解。受罚的都会秉承中国的传统“自省”,反思自己在哪方面拂了上级领导的意,并努力改正之。

经过中小学的“有效”教育,孩子们大多会形成“受检”终身“免疫”。所以现在一有检查团到来,只要领导明确一下检查项目,基层群众就知道“应该”如何受检了。本次中央七部委检查的消息传来后,以教育界为例,教育行政部门立即招集各校校长召开紧急会议,部署迎接检查。并且层层落实责任制,哪个层次被检查出问题,由一把手负责。于是校长们纷纷回校安排。设计好检查质询应对方案,由市里统一叫停所有学校的早晚课。撤下日常应用的课表,挂上按国家要求课程设置完全的课表,编排虚拟班级,嘱咐学生把所买的教辅资料全都拿家去。并叮咛学生们走到大街上遇到陌生人问询如何回答等等,等等。

之所以做这些安排,是因为本省已经上报中央全面开始素质教育。按素质教育规则,为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早课与晚课都属于禁止项目。收取早课与晚课费更是中央明令禁止,而且是本省已经声明取消的不存在现象。至于编排虚拟班级,是因为中央教育部的标准,中学班级班额不得超过四十五人。可是本市乃至本省各市县,都大力合并学校,拍卖学校校园,拍卖所得款项,都由地方“自由支配”,但半点不会投入到教育上是肯定的。基于利益支配,本省拍卖校园达到疯狂的地步,原先一个本已狭小的学校,现在要硬塞进两个学校。笔者孩子所在的学校,就是这样的。一个具有千人左右学生的学校,操场没有不说,其活动场所也只有教学楼前不足三百平方米的水泥地。上间操时所有楼前过道上都塞满了学生,队形就更谈不上了,横七竖八只要能够塞进一个学生地方几乎都塞满了。好在现在的广播操都是韵律操,动作幅度不大,要是做第一套广播操就根本做不开。踢腿都能踢到前面同学的腚。孩子们的教学楼后就是一所小学,占去原来校园的一半,但是由于小学生身材矮小,活动空间还勉强凑合着用。可中小学的课程设置不同,两所学校,上课铃声相闻,学生只能在楼内才能分辨出是不是自己的上课铃声。中学这边上课了,小学那边却正在做间操。一节课的大半堂就要由广播操的乐曲伴奏而上。

并校的结果就是把学生高度集中在剩余的学校中,本市的一些学校学生班额七八十人的是普遍现象。教辅资料满天飞路人皆知,成千上万的学生,哪里有什么密可保。这要是也能保得住密,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检查者本身就不想知道。上级来检查,受质询的人员多是受检方安排的。多系“积极要求进步”之人,他们会心甘情愿地把领导“业绩”汇报给上级部门。领导也自然利用手中的权利,给他们“相应”的报酬。

中国现在许多事情都在做势,下来检查事先通知。至少也会有明确“暗示”。即使遭到外界质疑,也可以推说下边错误地理解或者有工作人员违犯工作纪律,没有那一级领导会为此负责的。此外,无论通知还是暗示常常有另一层深意,那就是让下边准备“通融”。受检者也多乐得将其受益拿出来一部分来孝敬上级。养鸡取卵,上级就是上级,手段就是高明。

少时,迎接检查。是各受检部门总结归纳工作业绩。顶多汇报时添加些夸张之词。基本上还是要有绩可循的。发展到今天,业绩可以完全杜撰。并且无人怕泄露天机。因为即使泄露了,也可以从利益上摆平。而上级即使知道真相,也很少会揭露。如果基层都实事求是了,也就没有孝敬上级的理由了。基层的漏洞越大,孝敬就会越殷实。

有朋友经常下去检查。我问他联合检查,你们要是接受孝敬,不怕其他部门发现露馅吗?朋友笑我幼稚。时下的规矩,各部门通用。彼此都非常懂得游戏规矩。再说基层要是没有让上级安全接受孝敬的本事,就会被检查出问题来。不用说中国教育之不完善是普遍现象,即使你做得再好,也难过“欲加之罪”这关。朋友说,联合检查的结果都是模棱两可的。如果检查结束,基层不能在结果公布之前随后递上孝敬,当初的检查结果可以完全有“另一种解释”。

浩大的检查,花费巨额民帑。却总是检查不出什么真实结果来。汶川地震那么多学生的幼小的生命之花凋落,仍未能唤起即得利益者的良知。在地震后的反复大规模检查后,眼下的大雪被雪压塌,夺去学生生命的仍然是学校!并非无人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些社会顽疾,只是没有人愿意牺牲个人利益去触及即得利益阶层划定的禁区。一群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人,一个由少数人操纵命运的民族,要在新世纪领袖世界,只能是一场黄粱美梦。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