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女人是一道风景线

女人是一道风景线


作者:橄榄心果 来源:本站 时间:2022-09-11 阅读:
摘要:女人不仅是一道风景线,还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甚至比有的男子更值得人们赞赏和尊敬。好人终有一个好的归宿,哪怕是在离开人

初春,南国的旖旎风光很美,景色迷人。那里有两座小城被青山绿水围绕着,一条美丽大桥跨在两城的溪涧之上,那里就是中越边境的口岸。

口岸上,一边是中国的国门;一边是S国的小城。一汪溪水缓缓流淌而过,人们喜欢这样的比喻:清清界河水,悠悠界河梦。

小栖中等的身材,白皙的肌肤,眉毛下有双秀美的明眸,还有一口标准的国语。今天一身黑衣西装的打扮,胸前别致枚小白花,独自撑把黑伞,伫立江边,眺望对岸,为自己好友小月默哀。那把黑伞也为她感动,为她遮阳挡风。她泪水涟涟而下,浸湿了她的脸颊,浸湿了她的衣领角,浸湿了她的心灵深处,那幽幽的思绪轻飘着。

江边行人匆促而过,也不知道这里站着个什么样的女人,不论是来散步的,还是来观光游客,时而对小栖投来怜悯的目光,小栖没理会这些过客者。

风舒缓静静的吹拂,小栖感到自己思绪轻轻飘忽不乐。自己在伞下伫立江边一动不动,像根电线杆似的,那舒缓静静流淌的溪水,像是在聆听我心灵深处的澎湃。

明日是小月的忌日,那是小月在异国沉睡了八年……

早晨,小栖坐车来到了小城,她和好姐妹相约小城,都是为小月在异国沉睡了八年的事,商量怎样把小月的魂带回中国,在她的家乡,找个风水圣地,重新埋葬,让小月的魂安心回到自己的国土,看着自己的好姐妹的边贸生意蒸蒸日上,看着中国边贸经济日益增长,不断强大。

小栖带着那般伤感和追忆,那记忆犹新的一幕在脑里静静流淌划过,是那忧伤扰乱了情绪,是那小月的魂还在异国游荡。

小月和姐妹们曾经沧海,来小城做边贸生意。在那条艰难困苦的路上,小月是因不小心在S国边境踩上地雷丧生的。那时在S国做生意常遭到土匪的抢劫,在自己的国土上,也多次遭到蒙面人的抢劫。

这两年来,大家忙着生意,特别的想为小月做点事情。每到一年的清明节,都抽出一两天时间来小城,站在那悠悠溪水边,徘徊,眺望异国,怀念和哀悼小月。

岁月沧桑,走过沧桑。虽说饱受痛苦的折磨,但在命运面前,永不低头屈服。小栖静寂时,回眸那阳光沙滩,曾有过姐妹们的笑声和嬉戏。那些往事对小栖来说,深感内疚和凄苦,觉得对不起小月,让小月在异国长眠了八年。现在日子舒适好些了,应该到异国那里,把小月的魂带回中国,这样对小月和她的父母有过交代,让小月不再是那样孤魂野鬼,不再是那样孤单,不再是那样凄凉,好好的安息在自己的国土里,还有好姐妹们陪伴你倾诉那般笑语。

在硝烟弥漫的年代,两国之间还有点小摩擦,两国的经济还没有正式发展起来,还处于低谷边缘。小栖带上小月她们做起两国的边贸生意,小气候,小打小闹,生意道也慢慢多了起来,逐渐回敬乡亲们。把S国的边贸经济带回中国来,又从乡亲的手上把土特产带去给S国人民的手上。日用百货少不了进进出出,路子熟了,点子也多了,生意也随着慢慢的红火了起来。

虽说两城山水相连,但江岸从来没有过白天黑夜之分,尤其是午夜更热闹,码头生意繁忙了……

在边贸生意上,姐妹们走的都是正道生意,图的是合法安心,半夜不怕鬼敲门,晚上睡觉踏实。小栖带着姐妹们早出晚归,起初是用扁担挑,最后发展到汽车搞运输更方便,节省时间,节省财力和劳力。后来改用飞机运输,生意越做越大。在前期,由于中国与S国的贸易经济发展的远景还不够好,还有一定的困难,尤其是道路上的排雷,还没有清理干净,一时给生命财产带来不便,小月就是因为不小心踩上地雷丧命的。

小栖看着溪水静静流淌,心中也泛起那一丝丝的一缕缕的波澜,在江边回想那些往事。忽然手机响了,小栖抹了抹泪,轻轻的掏出手机,舔润了干裂的唇,说:“是小燕子嘛,我在江边呢,你到了车站是吗?小贞还没到呢,小酸菜,今晚可能到不了,要明天早上才到呢!”小燕子给小栖来电话,说自己已经到车站了,小栖叫她先到老地方去休息,一会自己回来找她。小燕子知道小栖姐在江边,就打车去江边找小栖姐。

小燕子来到小栖姐身边,低声下气:“姐,找个地方歇一歇吧!这样很不好啊!太阳辐射那么大。”站立一会又说:“等小贞,小酸菜她们到齐了,明天一起到S国看小月妹妹吧。”

小栖看到小燕子走来,鼻一酸,眼眶满泪溢出,然而,自己悄悄的擦一擦泪水,轻轻的回头,对小燕子含泪一笑:“你来了,快点,姐给你别上小白花。”

小燕子是小栖的得力助手,自己能挡一面。她性格开朗,活泼,有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美丽,人缘关系非常的好,也是小栖最疼爱的一个,什么事情都让她包揽处理。

燕子看到姐那双红肿眼睛,心一颤,话儿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陪小栖姐一块站着,凝视对岸异国。

江中的船只来来往往,搬运货物,码头好热闹,噪音回荡两岸边。小栖姐忧伤对小燕子低声地说:“咱们来了,明天过去好好看小月,把小月遗骨带回中国。”小燕子温情望着小栖姐低声说:“嗯,姐,都听你的,等小贞、小酸菜她们到了,我们一起过去看小月妹妹,请那里村子的人帮捡小月的遗骨送回我们中国来安葬,给她立一块碑,我们的公司有她的功劳,小月妹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小燕子说不下去了,泪如雨下,两人呜咽了起来……

今晚,小栖、小燕子、小贞她们在老地方宾馆为小月的魂灵默哀。商量明天到S国看小月妹妹,把小月遗骨带回中国安葬,小栖姐说:“小月的家乡很远,我们暂时用纸盒捡她的遗骨带回中国来,然后用专车送回她的家乡安葬,为小月招魂回家乡吧,让她父母安心下来。小月走了,她还是我们的好姐妹,还是我们公司一员,她永远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几个好姐妹一阵阵的伤心,呜咽,她们快成了泪人。

是啊,在最困难的时候,小月和大家一样咬紧牙关,把家乡的特产,经济带到S国,家乡人尝到了甜头,努力奋斗,把家乡的贸易做到S国来。

在下,她们在自己的家乡成立办事处和分公司,小栖在M城总公司工作。大家有个约定,就是把小月的遗骨带回中国来安葬后,各分公司才能购置小车,或私家车。因此,大家都坐公交车从不同地方涌向边城。姐妹们团结一致,把小月的事情办好,让她的父母放心,生活延续,每年给她父母寄去抚恤金赡养费,老人感激这帮后生晚辈。

小月的脚下还有一小弟在念书,小弟的读书费用全免了。小栖她们为小月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连小月家乡的父老乡亲都知道,小弟大学毕业后继续踏上姐姐还没走完的路,为家乡的经济快步发展起来,让全村人富裕起来。

次日的早上,晨阳冉冉升上,小酸菜来到了边城,四人准备就绪,一起到S国去为小月招魂回国,把小月的遗骨带回家乡。小燕子和小酸菜买了好多用品和祭品带到S国,因为要请地方的村民给小月挖坟捡遗骨,需要一些用品,按当地风俗习惯来操办,方能带回中国来。

在异国请了师傅来帮忙,当地村民热情接待,诚恳帮助小栖她们为小月迁坟,小栖她们很感激他们的帮忙。小栖微笑对村长握手言欢地说:“我们两岸的经济还需要互动起来,今天你们为异国市民做了件好事,我们永远记住你们,为两国人民的友谊,我们计划在异国小镇建立一个公司,全权由当地村民打理。”村民感激天上派来神仙帮助他们发家致富。

村长微笑地说:“行啊,我们大力支持,把我们这一带的经济发展起来,让我们的土特产带到你们中国去,让中国的特产带到我们这里来,互动发展贸易经济。”一村之长举起双手跳跃,大喊一百个赞成。

村民踊跃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妇女,勤快帮助小栖她们做好午餐,请她们一快用餐,异国的风光,还有风土人情,永远忘不了。

小燕子直言快语,微微一笑:“我们主要扶持你们办好市场,让你们当家作主。村长,你先到中国考察一下我们的公司,然后再定夺也不迟啊?”

村长笑着说:“好的,好的!我一定选拔几个好帮手去看看你们公司发展如何?至于人员管理的培训,你们就帮我免费培训行吧!”

小栖看了看村长地说:“行啊,你们选出几个管理人员来,派到中国来,到我们任何一个公司都行,培训不成问题,你就放心吧!我们主要是建立合作项目,大家共同富裕起来,为乡亲做件实事岂不是更好吗?”

姐妹们没想到去了S国办理小月的遗骨带回中国来很顺利,异国风情,好村民热情洋溢的帮忙,真情感动了小栖她们。小栖她们也答应帮他们建立公司,帮助人员培训,扶持他们发展边贸经济。

临别,村庄的人们依依不舍的送小栖她们到路上,村长帮拿小月遗骨的纸盒陪同行走。小栖她们把几个公司的地址,电话号码给了村长,日后方便联系。

小月的遗骨终于送回了家乡安葬,她的父母很感激小栖她们,父母伤心地说:“小月啊,你的好姐妹把你带回家乡来了,你在九泉之下,好好的安息吧!你离开我们八年了,咱家也得到小栖她们的照顾,小月啊,父母代替你感谢她们,感谢她们多年来的照顾。”

小栖她们终于完成了小月的遗愿,大家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对小月的怀念,始终不渝的牢记在心上。

由于S国的一些事情还没有落实,公司派出小酸菜和小贞两人到S国帮助村长他们建立公司,和自己的公司一起开拓市场。

小酸菜在电话上说:“小栖姐,村长已经备好人员名单了,先叫我和你商量一下,定在哪个公司培训。”

小栖高兴回话说:“边城吧,这里近S国,你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吧,叫小燕子协作你,小贞另有任务。至于他们想考察我们公司任何一个下属分公司,由他们定,到时你陪同他们就是了。”

村长听小酸菜的建议,到L城的小酸菜公司来考察,小月的弟弟小强也来L城找小酸菜姐。小强刚毕业,就忙到L城来找小酸菜的公司,想应聘一份工作,村长看到小月的弟弟小强,忙过来和小强打招呼,村长笑着说:“年轻人啊,要不你来S国帮我吧,给你做公司总经理行不?”

小强推脱地说:“我不行,没经验,还要学习学习呢!我读书毕业了,想到小酸菜的公司找份工作。”

村长见小强不答应,把话题转到小强的家乡来,说:“你家乡建设还好吧,你姐安葬在什么地方呢?我也想顺便到你家乡考察,看看你姐行不?”

小强笑着:“行,你是我们的客人,当然陪你去看看我们家乡的好风光了。”小强知道阿姐在异国村长那里安睡八年了,小强想到姐,泪水夺眶而出。

小酸菜把话题转会正题上,说:“村长,小强刚毕业,对经验不足,一时还不能帮你大忙呢,再说,小强的家乡,小月生前提起过,要把贸易做到家乡来。现在小强接他姐姐的担子,我们早有打算了!对不起了,你们的事情,开办公司只好由你们管理了,我们为两岸的贸易,礼尚往来,大家经营合作岂不是更好吗?”

村长知道小强不会去S国帮他管理的,他要接姐姐的担子,还要在家乡建立起司,到时生意上的事,多一点和他沟通便是了。村长跟小强来到家乡,镇上经济发展不错,这里环境优美,小强带村长来到小月的墓碑前,村长看了看四处环境,觉得小月安葬在这里很舒适。村长叫手下摆好祭品,为小月点上三根香,对墓碑说:“小月啊,你生前和小栖她们常路过我们村子,我还给你们带路走出雷区呢,你生前喜欢爱说笑,喜欢逗小孩子。我把那个小孩也带来看你了,小明,过来,给你小月姐叩头!小明跪下给小月叩头三下,然而哭了起来。小月生前曾经对小明很好,每次经过村子,都给她带中国的礼物来,还有书本和水果。

小酸菜再次给小月姐跪拜,默哀。对小月墓碑说:“姐,咱会带好你弟来的,让他接你的担子,准备在你家乡成立一个公司来,让小弟来管理,你要帮他啊!把你的家乡建设富裕起来吧!你父母还健在,我们会把你的父母当自己的父母赡养起来的,姐,放心吧!好好安息吧!有空来看看你……”小酸菜哭出声来,小强听到小酸菜姐这么说,眼泪夺眶而出,村长听到小酸菜此言,感动流出泪珠,只有小明放声哭喊小月姐的名字……

小明用着双手给小月姐的坟墓培土,一把一把的泥土护上去,给小月姐墓碑放上一束美丽的天香百合花。

小强护起小明温情低声地说:“别哭了,小月姐知道你从异国老远来看她,她会很高兴的,你和村长,还有小酸菜姐都来看我姐,我替姐向你们鞠一躬!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