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第一次下海

第一次下海


作者:霁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1-19 阅读:
摘要:第一次下海,有许多难忘的记忆。

第一次下海

我家东边是海,大人们告诉我那是东海。它既没有蔚蓝的海水,也没有洁白的沙滩,只有黄泥和水。长大以后,才知道它叫黄海。

八岁那年,爸爸说要带我下海,我很兴奋。第二天,天不亮,就听到爸爸起床的声音。顿时睡意全无,一骨碌爬起来。爸爸推出28自行车,车后绑着下海的工具,带了一个布袋里面装半袋子馒头干、香瓜,用军用壶中装水。我负责拎袋子。坐在车大杠上,双手扶着车头,还摇着铃铛,“出发喽!”。

借着清晨的微光,父女俩行进在寂静无人的路上,只有呼呼的风声,我的内心充满了兴奋与喜悦。“爸爸,你什么时候开始下海的?”“17岁,那时候家里没有的吃,就下海去捞点海货。大家是靠海吃海呀!”

一直向东,越过一条长长、高高的土圩子。“爸爸,这个圩子是挡住大海的吗?”“是的,我们冬天上河工的地方。”爸爸每年上河工都会带好吃的给我们。此时东方已现鱼肚白,眼前是广阔的草滩。进草滩都是坑坑洼洼的小路,是下海人长期踩踏出来的。但是爸爸车骑得很快,我坐在前面屁股颠得疼。

草滩里有一种野草菌子,铜钱大小,棕咖色,特别的鲜美。但过分茂盛的草丛里是不会有的,那里可能会有蛇。有一次,我扒开一个高高的草丛,发现一条盘坐着的蛇,吓得我一阵狂奔。这草地里还有一种青绿色的地衣,捡拾回去,清洗干净是可以烧汤,味道也很鲜美。人们经常到这里割草,那时候草也是值钱的。

继续前行,眼前就不再是草地,而是成片的红色、绿色的盐蒿,还有一个又一个亮晶晶的小水塘,地上疾速爬行的小蟹。有人会在夜晚打着电筒来捉蟹,但没有多少人想吃这种小蟹,河里捕的螃蟹已经吃不完了。再过几条港子,我们就到达目的地了。

此时,红彤彤的太阳地平线上升起,爸爸说起早就是为了抢在涨潮之前,捞好海货。四下里看,尽是黄泥和水,没有边际,白茫茫一片。我问爸爸:“东边有什么?”他说:“东边是海洋,会有轮船。人们下海打鱼,捞海蜇……”

水天一色,天际间有一个小小的我,我看那些下海的人都是一粒一粒的。

海滩面上一片光亮,脚边,泥螺就像蚕豆大小,爬行在泥水中,到处是。我开始用双手捡拾起来,把盆子放在前面推,爸爸让我挑选个大的。“太小了,不好吃。”海里的泥地却不是那么好走,深一脚浅一脚,有的地方没膝,腿拔也拔不出来。爸爸让我跪着往前爬,很快我便满身是泥。泥螺只有蚕豆那么大小,要将眼前的小桶装满竟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身边两个年轻力壮的下海人奋力拉一张网从身边过去,我痴痴地看着,“他们是开拖拉机来的。”爸爸告诉我。

捡拾一阵泥螺之后,最初新鲜感没有了,我开始感到疲乏,“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把爸爸带来的午餐翻出来,吃掉了大部分的馒头干和香瓜。“我来教你采蛤蜊吧!”爸爸看出我的无聊。“地上有气眼,沙的颜色和别处不同。”他教我如何识别沙的颜色,如何找气眼。(这种海生物是要呼吸和排泄的,会有一个孔。)并且熟练地做了一个示范动作,我看他用那个两齿的小耙很轻松地翻开沙土,从里面捞出一个蛤蜊。这让我很兴奋,开始在地面仔细寻找。那个上午我的劳动成果单独放在一处,回去前卖海货,把我的称了一下,一共11斤,第一次下海就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我们不全是自己吃,大多数是卖掉的。海水很咸,海风也咸,阳光干巴巴的,在海里容易口干。后来听见有人喊“涨潮了!”远远地就看见那一层一层潮水的铺卷过来。爸爸带我往回走,原先有些港子已经满是水。我和爸爸涉水过去,有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在水里游起来了,可爸爸拉着我走,错过了学会游泳的机会。

回来以后,我皮肤黑了好几天,脸上、胳膊上脱了一层皮。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 上一篇:写作课

  • 下一篇:没有了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