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老徐的文武之道

老徐的文武之道


作者:霁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3-01-16 阅读:
摘要:老徐的文武之道 老徐有一套所谓文武双全的教育理念,她说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下放,那些人一直拿笔杆子的,文革期间也不得不拿

老徐有一套所谓“文武双全”的教育理念,她说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下放,那些人一直拿笔杆子的,文革期间也不得不拿起锄头干活。“只有文武双全的人才能经受这样的磨练。”所以她希望她的子女也能文能武,能使笔杆子,也能拿锄头,将来无论怎样的处境都能生存。

她教我如何三锄头锄去玉米根旁的杂草,而不伤及玉米苗。她教我挑猪草、打棉花头、去棉花公枝、拾棉花……一切力所能及的农活。但是,到河边玩水,她会追着打;石子装在口袋里,洗衣服时被她发现了,她会生气地说要塞进我的嘴里让我吃下去;爬树磨破了衣服,她会罚我去跪着。她所说的“武”,绝对不是武侠小说里的武功。

老徐非常会夸人,发自内心地,眉飞色舞地夸,“你小时候特别好带,一个人坐在摇窠里自己摇,小手伸出来,好像在数数,嘴里还唱着歌。”“你小时候,回家用粉笔在门上写一个大大的‘五’字,写得像只小燕子!”“你小时候把棉鞋带套在脖子上,一个人去外婆家看电影,经过梨园坟地,也不知道害怕。”“你三舅母说,你拔草比她还快。”……于是我便自认为很能干,在“学文学武”的道路上越走越自信。

其实,老徐对“能文”这件事抓得不够好,除了花钱她不心疼,其它很少过问。大概她认为学习是在学校的事,回来就不必再学了。

小学放暑假的时候,我去小姨家玩,没做作业,老徐轻描淡写地跟老师解释了一下,把责任都笼过去了。四年级时要带弟弟上学,先得喝烫人的玉米糊,再等弟弟慢吞吞走,常常迟到被罚站,老徐也不管。到了初中以后,她倒是开始关心我的成绩,有一次因为不满意,将我的成绩报告单扔在地上,但是回来做不做作业她还是不闻不问,在家她只管“能武”。在外上学期间,她会托人带蛋、肉、鱼给我,成绩的事问得很少。高三的一天下午,我骑车回家,她正在看《乌龙山剿匪记》,看到我,连忙喊我去看电视剧,也不问问不是星期天怎么就回家了,而那天,我真是逃学了。当我沮丧,不想再读书时,她没责备我,倒是说“不行你就跟我学缝纫吧,以后我再给你找更好的师傅。”

但为我到场外借读,托人送礼、说好话,到学校安排食宿、送好吃的,她很努力。至今还记得为了争取考农校的机会,她带我去求人的场景,很难。那天我跟她说,“我可以靠自己的。”后来,我终究考上了大学,完成了她所谓“能文”的目标。不过从那时起,我的武功全废,她说,“你比以前懒了。”“我以前很傻,被你骗了。”按照她的说法,种田也很好,比工人自由、有钱。可是,经历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我知道宁要“能文”,不要“能武”。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