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青春错爱

青春错爱


作者:霁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3-01-12 阅读:
摘要:青春错爱 没有承诺,却被你抓得更紧;没有了你,我的世界雨下个不停。一到放学,校园广播里就播放伍思凯的这首歌。那忧伤的声

青春错爱

“没有承诺,却被你抓得更紧;没有了你,我的世界雨下个不停。”一到放学,校园广播里就播放伍思凯的这首歌。那忧伤的声音回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操场、宿舍、梧桐树、围墙、小路……,对校园里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年真是一种蛊惑。

 

【一】

高三教室里灯火通明,越是临近毕业,大家越是心神不宁。场高中连续几年考光头,大学梦对大多数人而言,真的只是一场梦。晚自习老师也多半不在教室,教室里静下心学习的人也不多。

我刚走进教室,芳便过来,热切地跟我说:“今晚,我俩换个座位吧!”样子很诚恳。她是我的发小,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形影不离的朋友。虽然,她的要求很突然,我有点奇怪(我坐在边角上,她坐在中间第一排),但还是答应了。

然而,我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一个晚自习,她不停地掉头和后面的男生交谈,很兴奋。下晚自习的时候,我看见她脸颊绯红。高考临近,忙着应付考试,我本也不喜欢打听,就没问她。几周以后,我才意识到那就是天气预报啊!

她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开始整日不说话,脸色苍白,精神萎靡。我感觉她是失恋了,但是打探别人的隐私,不是我的风格。“我们一天天长大成人,也许长大就失去了纯真。”身边这些暗生的情愫,我们心里明镜似的,却不愿去捅破。尽管场中教学质量差,升学率低,但还是有人在苦苦挣扎,“也许追求的就是一场梦,也许美梦就变成了真。”《话说青春》实实在在鼓励了我。

预考结束那天,我俩没人接回家,就住在学校宿舍。没电,点一支蜡烛,昏暗的宿舍,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忽然,她说要出去有点事。那天晚上风很大,我能隐约听见她在跟谁大声地讲话,似乎很激动。

很长时间,她回来,告诉我她去见我的邻桌了。沉默了一阵,声音有点沙哑地问我,“他喜欢的人是你吗?他问我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我可不想躺着中枪,“不会,我和他没交集。你向他表白了?”“嗯,但是他拒绝了。”“什么时候的事?”“你记得上次我在你家玩,向你找纸和笔吗?”“记得。你给他写信了?”“是的。”“唉!你真傻!”我心里暗想。她能如此大胆,出乎我的意料。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的朋友圈那么广,身边的漂亮女生那么多,她真是草率了。

“一个女生表白,被人家拒绝了,这脸往哪儿搁?”说话时,她低沉的声音,听上去很痛苦。“他哪里帅?脸皮那么薄,都能看见毛细血管。”“你看他做操像个猴子。”“他特别花心,喜欢跟女生开玩笑。”我竭尽全力地去贬低这个“害人精”,其实在那个以成绩论英雄的时代,人家还是很优秀的。被爱不爱,没什么损失,谁还能是完美的呢?

芳从小就没有了妈妈,父亲疼爱她,但是她上高中的时候,却给她找了一个后妈,给她增加了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一次,经过她的新家,见她站在灶边凳子上,吃力地洗着一大家子里的碗。“在这个家里,我没有快乐。我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家。”

高考失利后没有复读,芳和高高帅帅但成绩不好的小学同学结了婚,实现了离开新家的愿望。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在缫丝机前忙碌着,那时能进工厂也挺好的。男生第二年复读考上了大学。

青春留给芳的是苦涩,与他而言,又是什么?或许也是。

 

【二】

蓉皮肤白皙,大眼睛炯炯有神,一笑两颊就露出两个酒窝。短发长脸,身材高挑,聪明活泼,家境很很优越。上学那会儿,常常见她沉浸在琼瑶小说里。

“蓉是我遇到所有女生里最漂亮的一个。”这是班主任张老师的儿子考上市重点高中以后对蓉的评价。初中时两个人谈恋爱,如果不是张老师及时、有效地家庭教育,也许蓉的人生故事就要改写了。

冤家路窄,张老师成了我们的高中班主任,蓉又谈恋爱了。这回张老师彻底束手无策了,自己儿子好管,别人家的孩子难管。张老师性格温和,与人为善,从不红脸。一口东北普通话,我们常常听不明白,“业福(儿)”“艳凤(儿)”在他嘴里是一个音。一男一女同时站起来,他还着了急,气鼓鼓地说了一通我们没听懂的话,大家哈哈大笑,没人顾忌。

“男生女生难免有互相喜欢的,但是一定要把握好度。”张老师和我散步,“你和她关系好,你劝劝她。”“我不行,谁劝她都不听!”我也只能替她惋惜。我和蓉同桌,除了学习,其他事情很少谈,我们有太多的不一样。

高一,后面坐着两个高大的男生,其中一个是某厂长的儿子。他们都喜欢打架,不喜欢上学,有江湖义气。学没上多长时间,两个男生就辍学了,我还没来得及认识的同学。高二开始,却传闻蓉就和厂长儿子谈恋爱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和其他人一样很震惊,学霸与学渣的故事就像美女和野兽的故事。

蓉的精力似乎很充沛,高三教室里灯火通明到很晚,她学习效率很高,琼瑶小说依然不离手,恋爱也一直在继续。预考结束后,只剩三个女生留校复习。每天晚自习下了以后,楼下悦耳的口哨声一响,蓉就飞奔下楼,一会儿拎着一大袋子零食上楼与我们共享。那时候,我知道有钱可以任性,我知道那就是琼瑶小说里的情节。“如果能进厂,我决不再上学!”那是那个时期大多数女孩的梦想,男生谈朋友的首要条件就是能有办法让她进厂,一般得花一万五左右的集资费。蓉的理想很容易实现,我和何只能读书。

高考落榜后,她进了男友家的厂,公费送去职大学习,进入管理层。后来,工厂经历改制、倒闭,两人一起外出做生意,成为有钱的生意人。我不知道为她惋惜的理由是什么,毕竟他们是两情相悦,真爱一生。人的一生只能走一条路,没有理由说哪一条是完全正确的。

“张老师因为这一届没考好,被贬到初中教学了。”这真不能怪他,高一班主任因为评职称不顺心,课上声泪俱下地痛斥学校不公平,闹罢课,我们好长时间没班主任、没固定的语文老师。张老师脾气好,高二的时候临危受命,却落得这个下场。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校园广播的音乐还是太煽情,校领导大抵因为是成年人没什么感觉。后来在盲人按摩店遇到梅,才知道当年她是校播音室的主持人,是她选的那些歌。这个曾经有众多追求者的女生,现状有点凄凉,但说起那段时光,仍可以从声音里听出她的快乐。

雨季里有奋斗,也有忧愁。错爱,最是青春的无奈。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