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百味人生 > 恋爱企划(一)

恋爱企划(一)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4-12 阅读:
摘要:人物介绍:陈启要:(男一)某大经济学院大一新生。颇内秀的男生。南洋:(女一)某大学经济学院大一新生。相貌美丽外型淑雅

人物介绍:

陈启要:(男一)某大经济学院大一新生。颇内秀的男生。

南洋:(女一)某大学经济学院大一新生。相貌美丽外型淑雅,平时在酒吧打工赚外快,是聪明自强,特立独行的女生。

佳蓝:(女二)某大旁艺校女生,学习服装设计及色彩搭配。外表青春时尚但性格偏激,是陈启要高中时的初恋女友

耿立伟:(男二)陈启要的同学兼室友。相貌英俊。大学以前就认识南洋,现在则是佳蓝的男友,开朗热情细心。

张飞:佳蓝的同学兼死党,个性开朗前卫,有轻微的口吃,喜欢南洋。

 

经典对白:

关于钱

陈:以后我挣的钱,按比例给你吧,我挣的多时留得也多一点,这样我较会有积极性。

南:好。

陈:那我给你百分之多少?

南:百分之一百二。

 

关于拿东西

南:这个袋子你也拿着吧。

陈:我都拿着四个袋子了,你什么都不拿,好意思吗?

南:那我还挽着你呢!你有100多斤呢,我拿的东西比你拿的东西重多了。

 

关于吃东西

南:这个话梅我吃了一半,挺好吃的,剩下的给你吃吧。

陈:我不爱吃话梅。

南:不行,你就爱吃!你是不是嫌弃我吃过的!

陈:这鱼挺好吃的,来。

南:你的脏筷子碰过,谁吃!

陈:那你吃过一半我还吃呢,我不嫌弃你,你怎么嫌弃我?

南:那就对了。我嫌弃你说明我比你干净。我比你干净你凭什么嫌弃我?!

 

关于干家务

陈:咱们把家务分分工吧。

南:好。首先,脏活累活得男人干吧。如擦地/刷马桶/擦桌子……

陈:这对。

南:男主外,女主内。和外人打交道的得你干吧,买菜/交水费/取报纸和牛奶。

陈:这……行!

南:你是学理工的,我是学文科的,带电的东西得你干吧,像洗衣机/电冰箱/电饭锅/电熨斗。

陈:行,行,那你干什么?

南:别着急啊,厨房里油烟那么大,可毁皮肤了,做饭也得你干吧。

陈:你就告诉我你干什么吧.

南:我也有很多要干的呀。我可以陪着你,监督你,赞美你,安慰你……

 

第一集:邂逅

 

扫盲舞会是X大的特色活动,主要是针对新生,以扫除舞盲和增进男女生之间的交流为目的。是以初入大学的男女学生们,无不把这次舞会当作是一个寻找大学中伴侣的好机会。舞会当中,若能与与佳人一见钟情,之后携手共同走过四年的美好时光,应该是许多年轻学生们所拥有过的共同浪漫梦想。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舞会的现场开始的。

 

场景一:

地点:扫盲舞会现场

时间:军训结束后一周左右

人物:陈启要 南洋 耿立伟 舞会主持人

 

(舞会开始之前,声音糟杂,伴有调试音乐的声音)

(南洋独白)什么嘛?所谓的扫盲舞会原来就是这么回事,看看这可能是二十年前装修过的破烂礼堂,所有的光线都是顺着门窗的空隙渗透进来,没错啦,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这种被门缝挤压成一束一束的光线的确能造就出那么一点舞会的灯光效果,但这样……似乎是太省了一点吧,好歹也是大学生的舞会不是?亏得同学们那样期盼着,百分之一百是军训的时候被那些学长学姐们煽呼的,说什么这个舞会办得一向极具水准不同凡响;至于出

席舞会的人的装束则更加精彩,按照这个标准,大概棒球帽西装运动裤和皮凉鞋的搭配也都算不上什么了。

(噪音渐低,华尔兹舞曲请请响起)

主: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经济学院新生扫盲舞会的现场。如大家所见,本次舞会的硬件设施并不太好,不过舞会的目的并不仅只是舞会而已,那么大家也就不必太在意这些,希望你们玩得开心。现在,在场的各位男士们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邀请女生们作自己的舞伴呢……不需要这么腼腆吧?

南:(低声自言自语)好烂的主持,好恶的台词。

路人甲:(兴奋的)喂喂,南洋,你今天不要太漂亮哦,干嘛,难道有瞄到对象?

南:唏——想起来就生气,早知道所谓的舞会就是这个样子,我干嘛要费那么大工夫选这件裙子,好无聊。你看那些人,明明自己的眼睛已经在别人身上扫了不下百遍,但偏偏还要装假学道站在那边不肯挪步。

路人甲:哎,那边那个男生好象很不错啊,高高瘦瘦的让人觉得很有气质,哇,表情好亲切,一点都没有一般帅哥那种目中无人的感觉。

南:受不了你了,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花痴也不是这样的花法,怎么那种小白脸也会有市场?

(音乐过场)

陈:喂,在场男生这么多,你都不着急的哦,怎么一点动作都没有?

耿:你都不急我有什么好急的,怎么说我也比你更有实力吧,舞伴嘛,自然要宁缺毋滥,否则如我这般一介文弱书生,怕不是要送羊入虎口?

陈:呕,你可以不这么自恋吗?一米八的个子杵在那里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羊,不怕……

耿:(等了片刻)喂,接着说啊,中邪了?

陈:中邪了中邪了,看那边那个,就是穿淡绿长裙的,啧啧啧啧,两个字形容,精致!再加两个字,淑女!

耿:哈,看上了就去套近乎嘛,站这里咂什么嘴?

陈:喂干吗拉我?喂!

耿:(打断陈的不满,向南洋)嘿美女,这位是我哥们,想和你交个朋友,启要,上!

陈:(向南洋)我……(向耿)你……(向南洋)不好意思,这个……纯属意外。

耿:陈启要你有没有泡过妞啊,技术也太矬了吧,这个时候说什么纯属意外,应该念诗才对,教你,好好学!恩恩——这位小姐,很高兴认识你,在下耿立伟,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陈启要,虽然我知道这样说话听起来很假,不过我控制不了自己,真的很想告诉你……你看起来不像人……瑶池仙女下凡尘,什么叫做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在下今天终于了解了。

陈:(插入)对不起我澄清一下,这个人我实在不认识,不好意思!

耿:没必要跑吧?

(怪音)

南:立伟,你今天是盐吃多了还是药吃错了,或者是洗冷水澡感冒发烧了?可怜我的鸡皮疙瘩。

陈:(莫名其妙)你们?

耿:(忍不住一拍启要肩膀笑道)难不成你以为我真的敢和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讲那些?不被赏一记五丁开山掌才怪。要知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南:(深呼吸,倒记时)五、四、三、二、一耿立伟你是不是活腻味了有事没事拿我开涮我南洋好欺负还是怎么的是不是要我天天咒你这该死的杀千刀的兔崽子心里才舒服有这么犯贱的人吗?

耿:(向陈启要)(音乐)再教你一课,看待事物不能只重外表而要注意其内在的本质,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

陈:啊?

南:懒得理你。(吐一口气向陈)你好,我是南洋

陈:哦,你好,我大一,国贸05A班。

南:我也是大一,人力管理01班。你……有舞伴吗?

陈:啊?还没有,恩你……

(音乐停)(旁白)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陈启要的时候,南洋竟然不自觉的收敛了火气,倒不是因为这个男生具有怎样的吸引力,只是怕他着窘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像耿立伟那样的怪胎,这个叫作陈启要的男生或者没有耿立伟那样的才华,但确实是满身儒雅的书卷气,那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并非像她这样只是换套衣服唬唬人而已.

南洋原本是爱自由的人,许是因为自幼家境家境虽然不错,但是,那个由养父母和他们的亲生孩子组成的家庭并没有让她产生归属感。

这个外表开朗大方的女孩没有住进集体公寓,她深心里的那一片小角落,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触及的。

 

第二集:time for lovers

 

场景一:

时间:星期五的晚上

地点:寝室内

人物:陈启要 寝室其它甲乙丙丁(音乐)

 

(旁白)星期五的晚上,寝室里比平时更乱,似乎每个人都无所事事,但大家却都在动作着,只是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而已。

(音乐停,各种杂音——放东西 椅子晃动 开关抽屉 喝水 吹口哨……开门声)

路人甲:嘿你们寝室有牌吗,借一副来。

甲:有麻将要吗?

乙:斗地主啊,人齐了吗?等一会我也过去!

丙:去什么去?今天晚上咱通宵麻将,谁不上手谁孙子。

丁:陈启要,没女人也不能天天抱着床啊,下来一起啊!

乙:靠,玩就玩,谁怕谁啊!先说好了,一圈五毛,少了不干!

丙:赌棍!兄弟们裁纸了,今晚继续贴纸条哈!

乙:无聊!(抬桌子,放麻将的声音)

(手机声响)

甲:喂——晶晶啊……嗯……吃过了……现在吗?我……哦没事……行你等我,五分钟之后到。抱歉啊,晶晶让我去接她,先走一步了。

(脚步声,开关门声)

丙:这年头,男人一谈恋爱就变孙子,速度还真***快!

丁:郁闷,你们见过晶晶吧,音乐系学舞蹈的,贼漂亮呢,怎么我就没那带着南上大学的命啊?

乙:嘿,咱学校可是一高级餐厅啊,加上旁边的艺校也能算个外买点,她再漂亮也就顶多一盒饭。带着南上大学和带着盒饭进餐厅有什么区别?羡慕个什么劲啊?

丙:陈启要快下来,三缺一了。

陈:立伟呢?让他上吧,我困了,先睡一会!

丙:别呀,明天星期六,一个白天可以尽情睡,晚上的大好时光怎么能浪费?

乙:这都不懂,人家梦里能会情妹妹,以为都和你一样空虚吗……启要,下来吧,立伟那家伙晚饭前就约会去了,这会哪舍得回来啊?

(旁白)约会?陈启要听见这个词的时候,不觉扬起嘴角笑了起来,从枕边翻出手机给南洋发了条短信“嘿,现在干什么呢?不如我们俩去约会吧?”(音乐过场)等了五六分钟,一刻也不曾离手的手机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陈启要拉掉耳朵上的耳机拨通了南洋的电话。

(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 number you dailed is……)

(旁白)陈启要挂掉电话,重新带上耳机,耳边是西城男孩的Seasons in the sun,手上闲着无聊,顺手给耿立伟拨了个骚扰电话。

(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旁白)陈启要突然觉得心里极不舒服,耿立伟出去约会,可是好像没听说过他认识哪个女生啊,难道是南洋?顺手拿了本书翻看,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乙:启要你到底来不来,都准备好了,要不我上隔壁斗地主去了。

(下床的声音)

丙:就是嘛,睡觉多没意思……唉,你上哪去?

陈:喝酒。你们要不要来点,我顺便带回来。(开关门)

(音乐)(旁白)陈启要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知道了丈夫在外面养小的旧社会小媳妇,竟有些自卑自怜起来,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对南洋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好像是因为初见时的惊艳吧,但他知道决不仅止于此;那么就是因为佳蓝了,南洋的那种开朗乐观原本与佳蓝没有丝毫相似之处,可他看见南洋的时候,却不由的想起那个前卫时尚却思想偏激的女子,当然他也清楚的明白即使此刻佳蓝站在他面前,他们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曾经那样纯洁的感情,即使独处时,也不过谈谈生命观、爱情观,讲讲彼此的经历、遭遇,偶尔拉一拉手,也会有心跳加速想要小便的感觉,这些都不适合一个大学生。

(音乐过场)

 

场景二:

时间:接场景一

地点:校外酒吧内

人物:陈启要 南洋 DJ 侍者

 

(摇滚乐及酒吧内各种声响)

陈:你好,麻烦来一扎啤酒,谢谢!还有酒水单也给一份。

侍者:好的,稍等……请,麻烦先结一下账。

陈:哦……这个“忘情水”是什么东西?

侍者:要试试吗?

陈:可以换掉啤酒吗?

侍者:可以。

陈:好吧,我去那边坐,一会送过来吧。

(音乐过场)

南:陈启要?怎么是你?

陈:南洋?你……怎么?

南:打工,赚外快嘛。

陈:(停三秒)哈,原来是这样!

南:什么?

陈:没什么。

南:这杯……“忘情水”是你要的?

陈:哈哈……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

南:你试试看喽!

(怪音)

陈:嗯,这个……味道好怪,而且……也不太舒服,什么东西?

南:好像是四种葡萄酒、两种白酒、和一些不知名的饮料放在一起晃了几下弄出来的吧。

陈:啊?(音乐十秒)

侍者:小南,把这个送到六号……哦,男朋友来啦,你们聊,我拿过去好了。

南:哎——(音乐)我先去工作了,这个什么水的,你慢慢品尝啊。别喝得太快了,据说很容易醉的。

陈:喂,不是允许你偷懒了吗?

侍者:好好玩啊!我来做好了,今天正好有好活动。嗯?

南:我……

陈:什么活动啊?

DJ:(伴随音乐)各位帅哥美女大家看这里,那今天呢,是我们的老朋友雅兰小姐的生日,让我们一起为她庆祝生日好不好?当当当当!这里,是99支玫瑰,是雅兰小姐的男朋友专门为她的生日定的哦,哇!好嫉妒啊!还有蛋糕,今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份哦。雅兰在哪里呢,很幸福吧!还有最重要的,是下一个环节,也是今天在场的男士们绝佳的机会哦,是雅兰小姐的男朋友专门定的一项特殊服务。准备好了吗?Ready?Time for lovers。

(音乐停,尖叫,十秒)

陈:好黑啊,喂,你不可以碰我啊,我两天没有洗过澡了哦!

南:陈启要,这种环境下该担心的好像是我吧,有没有搞错?(音乐十秒)

DJ:哇!看起来今天这里真的好多情侣哦。

南:哪里有很多情侣了?

陈:在看我们哦!

DJ:最后是一首歌,送给雅兰小姐和……在场的每一对幸福快乐的人们。

(音乐过场)

(旁白)这样的一个晚上,是不是也给南洋的心理造成一些影响,南洋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但至于她后来会选择了陈启要,大概确实和这个晚上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许,那天晚上,在她的心里的某个角落,已经在不知不觉计划着一次与陈启要的恋爱了吧。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