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粉色城市 > 寂寞着寂寞的寂寞,证明着证明的证明

寂寞着寂寞的寂寞,证明着证明的证明


作者:幽梦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0-19 阅读:
摘要:你爱着,是孤独的;你不爱着,仍然是孤独的。你和我一样,思想都很飘。很飘的人,灵魂注定是孤独的,唯一的背景是荒凉。可是

你爱着,是孤独的;

你不爱着,仍然是孤独的。

你和我一样,思想都很飘。

很飘的人,灵魂注定是孤独的,唯一的背景是荒凉。

可是这世上,真爱是需要去证明的。

寂寞着寂寞的寂寞。

10点后的威莱街,听着像国外的道路,街灯泛起点点清辉,伸张着每一个游弋的灵魂,寂寞跳跃着恣意 横陈。闲走在路边,踩着电杆的影子,象玩橡皮筋一样跳来跳去,在腿不断变化的频率之中,似乎已将影子掐断。这时,我无声的得意的笑了起来,有着热闹后的清静。

远处,是谁把寂寞的歌反复吟唱?

路边有一家叫做莲语的网吧,落地玻璃上有几根爬藤,角落零散的摆放着几盆绿色的植物。推开门,迎面看见淡绿色布景上一朵独立的红莲,盈盈于水间。左侧是咖啡吧,红白小方格子的桌布,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在幽暗雅致的氛围里,一支蜡烛温暖着双眼,坐在窗边看窗外蒙蒙小雨,偶尔会有一对情侣在雨中漫步,晃过眼帘的时候,这里便成了红尘中最好的幻想之地。在右侧转角处,弧形的台上绕着摆了十台电脑,桌面很宽大,两台之间,相距甚远,一抹柔和的米黄色灯光打下来,和着窗外幕色,不是很真切。

在最角落的那张桌前,坐着一位男子在悠闲的喝咖啡,神情冷淡,还带一点点慵懒。他的深色西装,常常让我感到有点错位。

网吧里怀旧的音乐柔柔的在空中游衍,在不经意的时候牵扯着心底最柔软的神经。我总是独自来这里,在我感觉到孤寂寒彻心扉的时候。要一杯咖啡,在9号位置坐下,上网。那是我的幸运数字,我常常固执地坐在那儿踢踏着脚幻想会有意外的好运降临,从咖啡热气腾腾到咖啡渐冷。在呆上2个多小时后离开。

OICQ开着,总是隐身。

不常聊天,只是欢喜这样蛰伏着等待的心情。

我终于听出来,那在整个网吧上空轻柔徘徊的音乐是《昨日重现》。很美丽的旋律。

我又想起了泰,在厮缠了两年之后,那个决然离我而去的男人。他抹着我的眼泪,说我是个很好的女孩,只是需要的爱太多,他再也给不了。我不懂为什么是给不了,而不是不愿再给,而我却久久的不能原谅他边为我抹泪边这样跟我告别。

我这样的一双手,是不是抓不住幸福。

我戴上耳机,那是我一首不熟悉的旋律,用一种竭力的厮哑的无能为力姿态扩张着,使我很快忘却自己的存在,忘却周遭,让思想浮于太虚的另一端另一个世界。这个晃动的日子,我拒绝怀旧,拒绝探视伤口。

我漫无目的的在网上游荡着,成为那里的野鬼,找不到自己的灵魂,和依偎。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没有终点没有起点。

OICQ的头像又在闪动,我漫不经心的点开,有信息传递过来:“真爱有吗?”

我思索了很久,一字一顿的在小窗口里敲入:“有吧”。

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重新键入:“可能没有”。

又想了一会,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打上:“有吧”,又删除。

最终,发了一长串“……”过去。

未来会怎样没有人知道,幸福对于我是一种慢慢成为传说,我也许永远都找不到。可是该怎么回答他?我轻轻点击他的头像,耐心的等待他的资料现出来,我奇怪自己做这事的感觉,象等待一个奇迹,而网络似乎不怎么好,在我就要放弃的一瞬间,突然一切豁然开朗——

——昵称:证明,性别:男,个人说明:我还有1%的自由。

“是邀请吗?在你只剩1%的自由的时候。渴望证明什么?还在对爱情抱着憧憬和追求?” 鼠标久久的停留在他的个人说明上,脑子里迅速闪过万千的问号。

后来每每来,总能意外的遇见他。渐渐的,喜欢上了他低沉的文字,跳跃的思维、言简意骇的描述,这一切,对极了我的胃口。

“你涉猎的范围很广,可是每个页面打开顶多看3分钟。有很多信箱,偶尔会去看信,信箱里总是安安静静的躺着很多E-MAIL,你总是在十几封新邮件里挑三拣四的选几封来看,很少回信。偶尔回,总是很简短的几句。拆封的未拆封的,都不删除。”

我的目光投向很远处,网吧里的客人不多,门口没有人来人往的喧嚷。咖啡桌前,有一对情侣在含情脉脉的对视,那个美丽的长头发的女孩子脸上溢出幸福的神情,她的手被男孩紧握着放在自己的胸前。山盟海誓原来还有。我的心事,该往哪里躲藏?

“你爱着,是孤独的;

你不爱着,仍然是孤独的。

你和我一样,思想都很飘。

很飘的人,灵魂注定是孤独的,唯一的背景是荒凉。”

他的消息继续发来,和着音乐纠缠着我,往事闪过脑海,心,被轻易的切割成几块。泪水在这一刻,轻易的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我取下耳机,极力压抑着,一动不动。我以为自己掩饰得够好。

一张纸帕递了过来,没有问话。我心一惊,接了过来,没有回头看一眼,没有道谢。有时候,谢是不需要说出来的,正如悲哀不用说出来一样。

“你是寂寞?!”

我诧异的回头,站在我面前的是最角落的那张桌前穿深色西装的男子。他表情冷淡,却有着笃定的自信。我低下头看看自己,穿着那件宽大的牛仔裤和浅色套头衫。手腕上套只暗色的银镯。齐腰的发顺滑的垂下挡住了眼睛。穿着毛毛的长靴。桌子上放着我斜挎的一个大大的背包。

我站了起来,我知道,他就是证明。

再来网吧的时候,我仍然会为自己冲上一杯咖啡,然后来到9号桌前上网,仍然和他在网上闲聊,直至他发来消息相邀下网,我便跟着他来到咖啡制作室里研磨咖啡。

我皱着眉头恶意的将咖啡粉末一掌一掌的拍在他的深色西装上,半真半假的笑他是披着羊皮的狼。他没奈何的摊开手,淡淡一笑,脱下外套,将它扔在高脚凳上,自嘲的说:“我的灵魂被囚禁在西装的规则里,这辈子注定摆脱不了,所以只好臣服。可是在莲语,它得到——”他停顿了一下,认真的想了想说:“——释放”。

我一愣,仔细的看了看他,他不算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可是浑身散发着成熟的气质。他被束缚了,他的心藏在哪里?想着想着,我便不知不觉的便发起呆了,反反复复在他的话里走不出来。

跟着他,我喝遍了他所会的十七种咖啡,明白了原来喝咖啡也需要心情,不同的心情喝不同的咖啡。于是又缠着他一一教我。在教我做生姜咖啡的时候,看着炉子上慢火熬煮的姜汤,他忽然问我学了做什么,我想也没想的回答他只是觉得好玩。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扭过头去,继续注视着咖啡腾腾的烟说:在老中国的定义里,生姜和温热的咖啡一般,暖身且暖心。所以,当咖啡与生姜在杯中和解,是否等于浓缩了全世界的暖意?咖啡也是一种人生。喝咖啡是为了证明孤独需要同伴。

我觉得好笑,这样的逻辑,不知道怎么得出来了,便大叫着用沾满咖啡香气的手去挠他,我们便在狭窄的制作间隔着桌子追逐起来,被带翻的咖啡粉弥漫着浓郁的香气。忽然间,他猛的抓住我的手,我看见他的脸上有我沾着咖啡粉的大拇指印,便丢盔御甲彻底放弃了抵抗,空气在瞬间变得紧张,他怔了一怔便俯下身来吻我,恍惚中仿佛听见他说他需要同伴。而我却一直在奇怪着自己怎么带着一点欣喜一点期待的感觉迎合。

依偎在他怀里,我没告诉他,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那一种气泡咖啡。将冰块、咖啡、汽水、凤梨汁、杏桃汁、兰姆酒及咖啡酒依次倒入杯中,搅拌均匀。然后在调制好的咖啡上,以柠檬、柳橙、凤梨片及樱桃装饰即可。气泡、果汁和冰块一起在杯中和咖啡追逐嬉戏,带来鸡尾酒式的狂欢氛围。我喜欢。那是一种完完全全的自由。

他穿着西装,他无法摆脱它。他最终仍将回到规则里去。我也不会将网络与现实混淆,我爱着,只是寂寞。

在他一口一口喂我喝咖啡的时候,我常常自身后环抱住他的腰,将脸俯在他的背上问他怎么只剩1%的自由。我知道那是我和他的禁区,但我就是任性的想和自己赌一下现在的1%比原来的99%哪个对他更重要。他起初笑而不答,被我逼急了,他才粗暴的说被其他女子拿走了。这个结果其实我早已猜到,只是再经由他的嘴里真真切切的说出来,心突然一下子受不了,歇斯底里的疼痛起来。我使劲的掐他的胳膊,任性的对他又踢又打。他一动不动的任由我折腾,直到我精疲力竭了,才转过身来面对我,默默的盯着我,轻轻的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把我揽进怀里,直到我喘不过气来。

我的泪流了下来,心里仍然很痛,我拿着匕首狠狠的将自己的自尊戳伤,毫无顾忌的走到悬崖边沿,泰离去的面孔飞快闪过眼前,往日清晰的伤痕依然呈现在心底,所有关于往事的记忆都是断章的,失去的恐惧,让我象一个任性的小姑娘一样不依不饶的要求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明知道不能得逞,便发了狠,诅咒般的丢下一句:“祝你早日摘掉1%的帽子”,然后狠狠跺了他一脚,夺门而去。

我跑了很远,待平静下来,渐渐的可以闻见不知名的花香。这一季又要过去了,败落之前的花,像是拚尽力气要抗争节气一样,不知怎么反而比初开时更香气四溢。

我频繁的换着男友,与他们厮混,百无聊赖的,竟不生厌。只是在一不留神的时候,心会突然象针扎似的疼痛起来,莲语、咖啡、证明便一一在眼前晃动。在这纷纷扰扰的都市,我的爱情着了色,灰蒙蒙的看不见远方。

在一个早晨,我做完晨跑,意外的在门外的邮箱里发现了一封厚厚的邮件,一种好笑的情绪从心底升起,以为这是一个电子社会,人都快格式化了,一封电子信件比跑到邮局寄信要快捷得多,一封情书在网上复制比自己写要精彩的多,漂亮的印刷字比手写字要漂亮的多,以为传统意义的信早已绝了迹,没想到还有人闲情逸致的给我寄这样的信。我看着那封标着内详的信,猜想着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寄来废纸,正准备拆开的时候,咖啡煮沸了,于是便随手扔到书架栏里。

几个月后,峰来玩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这封没拆开的邮件,他大叫着有包东西可不可以动,我隔着门厅,说:想偷看我的情书呀?那你得上网。拆吧。在我耐心的等着咖啡煮沸的时候,峰拿着它来质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见信封里“莲语”的营业执照,和署着证明名字的信件。我一言不发的推着峰往门外走,他一边扭着头看我一边嚷着:你给我解释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站在门口,叉着腰,狠狠的对他说:我不爱你。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我被一种沉重的哀伤抓住,我拿着证明的信,仿佛他就在眼前,低低的对我说:“我不断地将17种咖啡全煮出来,一杯一杯的放在台子上,请客人喝,我想要是你在该多好……”

我终于明白:他是爱我的。他要的一生一世,我无法给他。我以为爱情只是传说,他选择了以赌博的方式去给我证明。

我轻轻的放手,让爱情如流沙一般从指间泻落。荒芜。我想,这世上,爱是需要去证实的。

证明去了他国之后,他的OICQ再也没开过。我将莲语的经营交给了别人打理,签协议的时候,我说我不要莲语的一分利润,只要不改变莲的一桌一椅。我总有一种感觉证明还会回来,而我只是在他不在时,帮他照顾释放他灵魂的地方。一个人在大街上晃悠,走在人群中,我常常想,如果有机会重来,我会全心全意爱他吗?我会给他要的一生一世吗?

许久以后,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日子里,我再一次来到莲语,新来的店员不会做生姜咖啡,我只好要了杯汽泡咖啡,然后在9号位置坐下,上网。

OICQ开着,却是隐身。

这时有人传来信息:真爱有吗?

我轻轻点开他的头像,他的个人资料是—— 

——昵称:证明,性别男,个人说明:

寂寞着寂寞的寂寞

证明着证明的证明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