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绝色爱情 > 温情

温情


作者:杰榕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3-01-07 阅读:
摘要:我站在那棵紫荆树下已经足足有一个小时了,算了吧!他不会来了。距离他办公室不过十多分钟的路程,他要过来的话早就过来了。

我站在那棵紫荆树下已经足足有一个小时了,算了吧!他不会来了。距离他办公室不过十多分钟的路程,他要过来的话早就过来了。其实此刻甚至希望,那怕只是手机响一下也好啊!然而什么也没有。

漫无目的地在这个广场踱着,是的,自己真的很傻。早上居然按捺不住想见一见他的欲望,鬼使神差地由城东跑到城西,来到他上班的地方,把那个内装有“希望见一面”纸条的信封,交给了他楼下的保安。

其实,自从他决定攀高枝,连一句分手的话都不肯讲,就这样了无声息地默然告别两年的情感。在最痛苦的日子里,都没有祈求他能回心转意。然而如今……,唉!说不清到底为了什么?

也许是因为昨天的那张化验单吧!

虽然不是学医的,但化验单上白细胞那项检验结果,鲜红的“+”和“高”,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的,那么多的0,比正常数超过了几百倍,看得我头脑发昏,两眼发黑。呆坐在椅子上,头脑一片空白,医生安慰我说,一切还待进一步的检验才能得出结果,要我好好休息,不要有心理负担,之后慎重地叮嘱,两天后也就是星期一再过来复检。

昨天从医院里出来,觉得自己虚软得像一片云,总觉得是在梦里,白血病是人人都可以得的昨天一整天都处于冥想,昏昏的状态。没有告诉谁,乡下两鬓灰白苍老的父母,唉,还是不要说的好。

晚上,实在熬不住了,打电话告诉了平日亲如姐妹的两个同学。没想到这两个家伙,一过来,看到那张化验单就稀里哗啦地大声哭嚎,好像得病的是她们而不是我,我反而要安慰她们,我说:“哎,我还没死呢!”两个家伙才拧紧了“水龙头”,送给我两张梨花带雨的笑脸。

广场上,几个穿着厚厚冬衣的小女孩在相互追逐嬉闹着。健康真好啊!

回头望了一眼刚才站立的地方,粉红的紫荆花满树都是,然而却像昔日的爱情,别了,真的永别了,我们早已成了不相干的陌路人了。

记得那年我们才初出校园,你悄悄地遛到你家的石材厂,从办公室偷走了你哥的汽车钥匙,我们到海边玩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手机差不多要被打爆了。你就是在这个广场把我撇下,微笑着说,来不及了,让我改坐公共汽车回家。而你说,你还要准备回家接受“语言轰炸!”

往事真的不堪回首,今天那个人连面都不肯露一下。

我仿佛看到他在办公室窗前拉起窗帘子的样子,也许他真的不方便。好不容易遇到了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婚姻与仕途双收。他是下定了决心与从前决别,要不怎么换了电话,而且还换了朋友的圈子?

其实,两年来,一直没有做那颗掀起波纹的石子,或者做一条缠绕的藤蔓。包括那次,在超市的门口,看到那辆贴着一对“幸福小猪”贴纸的车子,胆怯的我,任由好友的连劝带拖,我也没勇气走进超市的大门,最后只好躲到隔壁当只驼鸟,透过宽大的玻璃墙,泪流涟涟地看着幸福的别人驾车离去。

思虑了一个夜晚,莫名地强烈希望见一下面,也许是想把卡在内心的那份一直放不下的

感情作一个最后了断吧!曾经在街口上遇到过一个坐在轮椅的年轻女孩,苍白、形体枯槁。面对着街上匆匆的人流高声哭泣,她身后的年老妇人不停地抚慰着。也许是对生命的最后呐喊吧!这个情景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我想我们不应该在这样的时刻见面吧!

走过广场,跨过几条马路,婚纱影楼的巨大广告牌程现在眼前。好,今天要做的第二个事。过了明天,静静地等候着命运的安排吧!

记得那年刚学会了photoshop软件,老是把漂亮的婚纱女孩的头部抠出来,把自己的头像填上去,老是发过去给他看:好看吗?好看吗?

或许今生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想真真正正穿一回,作为日后的一个想念。

听我说想照婚纱像,接待我的那个女孩显然有点怪异,我忙说,男朋友太忙了,我先过来照几张。看在钱的份上,没有谁会理别人的事。女孩马上带我进去挑婚纱……

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在校门外的小饭店打了一个盒饭,周六的校园总是很静,远处的篮球场传来几声单调的扑扑。出去了一天,脚步松软地走回宿舍。突然发现宿舍楼前停了许多车子,接着听到了楼上人声鼎沸,正感到奇怪。四楼上探出几个头来,“回来了,回来了!”

原来是昔日的同学,大概的那两位女同学通风报的信。挤了满满的一房子。说是明天开车送我去省城的医院。

劳师动众的,是我始料不及的。我说:如果我得的不是白血病,还真的对不住大家了。几个大男人马上变成迷信的老太太,“呸、呸、乌鸦嘴!吐了口水重新再说过!”

夜深了,留下来陪伴我的两个女友,早已响起轻轻的鼻鼾声。望着窗外的那片漆黑,我想,不管明天上天给我的结果如何,今天都是我一生中值得铭记的日子。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