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绝色爱情 > 爱,却不能爱

爱,却不能爱


作者:钟金胜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1-24 阅读:
摘要:老李站在六楼的阳台上,看着鸟笼中的一对鹦鹉,鹦鹉时而一唱一和地蹦跳着,时而如一对情侣紧紧地挨在一起。老伴前年去世了,

老李站在六楼的阳台上,看着鸟笼中的一对鹦鹉,鹦鹉时而一唱一和地蹦跳着,时而如一对情侣紧紧地挨在一起。老伴前年去世了,老李便被儿子从农村老家接过来。老李不爱出门,六楼太高了,出去一趟得爬半天楼梯,而且周围的人也不认识。每天儿子、儿媳上班,孙子上学后,老李就在阳台上这样打发时光。除了看鹦鹉,便透过冰凉的玻璃窗,无聊地望着窗外。

公园里,一对新娘正在照婚纱照,情意绵绵地偎依在一起。

公路上,一个老人骑着三轮车,车上看来是他的老伴,他们说笑着走过。

老李这时想起了自己老伴,一种惆怅和孤独涌上心头。

老李朝对面望去,一个抱着小孩的老太太正在阳台上来回溜。她大约六十多岁,穿着藏蓝色对襟褂子,头发挽在脑后。老李觉得她像谁,可又一时想不起来,于是又多看了两眼。那女人似乎发现了他,扭过头去,继续哄她的孩子。

第二天、第三天,老李又在阳台上看见了她。第四天的时候,她也不再躲避了,摇着孩子的小手向这边招招手,小孩笑着,笑得很甜,老李也笑了起来。

从那天起,老李的心情好了起来,多年不唱京剧的他,时常临窗唱几句,以往蓬乱的花白头发也梳的很直。

更让老李高兴的是,那天傍晚遛弯,老李竟碰上了她。当时她正抱着孩子,大概是她的孙女吧。迎面见到他,先是一怔,然后就微笑就对孩子说,叫爷爷好。

有一种久违的激动在老李心中升起,布满皱纹的脸也有些发烫。慌忙地打招呼,可声音小的似乎自己都听不清。

一来二去,老李和她熟了。知道她姓徐,老伴已去世多年,上个月儿子给接来,好看孙女。她还夸老李的京剧唱的好,兴奋的老李几乎一宿没睡,脑海中几乎都是她的音容笑貌。

时光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冬天。那日下起了小雪,儿子临走时嘱咐老李不要出屋。

十点的时候,老李发现有人敲门。开门的时候,老李发现是她,苍老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羞涩。她递过一件蓝毛衣,说试着织的,不知合适不?

老李接过毛衣的时候,也接过了一股暖流。

一来二去,隔壁的张婶似乎看出了端倪。

“他李大伯,是不是想再走一步,找个老伴做伴,徐婶那人挺好的,你要愿意,我给你说说去?“

听着张婶的话,老李点了点头,又害羞地低下了头。

周末,老李把女儿也叫来,和他们摊了牌。

令老李没想到的是,一向顺着他的儿女,却都极力反对。

女儿说:“妈妈生前待您多好,她刚过去两年,您怎么就往歪处想。“

儿子说:“您吃什么、要买什么,尽管说,儿子哪待您不好,您也说出来,可您这么大岁数还找对象,叫我们做儿女的脸往哪搁呀?“

儿女的话像一盆冷水浇灭了老李刚刚燃起的念想。

从此,老李不再站在阳台,一对鹦鹉也让他放了。他更不愿出去,怕碰见她,怕勾起他的念想。“儿女们也不易,该知足得知足。“老李一连几天都唠叨这几句话。

一年后,老李死了。死前没有任何症状,儿女都哭得死去活来,说爸呀,您怎么那么早就丢下我们不管了。

同楼的邻居说,老李没白养这一对儿女。

第二年清明这一天,老李的儿女来到他的墓前给他扫墓,却发现有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太,正在老李的墓前烧纸。一阵风吹过,吹开她的头巾,露出满脸的皱纹、满眼的泪。风又吹向旁边的树林,树叶在风中絮语,仿佛在诉说着一段心酸的故事。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