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绝色爱情 > 绝恋

绝恋


作者:耻后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9-13 阅读:
摘要:太阳已经向西逃遁,天空中几朵白云在孤独的漂泊。有一大队人马从远方急急的驶来,身后扬起了漫天的尘土。不知是什么缘故使他

太阳已经向西逃遁,天空中几朵白云在孤独的漂泊。

有一大队人马从远方急急的驶来,身后扬起了漫天的尘土。不知是什么缘故使他们跑得如此的匆忙,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使他们跑得如此的心惊胆战。

四周看不到丝毫的希望。这是一条通往蜀中的官道,平常只有极少数的快马从蜀中到京城,可是今天却恰恰相反,大队人马是如此破落不堪。往日,他们骑着快马,挥舞着马鞭,即使在快马飞掠过后,你还能依稀的感觉到马鞭划破长空的声响。可是今天,他们拖着狼狈的身躯,迈着似乎经历过万千苦难的步伐,他们低着头,一个劲的向远方狂奔。据说这只队伍在几年前征服了全国各地的叛乱。

日已经落了,天也慢慢黑了。一条没有尽头的官道陪伴着一群过去叱嚓风云的人物。四周早已经没有了树木,留下的是光秃秃的小山,它们向下俯瞰,用风传达它们的声音,仿佛在说:“我们在这里等了很久。”

在他们还没到达之前,有一群不知名的鸟儿唧唧喳喳的闹了一阵。可惜这时候没有人会去想前不久的事。

几朵孤单的白云也在夜色笼罩大地的时候躲了起来。它们不敢再露面了,被人遗忘总不是它们想要的。

突然一匹急速奔跑的快马传来了他们企盼已久的声音,“皇上有令,今晚原地搭营,前方各营将士搭好营帐,恭候万岁到来。”

听到命令之后各营将士终于松了口气,士兵们都瘫软的坐在官道上。但是快马仍不停的叫喊,他们只好拍拍身上的尘土为他们的逃命君王搭建临时帐篷。他们嘀咕了一下,当他们看到坐在快马身上的丑恶嘴脸之后他们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们放下他们手中的兵刃,为他们的“君王”搭了上好的帐篷。他们知道,明天不是他们能够预料的,不过他们知道他们君王可以料到明天,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跟随他一路狂奔而来,他们望着他们搭的帐篷感到无比的高兴。他们站在帐篷的两旁等待皇上特使的检验,当他们听到特使的一声怒吼之后,他们明白今晚他们无法安然的进入梦乡,他们极不情愿的将皇上坐的位子拓宽为可以容纳两人的临时龙椅。当他们布置完之后,他们消失在夜空中,明天他们不再去想,今晚倒是他们必须仔细思考的。

夜色越来越浓了,月亮也不知由于什么原因请假了。

另一群人马浩浩荡荡向已搭好的皇上帐篷奔来,与前面那一群人马相比,这一群可以说是气宇轩昂,但可惜的是他们后面跟着二十几个面黄肌瘦的吐蕃人,显得这只队伍极不均衡。在整只队伍前面的是以皇上自居的李隆基,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唐明皇。在他左边与他并驾的是杨玉环,也就是士兵们感觉使他们没有明天的人。在他们后面进紧跟的是高力士和杨国忠,杨在左,高在右。在他们旁边充当保卫的是李隆基的心腹——陈玄礼。其它……

夜已经完全是夜了。李隆基和杨玉环已经到帐篷里面了,他们坐在临时搭建的位子上,高力士也退了出来。杨玉环坐在她的位子上,不知是什么原因她今晚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位子是如此的陌生,她环顾了四周一眼,当她看到他面前两排整整齐齐的位子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她转过脸来,两眼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无限的柔情。而他仍旧坐在那里,时而眉头紧索,时而摇头叹息,时而两眼放出光芒,而大多数时间他却是眼神黯淡。她看着那曾经印在她脑海里的面孔,突然间不认识了。她差点就失声喊出来了,她简直不敢相信短短这几天时间他居然苍老了这么多,虽然他也知道他已经不年轻了,但在他的心中他还是和当年一样意气风发,岁月催人老,但却无法磨灭他心中对未来的渴求。她看着他,她为他担心,在他的脸上她已经无法看到昔日一代君王的神采。不知不觉中她的眼角挂满了泪水,但她尽量克制住自己,她不让它们流下,悄悄的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但此刻又有谁能够拭去她心里的泪水。她仍旧用充满无限柔情的双眼望着他,她希望能够分担他的痛苦。但他仍旧坐在那里,他也没有发觉到她在看着他,这一切使她不忍心再看下去,她知道只要她现在轻轻的叫一声“皇上”她就不会如此的无助,可是她又如何的忍心。她知道一旦他回过头来看她,他将会被现实拖累得更加的烦恼,她微微动了双唇,还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她知道有他在自己身边也就足够了。

她静静的起身离开了那个使她忐忑不安的位子。她慢慢的踱步到他面前的两排位子上,当走到左首的第二个位子的时候,她停下了。

看着被擦试得特别干净的桌子,她心里微微的一震,虽然夜已经来临,但她还是能够清清楚楚的比较出左手第一个位子和左手第二个位子的差别。第一个位子不仅丝毫看不出被擦的痕迹,反而能模糊的看到桌子上的脚印,除了脚印之外似乎还有痰迹。她知道这个位子是她兄长杨国忠的。她紧皱着眉头略有所思的看着她面前的那个位子,她面前的那个位子不仅被人擦拭得特别的干净,而且在那个位子上还刻了一把刀和一把剑,二者恰倒好处的分布在这个位子的左右两边,仿佛只要这个位子的主人坐下,这两项兵器就自然的到达它们主人的手中。她紧皱的眉头消失了,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微笑。

她缓缓的蹲下,但她不敢双脚盘地的坐在那个位子上,因为她不能。

她斜靠在这个位子的右侧,她摸着刻在这个位子右侧的宝剑,她感觉到有一股曾经激励她向前走的力量通过她的掌心流入她的心房,她抬头向李隆基坐的方向看了一会儿,但他还是坐在那里,不过现在他已经静止了。她又重新的低下头,当她低下头的时候她发现这把宝剑十分的怪异,它的尖端居然是歪的,而且直指第一个位子,她马上向左手边的刀扑去,她看到这把利刃锋利的部分也指向第一个位子。她害怕极了,一口气奔到帐篷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如何从那个位子上站起来的。

望着夜空,她发现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沉寂,也比任何时候更加的使人害怕。一股无名的伤感涌入她的心田,她不敢再望着夜空。她忍住了泪水。

她向周围看了几眼,她发现他很安全有这么多对他忠心的士兵尽职的站在帐篷外把守,她向他们投以感激的目光。高力士这时恰好走来,她向高力士询问:皇上的一切是否都已经准备妥当?当听到高力士回答出她早已知道的答案时,她放心的看了四周的兵士一眼。但透过他们的眼神,她想起了自己的兄长,她再也忍不住了,她跑回帐篷,眼泪刷刷的一直往下流。

这时原本一动不动的李隆基,已经悄悄的来到她的身旁,他张开双臂将她揽入怀中,他知道她真的很苦。

她偎依在他的怀中,她此刻已经不再感觉到无助,眼泪也停止了哭泣。

她知道他很累,所以她不再偎依在他的怀中,她扶着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恢复了勇气,因为有他在自己的身旁。

他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躺在他的怀中,他抚摸着她的脸庞,眼泪不知不觉的顺着他的脸庞滴在她的脸上。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流泪,她反而咯咯的笑了起来,他也和她一样发出小孩子般天真的笑容,他们互相笑着,互相看着,眼里都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不知过了多久,帐篷外的叫喊声划破了长空的静寂,他脸上流露出极度不满的神情,大吼一声高力士踉踉跄跄的近来,一句“兵士骚乱杨丞相死于骚乱中”使他们都震惊了。但她表现得非常的镇定,她强忍住自己的泪水,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站在他的身旁。而此时的他就像一头发狂的狮子,似乎想吞噬世间的一切,他在不断的张开血盆大口,不断的张着……

她站在他的旁边,虽然前面她害怕此刻的来临,但现在她已经不怕了,因为有他在自己的身边。

她只不过在为她的兄长悲伤。

他急速的冲出帐篷,她原本想伸手阻止他,但她知道她不能,所以她伸出的手没有碰到他。,只剩下悬在空中的手任风无情的掠过。

他出去了好久,她知道她不能出去,她出去只会增加他的烦恼,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她焦急的心反而变得越来越平静,她默默的转身回到那个没有人愿意为她搭的位子上。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是一具在冷风中的躯壳。此时的帐篷静得让所有人害怕,仿佛一切都停止了。

她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不知时间过了多久。

有人从帐篷口近来了。是他,她向他走去,脸上重新焕发出了过去光芒,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过去的光芒。她扶着不敢抬起头的他,向着高高在上的位子走去,当还没走到那位子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瘫软在地板上,她也无法再扶起他,因为她还活着。

他就一直坐在地板上,他也无法抬起自己的头,两行热泪终于向开闸的大坝一样直泻千里。她跪在他的旁边,默默的等着他的决定。她看到她的双唇微微的张开然后又突然禁闭,又是很久的沉默。

帐篷外又是一片哗然。

他终于开口了,但他说的每个字却是十分的模糊仿佛每个字都变成一把利刃刺向他的心使他喘不过气。虽然其他人无法听清他的说的话,但是她却听得十分清楚。她似有所悟的点点头,她扶着他,尽管她无法扶起他,但她还是努力的尝试。终于在他自己的帮助下她把他扶到他应该坐的位子上,然后她为他擦干眼角的泪水,替他整理好衣襟,帮他带好高高在上的帽子,没有人能够看出他的这些动作与往日有什么不同,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重新坐在他的身旁,偎依在他的怀中,她静静的望着他满是泪水的双眼,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泪水,她不愿让他看到她在流泪,但是不争气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泪水集满了她的双眼。她侧过头,她怕他看到,悄悄的,她擦去了她自己眼角的泪水,也擦去了他的泪水。但似乎他的泪水根本没有止境,无论她如何的擦拭也无法将他的泪水擦干,她仍旧在擦拭着他的泪水。

她又情不自禁的偷偷转过脸来看他。原本已经发誓不让自己流泪,可是眼睛却食言了,她也不管了,她也不怕他看到自己满眼的泪水了,但她还是在努力的克制。

帐篷外又是一阵哗然。她仍旧偎依在他的怀中,此时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她仍旧无限柔情的看着他,但她的脸上却充满了无比的刚毅,她在等待他的回答。

又是很久的沉寂。她缓缓的起身,在她站起的那一刻他伸手抓住了她,他抬起头向他深情的望了一眼,然后又迅速的低下头,他不敢看她的双眼,但他又忍不住重新看了一眼,又马上逃避她的双眼。他仍旧抓着她的手,他深怕失去。

帐篷外已经是哗然四起。她轻轻的缩回她的手,但他的手还是抓着她,她又缩了缩手,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她的手。她走下她的位子,走到他的面前,跪在了她的面前,他想走下位子去扶起她,可是她阻止了他。他们最后深情的……

她从容的站起了。她头也不回的向帐篷外走去。他瘫软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已经没有站起的力量。他充满泪水的双眼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他希望她回过头看他一眼,他还想再看她一眼,他的双眼完全模糊了,他不知道她是否有回头看他。

视线完全模糊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她也不知哪里去了。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仍旧瘫软的坐在位子上。

帐篷外又有人近来了,他拼尽最后的毅力,他晕倒了。

一个黑影从帐篷外一掠而过,向着还未赶到的队伍急速的奔去。

听到:马嵬坡,佛堂,杨玉环。

也听到:登基。

西风萧瑟,月亮突然出现在空中……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 上一篇:复仇

  • 下一篇:没有了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