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少年故事

少年故事


作者:羁鸟恋旧林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1-22 阅读:
摘要: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上初中,对于女孩子的态度很害羞,但内心的渴望却如洪水猛兽。 班上的每一个女孩子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

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时我上初中,对于女孩子的态度很害羞,但内心的渴望却如洪水猛兽。  

班上的每一个女孩子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光彩异常,风流旖旎,即使最丑陋的女孩子也都因为雌性的青春气息使她们焕发着迷人的风采。她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笑声是那么得撩人心弦,她们的世界让人充满神奇的遐想,她们的行为显得温和恬淡,没有男孩子那样激烈的冲突。我有时候真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女孩子,参与她们的生活当中,但我害羞内向的性格却更加大了与她们之间的距离,内心的羞耻和恐惧使我与她们中间有了深深的隔阂,尽管我内心渴望享受她们春风细雨一样的话语和娇笑,但冷漠的外表却使她们望而却步。我睁大失神的眼睛深情的凝望她们的背影,在黑夜里自己解决自己。有时我像老鼠一样,在课堂上用双脚在桌子底下去访问她们,那种细小的胆怯的举动令他们大惑不解,她们的回头一望如电光石火,虽然没有责备和奚落,也没有恼怒和鄙夷,但似乎洞穿了我阴暗的心灵。我血管发胀,脸皮怒红,低头无语,我彻底远离了我亲爱的女同学。  

那时候班上有一名女同学叫卞小影,她是那样的美丽。白皙的皮肤,苗条的身材,一头柔软的黄黄的长发披肩,特别是她洗过头发之后,那种湿漉漉的,稍稍弯曲的头发显得飘逸和神秘。当她走过我的身旁时,我能嗅得到那种清香之气,沁人心脾。她在班上的女孩子中鹤立鸡群,很多男孩子都和她主动说话,他们的交谈大方而得体,明朗而无可厚非,我总是插不上嘴,有时呆呆的看着,听着,仔细看她那只欢乐的眼睛和柳直的鼻子,却一句也插不上嘴。我内心渴望她能问我一个问题,我一定认真的回答,并且给她最温柔的微笑,可是,她从来没有答理过我。也许是她从来没有与我主动说话,她只是保持女孩子的矜持罢了,但是这种深奥难测的原因谁知道为什么呢。班主任刘月春似乎也很喜欢卞小影,刘月春是个瘦瘦的但很厚道善良的书生。因为他从来不和那些流里流气的教师打麻将。他有些清高,那些爱打篮球的青年男老师见了他总是用那种揶揄的语气和他开玩笑。刘月春总是红着脸,说着幼稚的理由拒绝和他们去运动。刘月春似乎不爱回家,一星期都呆在学校里。有的人说他老婆是个农村妇女,长得很难看,他看不上他老婆,所以经常不回去,连星期天也在学校。也有人说他很辛苦,从当民办老师起,就一直自学中师的课程,又参加了大专的学习,已经拿到了文凭,也转了正,工资也提高了,他是吃了肯学习、爱钻研的利益。学校校长也曾在师生大会上表扬刘月春老师的刻苦精神,号召全校师生都要向她学习,但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一直都没有弄清。因为我没有真正了解他的生活,只觉得他每天的生活很有规律,早上早早得和我们一起跑早操,别的班主任都稀稀拉拉的站在操场中间说闲话。刘月春和班上的同学一起跑步、一起做操。朝读时,他也拿上一本书在我们中间走来走去捧着读。别的老师都提着铝壶从我们中间穿过去提开水,他总是到下了朝读时的铃声一响,才把书放到房子里,提着铝壶一个人慢慢的去提开水。他的生活是和别人有那么一些区别,但我真的不知道能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使我既同情可怜他,又觉得他和我一样,像个孩子。  

一个夏天的午后,天气炎热。校园里静悄悄的,同学们有的在宿舍里午睡,有的在教室里趴在桌子上睡觉,回家了的通生还都没有来学校。教师们都钻在房子里不出来,只有偶尔几个睡不下的男生像狗一样蔫蔫地在校园里游荡。我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睡觉,突然一阵剧烈的争吵声惊醒了我,似乎还夹杂着辱骂的话。我揉了揉惺松的双眼,擦了一把口角流出的涎水,伸长脖子仔细得听,这时教室前排几个女生围在一起窃窃私语,似乎在说着什么神秘的事情。不一会儿,一个男同学跑进教室,惊慌失措的说“有人要打班主任呢!”我大吃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个同学还罗罗嗦嗦的问那位同学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位同学不耐烦地喊道“你自己没有长腿?你自己去看嘛!”。我们几个拔腿就朝班主任的房子跑去。这时争吵声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清晰,我一眼看见班主任门前围着十几个人,其中一个长得很凶的农民大约有四十几岁,正指着班主任的鼻子骂呢。他显得很愤怒,不停地朝地下吐唾沫,说班主任不知羞耻,卑鄙下流,装得像人一样,其实是道貌岸然,连猪狗都不如。我看到班主任刘月春可怜的站在门前,鼻尖和两鬓沁满了豆大的汗珠,白衬衫也被那个人揪得脏乎乎的,因为那个人粗黑的手显得黝黑肮脏。我们几个男同学连忙上前要劝阻,班主任看见我们几个,显得很慌乱,摆手让我们走,眼睛也不敢看我们,那个农民见状,愈加大声地骂起来,我们只好躲到一边去。才听清楚原来这一伙人骂骂咧咧的是为了个女人来的,就是为了班主任的媳妇来的。她们骂班主任猪狗不如,有什么想法就说清楚,不要用软刀子杀人。班主任被这一伙人推来推去,显得瘦小可怜。那些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骂,我们真怕把校长吵醒来,班主任就惨啦。但那伙人只是恶狠狠的骂,却始终没有动手打人,他们只是辱骂,为首的那个人我们听出来了,他就是班主任媳妇的哥哥,在吵吵嚷嚷了一阵之后,他指着班主任的鼻子说:“你小心着!在这样欺负我妹子,我叫你书都叫不成!不信你走着瞧!”说罢,这一伙人扬长而去。幸好,那么长时间,校长一直没有出来。  

从那以后,班主任给我们上课时显得很不好意思,他躲躲闪闪的目光让我们很同情她,尽管我们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弄不清究竟怪谁,因为班主任和我们朝夕相处,并且他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再也没有给我们发过脾气,所以我们觉得他其实是一个挺不错的人。我们有时不遵守纪律或者作业没有完成时,他将我们叫到房中去,用忧郁的目光看着我们,语气异常恳切的劝我们要好好学习,珍惜时间,告诉我们说错过了学习时间会终生后悔的。他说得急了,鼻尖和两鬓就会沁出汗珠,把眼镜拿下来,用手绢反复的擦。那时候,我们觉得班主任虽然遭到辱骂,但在我们心目中仍然没有失去身份。  

但过了一两个月吧,总之也不一定。一件令我震惊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背着馍去学校,走到距离校门四五十米远时,远远望见学校门口聚集了很多同学,走进一看,我差点叫出声。原来学校门口被布置得像过丧事一样。一条宽宽的白布绷直挂在学校大门两旁的柱子上,上面用墨汁写着“大流氓、大色鬼、凶手刘月春!!!”。白布底下,几个带着孝帽的青年人恶狠狠的手执木棍站在校门口,大门两旁的墙面上,贴着几张白纸,白纸上面沾着好多作文本上撕下来的稿纸和相片,我挤进去一看,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当时震惊的心情。原来是班主任和卞小影的信。他们之间的信,大约有十几次,班主任刘月春给卞小影的有十几次,卞小影给班主任的有七八次。围了好多人,有的人在旁边还嘻嘻的笑着戏谑道“嘿嘿,哥哥爱你………哥哥爱你………影子!”“我的好哥哥….我的亲哥哥….你的影子”。我一切都明白了。原来,班主任刘月春和卞小影不知什么时候好上了,好得非常热烈。班主任写给卞小影的那些信简直就像个痴情的孩子,他把对卞小影的爱写得如痴如醉,我觉得他对卞小影说的那些话和我想说的一模一样,只是他的语言写得美极了,能看得出来,他说的全是心里话,但仍然是我觉得羞耻。尽管我承认班主任写的都是真心话。卞小影写给班主任的信里,完全就像个小女孩子,有些话看了让人耳热心跳。还有他们的照片,他们两个在一起拥抱亲嘴的照片,也不知道是怎么照的,还有一张卞小影全身赤裸的照片,男同学看了一眼就走开了,但眼睛还忍不住想看。唉,我觉得异样的感觉,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们怎么能够在一起。这时旁边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大门外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好像集市一样。没有一个人敢去撕那些白纸和照片,因为有几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持棍里在校门外转来转去,不怀好意地盯着我们。有几个从家里来的老教师看见围观的学生乱哄哄的,就吆喝我们赶紧回学校,不要围观,但只有他带班主任的那个班的学生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吓得跑回学校,其他人照旧在那里不理不睬,观看热闹,我一直没有看见卞小影。  

晚上,教导处灯火通明,学校几个校长、几个主任和刘月春媳妇家的人围在教导处的大桌子周围整整吵了一晚上。第二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撕掉了那些大白纸,再后来就一直没有看见刘月春老师,听说他被教育局钓到一所山村小学了。  

卞小影听说去南方打工了,像失踪了一样。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