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永远

永远


作者:楼兰晴月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2-04 阅读:
摘要:无意中看到一条短信,从短信的内容看,发短信的人并不知道谁是接收短信的主人。想想有些难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要用发短

无意中看到一条短信,从短信的内容看,发短信的人并不知道谁是接收短信的主人。想想有些难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要用发短信表达自己的想法呢?多么愚蠢的行为呀,在亿万人中到哪儿去找哪个英文版的收藏呢?就算有,谁会确定把这本书奉献出来呢?就算有,他就是机主寻找的目标吗?

晚上经过了一场乏味的培训已经是筋疲力尽,朋友打电话说想找我帮忙,具体内容发在邮箱里了,我有一百个不情愿,看在多年友情的份上,我忍不住还是打开了电脑,打开了我很多年来一直在用的邮箱,里面有很多的未读邮件,我打开朋友发来的邮件,发现是一个工作总结,她让我帮她做最后的修改,我麻木的帮她做完最后的修改,在要关掉邮箱的一瞬间,我看到一个已经非常陌生的邮件,我以为是我的同学们故意逗我玩所以才会在我决定结婚后又发来邮件,我怀着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心情打开邮件,在打开邮件的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仿佛看到了白云山上那个忧虑的背影,还有白云机场那个孤单的背影。

很多年没有联系了,曾经那个一直帮我的大男孩如今肯定长成了大男人,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事隔多少年后他还会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曾经的阿勇,曾经那么好的朋友,曾经那么默契的合作伙伴,他在消失了数十年后为什么会突然想到给我发来邮件呢?而且还是继续发英文版的短信,此时,我明白我收到的短信其实并不是偶然,世界上谁会知道在他去美国研发室后曾经给我邮寄过一本的英文版小说呢?

想到阿勇我就会想到阿芳的妹妹阿杏,那个比我大三岁的女孩,我怎么能忘记呢?她在我生命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呀,每当阿男给我发来信息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问他阿杏的生活概况,虽然她比我大三岁,在我的眼睛里她却是可怜的弱者,我怎么能忘记她为了爱情伤害别人和自己呢?

其实,我不愿意想到这些让我感到失望的事情。

我和阿芳是最要好的朋友,和她的妹妹不知道因为什么样的借口,一直被她的妹妹仇视着度过了我的打工生涯。我和阿杏同一天因为相同的理由进入了那家工厂,在进厂的第一天我们一起去医院检查了身体,一起分到了相同的工作岗位上,阿勇是我们的师傅,他是一个不爱说话,而且没有同情心的家伙,听说他是因为犯错误被贬到生产课的,我想他脾气不好是可以理解的。我在生产车间呆了三天就被发配到品管课实习,对于我那个只有三天的师傅,我脑海里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阿杏最后被分配到生产七课做文员,她长的那么漂亮能被生产课留下我想是必然的。

我们三个就这样分开了三个月,三个月的实习期过后,我又去广州学习了半年,学习结束后我被调到工程部,阿杏还是在生产课做文员,她继续是生产课一朵娇艳的鲜花。在我回工程部上班的一个月后,阿勇和阿男也先后调入了工程部,分配在我办公室的隔壁,工作把我们三个联在了一起,在实际工作中他们不管在任何方面都比我做的好,而此时我发现阿勇的脾气也不是我想象的那般古怪。我们的生活简单而且繁忙,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加班,为了一个线路也许会争吵一星期,但是他们都是工程师,而我只是助工,当然在任何一方面都不如他们,可是我的成绩并不比他们差。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哪儿多了一个客人,这个漂亮的姑娘就是阿杏,她的到来给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带来了不同的想法,而我仿佛就是办公室唯一多余的人。于是我学会了下班就遛,我下班后宁愿没事到芒果树下瞎逛也不想做“电灯泡”。也许是因为年龄小的缘故,我不愿意涉及这些问题,同时我也害怕做让父母不高兴的事情,自己离家千里已经惹父母难过,如果再有其他方面的负面信息,那我乖乖女的形象不就没有了吗?

突然有一天,阿杏到我宿舍里做客,她从上班开始就没有到我们宿舍来过,虽然这个宿舍里住着她的姐姐。

她到我宿舍来就说告诉我,让我主动申请到厦门去出差半年,在我还没有了解情况的时候我的调令已经下来,我就这样和我熟悉的工作,还有工作中熟悉的伙伴再见了。那时侯我想,做人事工作多好啊,可以随便决定一个人的去留。

其实我还是很感谢这次工作调动,如果没有调动我怎么会认识那个可爱的傻大兵呢?

在厦门期间我除了工作没有其他的爱好,在工作上做了不少比较成功的研发,但是在厦门期间阿勇总是会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准时出现,那时侯没有手机,我们从来没有联系,但是只要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出现在应该出现的地方,这一点让我不得不感动,可惜感动只是一种感动,永远也不会有更深的感触。

在我任期半年后,我又回到了我熟悉的环境,只是我的工作又变了,我被永远剔除了工程部,因为人事部的同仁回家结婚,我终于也开始掌握了别人的生杀大权,只是我怎么也不明白,我那么钟爱的工作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没有了,事后我才明白,当时我们一副总在追求阿杏,在阿芳结婚调到台湾以后,阿杏又没有人管制,所以她的行为并不是不能理解。

一天,阿杏来到我的宿舍,手里拿着一把刀,让我离开,她认为只有我离开后她才会博得阿勇的欢心。我一直给她解释,一直告诉她要理智,我从踏入工作岗位上,除了工作其实从来没有想到过什么,而现实让我感到有些郁闷。阿杏一直舞动着手里的刀,保安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幸亏是干部宿舍,不然应该有多少人看笑话呀,那时我想到了死亡,想到了父母,我真后悔没有听父母的话好好的上学,为什么那么要强呢?什么样的学校不能上呢?难道只有名牌高校才能培养人才吗?

我真的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做别人刀下冤魂,而且是和平年代无辜的刀下冤魂。失去理智的阿杏不顾众人的劝解执意像我挥刀,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刀与人体发生接触的声音,我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没有疼痛的感觉,难道所谓的天堂就那么完美?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受伤的是阿勇,这个和我一样可怜的人,就因为不愿意接受别人给自己和别人都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伤过人的阿杏像一个疯子,冲向阳台就跳了下去,我想她的选择是对的,她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会出乎她的预料,清醒后的她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收拾眼前的残局。

阿勇成了我的救命恩人,对这个湖北籍的大男孩我充满了感激,也有些怨恨,如果没有他也许我依然活的很安逸。

阿杏从楼上跳下去落到池塘的水里,经过大家的救治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阿勇却在医院里呆了三个月。

事情过去以后,我们又恢复了正常的工作岗位,我回到了工程部,阿勇因为个人才华被调到了美国的研发实验室,阿杏依旧是生产课的文员,我们之间依旧没有语言上的交流,对于别人的仇视我没有合理的解释,只能沉默。后来的日子我收到了那本英文版,其实在书里还有一片枫叶,记得哪个季节正是加拿大枫园里枫叶烂漫的时候,枫叶上写着关于永远的解释,对于那句“天涯海角,真心不改,若问永远,莫负今生”我到今天都记得,可是那种遥远的感觉,那种工作中的伙伴,怎么样才能演绎到爱人的角色呢?

关于永远的话题,我想没有人能否回答的完美和精确。

而这样一个邮件,这么一个关于永远的话题,是美国的生活过于疲惫,还是很多年前那个笑脸依旧天真呢?

我想,我已经决定要结婚,对于爱情的定义就算有,也是关于别人的,与天真的笑脸没有任何牵连。

也许在白云机场,飞机起飞的一瞬间已经是永远。

十年了,关于永远我应该怎么确切的回答呢?

我想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和搭档。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