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外遇

外遇


作者:师永平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3-01-02 阅读:
摘要:我看女人喜欢横着看,这样眼睛就是左右移动而不是上下扫描,这样人就变得不轻浮,有股稳重感,而且还特别能突出生动幽默,当

我看女人喜欢横着看,这样眼睛就是左右移动而不是上下扫描,这样人就变得不轻浮,有股稳重感,而且还特别能突出生动幽默,当然了,与风趣也是沾边的。现在的我正在看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慧。这个女人很大胆,就那么站在我面前,任凭我的眼光在她身上游走,她甚至故意把胸脯挺了挺,然后把臀部高翘起来,学着我的样子,也一样横着看我,我从她垂下的衣服口子里看到我想看的那团柔,我就这么盯着看,这是我和其他男人的不同之处,他们虽然都喜欢这东西,可他们就是学不会我傻呼呼的目光,他们说我这眼睛象色狼,十有八九会遭到拳脚痛扁,这是他们一相情愿的想法,红楼梦里说女人是水做的,这话不假,既然都是水了,怎么可能不扬花?还别说,这套水性扬花的理论还很实用,尽管很多女人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可那是面对假正经的男人,都是死要面子,都要装清高,这层朦胧的纱就一辈子挑不破,所以我提倡做人要直爽,比如说现在,我喜欢那团柔,我就用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看着柔的我当然要联想到下面,下面是茂密的森林,林中波光粼粼的清水河,想着这些的我不但眼睛色咪咪的,就连笑声也是淫乱乱的。

受到邀请的慧很热烈的回应我的目光和笑声,她让那团柔离我越来越近,近到一喘气雪白就成了粉红,这时的我们当然不需要什么彬彬有礼,更不需要互敬互爱,在床上,只有运动才是最伟大的,只有粗俗和攻击是令人欣赏和接受的。

慧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闭上眼睛享受着属于她的美好时光,窗外的阳光洒在她裸露的肩膀上,这时候假若有天使从窗前飞过,她一定以为慧是我的妻子。天使错了,慧不是我的妻子,她只是我的朋友,准确的说,她是我朋友的妻子,而此时我的妻子正在娘家高高兴兴地陪她母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朋友的妻子睡觉是很不道德的,可问题是这睡里面牵扯到了情投意合,牵扯到了不存在谁勾引谁,是一拍而就的理所当然,那么,这睡是无需内疚的,所以趁着阳光的照射,我和慧又把床狠狠地修理了一翻。

回到家,妻子仍然没有回来,家里收拾得倒是很干净,看着家有良妻,想着外有艳遇,我的心情是很不错的,我必须放点音乐,在音乐中想想慧白白的大腿,还有滑滑的皮肤,那感觉简直美极了。

妻子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白天和慧来的时间长了点,所以这人一靠下就迷糊了过去。睁开眼睛,妻子已把饭菜做好端到了桌子上,橘红色的灯光,碟片里欢快的小提琴,妻子显得很勤快,由于白天做了对不起妻子的事,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对不住的,所以对待妻子我显得比往常都要好,我越这样妻子越手忙脚乱,妻子越这样我越是心里不安,怀有不安情绪的我想着总得有点表示。我进了洗澡室,以往我洗澡很少超过5分钟,而今天为了犒劳妻子的勤劳和填补自己的不安,我竟然洗了15分钟。妻子等我才出来就进了洗澡室,我想还好她刚才没有进去和我一起洗,不然全身都是那股子味,如何交代?我迅速地躺在床上,拼命地想着那些肉麻的做爱细节,可下面就是不争气,没办法,对于一个中年男人来说,青春已经不再属于自己,想当年,看我,这个时候提当年干嘛。

今晚的妻子很乖,属于主动投怀送抱的那种,以往总是我先主动的,对于妻子的主动要求,我不能回避,是的,我必须很热情地回应她,下面不行就上面,妻子今晚的唇很烫,身子也很柔软,谁说平时看那些片子不起作用,还真别说,我有了反应,妻子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是的,一感觉到我有了反应,妻子就加快了挑逗的幅度和细处的安抚,毕竟还是中年,要是七老八十的,我想我不可能一天就梨那么多的田,尽管有了反应,但毕竟热情不高,妻子可能也是受了我的影响,感觉不大,我们就这样草草收场,妻子紧紧地抱着我,那样子让我很惭愧。是的,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发过誓言,说要一辈子相爱,一辈子忠诚,可现在,被矛盾和复杂心理纠缠的我很晚才睡,那晚妻子好象睡的也不塌实。

日子就是这样,淡出水来的时候总得有点浪花或者其它什么别的来调节,就拿现在的我来说吧,前几天还一直为背叛妻子而忐忑不安,可现在,慧的电话又让我变得格外地向往,人类很多时候总是对自己不能长期占有的东西有种渴望,而且对偷偷摸摸的激情一直久增不减。

今天慧说他老公有事加班,尝到甜头的我只好跟妻子说今晚加班,妻子没有不高兴,相反,还有一点喜悦,大概是我跟她说了最近公司准备人事变动的事,作为一个男人,在事业上做出点成就来总是让妻子倍感增光,妻子给我披上了厚厚的外衣,她的这一举动让我觉得有种负罪的感觉,好在这一感觉见到慧的时候就消失了。

今天的慧很漂亮,她穿一件粉红的薄纱,从昏暗的灯光里可以隐约看见你想看见的东西,当然了,必须还要附加一点联想,任何事情,太直白就失去了味道,从这点来看,慧是个很会抓人心思做文章的女人,在我性欲高涨的时候,我是没有心思去思考其它问题的。比如现在我的妻子在干什么,她是不是很冷,独自一人睡在冷炕上。现在的我不需要这些问题,我只想看着慧在房内翩翩起舞,她是舞蹈专业毕业的,她当然有必要在这样的场合展现自己的才华,我在慧第三次掀起白纱的燎人中爆发了。是的,和妻子在一起就是没有这感觉,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淫荡其实是人的本性,可问题是孔孟道墨里把淫荡这一本性动作进行了丑化处理,于是人的本性受到了禁锢,在浅意识里好象一碰到淫荡就象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这是当今夫妻性生活质量不高的原因,因为彼此都在小心,以免自己的形象在爱人心中产生不规矩定论,于是,外遇的到来就水到渠成,当然了,这里面还有不断尝试和创新的因素。想到自己这一翻对淫荡的解释和对外遇的理解,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大脑。

瘫在沙发上的我看着满地的狼藉,看着五彩斑斓的灯光在皮肤上一闪一闪,此时的我开始想着妻子在干什么?她是不是很冷,独自一人睡在冷炕上。我想有必要打个电话给她,是的,妻子出门还给我拿了件大衣,可怎样才能打电话呢?当着慧的面肯定是不行的。借着出门买烟的机会,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很奇怪,没有人接,是睡着了,还是不在家,这么晚,她能去那里?在种种不解中,我为无人接电话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电话的响铃音被拨小了,是的,由于电话在沙发上,有时候人坐上去不小心会碰到调动玲声大小的那个按扭,而卧室和客厅之间是有一段距离的。

进门的时候慧正在等我,她看起来总是激情四射,我问她为什么还不睡,她说,独自一人睡不着,我想也是,好不容易出来逍遥逍遥,且能如此就睡,于是我们又欢风细雨了一翻。

由于喜欢刺激的缘故,我们的作战地点已经转移到了朋友的家中,起因是慧的老公只要一加班就肯定回不了家,他回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而这些时间已经够了,起先的慧有点害怕,总是神经质地听见开门声,弄得我也怪紧张的,那时的我们很是为当初的这一提议而后悔,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越来越欣赏当初的这一决定。

慧很火辣地躺在床上,房间里有朋友和慧的结婚照,照片上的他微笑着,仿佛对我所做的一切有无比的包容,可再仔细看看就会发现他的嘴角有着丝丝冷笑,那种隐藏着杀机的冷笑让我脊背凉凉的,我感觉到自己怎么也膨胀不起来,是的,面对着朋友的画像去和他的妻子做爱,我有点疲软,我无法让自己正常起来,我说,面对结婚照我无法正常,慧就用她的奶子蹭我的脸,她说,你只要想着征服了他的女人就够了。不可否认,慧真的聪明,这么一想的我有了野性,很好,慧连声的夸奖我,望着慧妩媚的笑容,我感觉自己真的很男人,征服了别人的妻子,而且在别人的床上,而且当着他的面,尽管是画像,但这已够了。

面对加班回家的我,妻子很热情,家里收拾得很整洁,有点象过年的味道,妻子最近变得勤快起来,棕色的木地板上,我没有发现她的头发,以前的她只要一梳头,地板就遭了殃,起初还打扫打扫,可头发天天掉,后来的她也就疏懒了,而现在,我可爱的妻子却变得勤快起来,这些的这些都是因为我加班的缘故,因为我苦苦在外奋斗,为这个小家奔波劳神。想到妻子的变化又想想这变化的缘故,我就觉得这人有时候不能墨守成规,原则是死教条,而人才是原则的创造者。

任何人常时间吃一种食物是会乏味的,现在的我就是这样,以前慧怎么看都觉得迷人,可现在的我见到慧已经没了那感觉,尽管她由轻纱到透明,由透明到轻纱,由沙发到床上,由床上到火炉旁,又由宾馆到了自家的小屋,可我对她已经提不起多大的兴趣,是的,这人一了解一熟悉,彼此开放得太多就无了那股冲动,无了往日的好奇,我开始变得厌倦。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公司那位离过婚的马莉最近老是向我抛媚眼,我明显感觉到我的激情已经转移了,马莉不难看,而我和慧之间也应该有个结束了。是的,就在今晚,选择今晚是因为慧的老公加班。我跟老婆说今晚加班,老婆照样为我拿了件外套,照样很温情地给了我一个吻。

俗话说好和好散,大家都不是孩子了,我和慧又很激情地折腾了一翻。今晚我没有留在慧那里,我想回家好好养养精神,为了莉的那个媚眼,我有必要尽早离开。家中的灯光在夜晚看起来是迷人的,说实话,我很久没有这样在夜里端详过家里透出的光,这种光让人有一种安全感,有一种永远抹不掉的甜,妻子还没有睡,卧室里的灯还亮着,我轻轻地走到门口,我想给她一个惊喜,加班的我从来没有早回来过。轻轻地开了门,客厅里很凌乱,妻子今晚怎么了,怎么这么邋遢,我把她丢在地上的衣服拣了起来,卧室里很不安静,那种声音我是很熟悉的,听到这声音我就觉得对不起妻子,是的,冷床寒被,她不看些A带还能干什么?我站在门口想着进去以后还能不能再犁一次田,我必须进门就把激情调动出来,是的,我想着那些肉麻的动作,窗外漏进的月光让整个客厅凉凉的,想着想着的我觉得不对,电视和电脑明明摆在客厅里,卧室里怎么放碟片?冲进卧室,眼前的场景让我终生难忘,一个男子正骑在妻子的身上,屁股对着门,脑袋望着我微笑的结婚照,开门声让那男子回过了头,他竟然就是慧的老公……。

 

于玉溪随笔草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