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吃席

吃席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3-01-02 阅读:
摘要:天有些冷,也有些阴。晚上睡觉的时候,刘小河磨磨蹭蹭地不愿意去睡。奶奶收拾了碗筷,把桌子用抹布也擦了,又扫了地,把垃圾

天有些冷,也有些阴。晚上睡觉的时候,刘小河磨磨蹭蹭地不愿意去睡。奶奶收拾了碗筷,把桌子用抹布也擦了,又扫了地,把垃圾顺手堆到了门后头。奶奶说,刘小河,天不早了,快去睡觉去吧。刘小河不走,刘小河今天要跟着奶奶和爷爷睡。奶奶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笑着说,你个小谗猫,就怕把你落下!奶奶在他头上拍了一下,拍得很响,却不疼。刘小河一缩脖子,嘿嘿地笑了。

奶奶把针线筐拿出来,准备补一补她的那双薄袜子。这双袜子,平日里刘小河没看见奶奶穿过。只有去年他跟着奶奶去姑姑家走亲戚时见奶奶穿过一次。姑姑生了个大胖小子,奶奶挎了满筐子的鸡蛋红糖,去给姑姑送竹米。那天奶奶把自己收拾得很利落,奶奶穿上了对襟的新褂子,把头发梳成了一个髻,又用簪子别了,换上一双新布鞋,最后,就穿了这双薄袜子。去年的时候,这双袜子是新的,是头一天奶奶赶集在集上花了一块钱买来的。刘小河觉得很好玩。刘小河穿过棉袜子,穿过厚袜子,可是还没有在夏天里穿过薄袜子,到了夏天刘小河就打赤脚。不光刘小河打赤脚,刘小河发现爷爷和父亲还有叔叔都打赤脚,他们村上的人在夏天里都是赤着脚穿凉鞋穿布鞋,可是,今天奶奶却要穿袜子。奶奶先是脱了鞋洗了洗脚,奶奶脱鞋的时候,对刘小河说,去去去,小孩子家离远点。刘小河觉得奶奶有些不好意思。刘小河吃吃地笑,就是不走,奶奶没办法,才慢慢得把脚伸出来。刘小河一看见奶奶的脚,就笑了。他说,田螺。田螺。奶奶的脚像个田螺。刘小河这样一说,把奶奶也说笑了。奶奶笑着骂:小孩子家知道什么,滚一边玩去。奶奶的脚的确太像是个田螺了,白白的,尖尖的,顶端小得只剩下一个脚指头了。不,不仅是田螺,还像个小船哩。奶奶洗好了脚,把脚上的水甩了甩,又用一个该洗的衣服擦了一下,就穿上了那双薄袜子。那天走了十几里的路,刘小河替奶奶挎着篮子,可把刘小河累坏了。奶奶在路上歇了好几次,走到的时候,新袜子就破了。破了一个洞。奶奶疼坏了,回家后洗了就放到了箱子里。

今天晚上,奶奶又把这双袜子找出来了,她戴上花镜,给袜子补了个补丁。刘小河打了个哈欠,出去撒了一泡尿。刘小河抬头看天,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天有些冷,也有些阴。这让刘小河很有些担心。他用手捏了捏晾晒在院子里的褂子,褂子还湿漉漉的。这是刘小河最好的一件褂子,这件褂子是刘小河的表哥送给他的旧衣服。刘小河的表哥是县城里的舅舅家的,那一次刘小河去,临来的时候,刘小河的妗子就找出了这么一件旧衣服。妗子说,刘小河,这件衣服你拿去穿吧,你表哥平时最喜欢这一件了,可是从去年就小了,穿不下去了。你表哥叫我送给你。刘小河很喜欢这件衣服,以前表哥穿它的时候,他就羡慕得不得了。他没有想到表哥会舍得把这件衣服送给他。这件衣服虽然有些旧,但是还不破。用水洗一洗,看上去还有五六成新。比起来刘小河自己的那些父亲穿过又改小了的补丁衣服强多了。刘小河最喜欢的是这件褂子上面有两个假口袋。这两个假口袋像两个幸福的陷阱一样引诱着他。刘小河只穿过在下面缝着大口袋的褂子,还从来没有穿过在上面有假口袋的褂子。其实,不止他,就他们村上的人,他还没有见过谁穿过这样洋气的衣服呢。再一个让刘小河羡慕的地方,就是这个褂子用的是碰碰扣,这样的扣子刘小河早就羡慕得眼红了。他见过刘小娟穿过这样的衣服,脱衣服的时候,用手把两边的衣服一扯,噼里啪啦就全敞开了。潇洒得很呢!刘小河虽然很喜欢这件衣服,可是他还是谦让了一下。他像蚊子哼哼似的说了一句“俺不要”,这句话说的是那样底气不足,那样半推半旧。让人一听,就知道这不是拒绝,这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高兴。妗子一听就笑了,说,俺小河别嫌旧,下次来,妗子给你买件新的穿。这件你先拿着,眼看就要上学了,没件衣服怎么行。刘小河不说话,不说要也不说不要,这时候,刘小河听见娘说话了,娘说,刘小河,还不谢谢你妗子。刘小河一听娘也让拿着,一下子抱起来,跑到大门外头去了。

前天下午,刘小河放学回来。就看见奶奶家里有一个客人,刘小河一进门。客人就从皮包了拿出两块糖来,奶奶说,快叫姑父。刘小河叫了,客人就把糖递给刘小河。还不失时机地摸了一下刘小河的头。摸完了,客人对他说,后天你也去,跟着奶奶吃席去。客人又对奶奶说,日子就初步定在后天,要是有变化我再来通知你,表姑。你一定要去啊。客人说完就起身走了。刘小河一听说吃席,高兴得一下子就愣住了。刘小河知道,他又可以大吃一鼻子了。吃席就是坐席,刘小河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着奶奶去吃席了。去年跟着奶奶在小姑姑家吃席,那饭菜真是让刘小河至今口舌生津。有鸡,有鱼,有红烧肉,甜米饭……满满的一大桌子菜,让刘小河都好像要吃傻了。小姑姑喜欢刘小河,专门让姑父嘱咐厨房里给刘小河这个桌上多上了一个鸡一个鱼,姑姑说,小河,你要使劲吃啊。刘小河那天放开了肚皮,鸡鸭鱼肉,一口不停一口地吃,这一桌坐了不少的老太太和小孩子,奶奶顾不上自己吃,站起来给刘小河抢了两只鸡大腿,刘小河那天的肚子可给撑坏了。刘小河在家里一年到头也吃不了这么些好吃的,只有过春节的时候可以吃点猪肉和鸡肉,可是,刘小河觉得那些菜都不如这个席上的好吃,何止好吃,那简直是差别太大了。爹过年时杀的那只鸡连鸡毛也没有拔净,还咬不烂,可席上的烧鸡连骨头都酥烂了。到现在,刘小河想起来,还谗得直流口水呢。

送走了客人,奶奶也很高兴。奶奶说,俺家刘小河又可以吃一鼻子了。奶奶就是爱说吃一鼻子,刘小河有些不懂。明明是用嘴吃吗?怎么偏说成是吃一鼻子呢。但刘小河管不了那么多了,他雀跃着,他高兴坏了。中间那一天,刘小河都不知道是怎么度过来的,刘小河只是觉得漫长,漫长得好像过了一年一样。后来,刘小河知道有一个词来形容,那个词叫度日如年,刘小河很佩服创造这个成语的人,说的太对了。刘小河在学校里上课,上了半天,他一个字也没有记住老师说的是什么,他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满脑子里就想着去吃席了。下午的时候,学校里开运动会,刘小河参加了一百米的赛跑。刘小河本来平时是不舍得穿他的那件漂亮的褂子的,他要留着重要的日子,比如吃席的时候那天穿。可是,那天开运动会,刘小河参加了赛跑,刘小河最后还是把那件衣服穿上了。刘小河很兴奋,一是因为他的衣服,他一上场,他发现同学们把羡慕的眼光都投向了他,他马上增大了劲头;一是因为第二天要去吃席。所以那天,刘小河一跑就跑出了一个第一名。刘小河领了奖状,可是,刘小河也有了烦恼。那就是他的褂子上沾了一大片泥巴,这片泥巴让本来很漂亮的褂子变的很不好看,就好像他脸上有一片灰一样。下午放学回来,刘小河马上脱了下来,让奶奶给他洗了。

刘小河撒完尿,没有在天上找到一颗星星。天有些冷,也有些阴。他就有些担心,他担心的是他的褂子明天上午能不能晾干了。要是晚上下了雨,那明天可怎么穿啊。刘小河问爷爷,爷爷给他打了包票。爷爷说,孙子你放心,爷爷听收音机广播晚上没有雨,只要不下雨,你的褂子一定能晾干了。但刘小河还是带着一丝担心到屋里床上睡觉去了。他要早睡早起,明天千万不敢晚了去吃席哩。

第二天早上,刘小河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刘小河一骨碌爬起来,马上就有了一股焦虑的情绪。他看见奶奶和爷爷早已经起床了,爷爷坐在八仙桌旁喝茶,奶奶则穿上了新衣服,已经收拾利落。刘小河说,奶奶,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刘小河有些生气,奶奶听了,并不生气,笑着说,刘小河,你真是个谗虫,就怕把你落下了。爷爷也在一旁打趣,说,刘小河今天怕是吃不成席了。你看看天下雨了哩。刘小河一听,急忙翻身下床,推开门一看,地上果然十分泥泞,看样子昨天夜里下了大雨。天色也更加阴暗,他把手伸去出,他还感觉到天上在落着毛毛细雨。刘小河怕自己的衣服被淋湿了,急忙往院子中的晾绳上找。他一看,才发现衣服早已经不见了。刘小河心中才有些塌实,他一回头,看见自己的那件漂亮褂子正耷在屋内的长绳上,旁边点着火炭的煤炉子滋滋地烧着水。爷爷正看着他坏笑。刘小河马上知道是爷爷在半夜里替他收拾了衣服,并早早的升起炉子来,替他烤烤褂子哩。刘小河突然觉得爷爷很好,他羞涩地喊了一声爷爷。他看见爷爷的山羊胡子抖了抖,爷爷脸上有乐滋滋的微笑。

奶奶打了几个荷包蛋,刘小河和爷爷每个人吃了两个。刘小河留了个心眼,他本来要吃五个荷包蛋才饱的,可是他只吃了两个就不吃了。他把碗筷放下,说,我吃饱了。奶奶还奇怪,说,刘小河,你今天怎么吃的这么少?爷爷在旁边偷笑,说,俺家小河是留着肚子等中午吃一鼻子好的呢。刘小河被爷爷一说,更加不好意思了,他说,我就是吃饱了。我才不留肚子呢。刘小河说完又到院子里站了站,他觉得雨下得好像更大了。刘小河心里念叨,千万不要下大雨,千万不要下大雨啊。吃完了饭,刘小河要奶奶去替他给他的老师请假。刘小河虽然上一年级,可是刘小河也是个学生啊。今天不是星期天,学校里还要上课,所以刘小河要请假才能去吃席。但刘小河自己不愿意去,刘小河觉得很不好意思。虽然,刘小河知道老师肯定会请假给他的,因为老师曾经说过,谁要是去吃席老师就准假让他去吃一鼻子去。可是,刘小河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刘小河是一年级的班长。刘小河不想让同学们说他因为好吃而去请假去吃席去,那样的话,那他以后可怎么当班长管别人啊?所以,刘小河想让奶奶替他去请假。反正,他奶奶家离刘老师家很近,刘老师要喊奶奶叫嫂子呢。

奶奶仿佛很乐意替刘小河去请假,刘小河一说,奶奶就同意了。奶奶说,我正好去问一下你老师,听说他闺女就要出嫁了,我和他说,到时候他闺女出嫁,就让我们家小河去给他小菊姑姑押车去。到时候,俺小河又可以吃一鼻子啦。奶奶踮着小脚出去了,刘小河看见奶奶手里还攥了五块钱,那是给刘小菊姑姑上的喜礼吧。刘小河早就听说,他老师的闺女刘小菊就要出嫁了,他叫她姑姑,小菊姑姑是很喜欢刘小河的,有一次小菊姑姑摸着刘小河的头说,刘小河,等我出嫁的时候,我让你给我押车去。刘小河很高兴,因为押车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儿,押车的小孩到了闺女的婆婆家要当成大客礼待,要给很多的喜糖,还要给押车钱呢。何况是给漂亮的好像天仙一样的姑姑刘小菊押车呢。刘小菊姑姑也在小学里教学,当民办教师。刘小菊姑姑教美术,她画的蝴蝶就像真的一样漂亮。刘小河很喜欢,刘小河早就想给小菊姑姑押车了,没想到刘小菊姑姑也想让他去给她押车,只是不知道他的老师刘小菊的爸爸愿意不愿意。奶奶去给刘小河请假,顺道把这件事也给说了,刘小河就更高兴了。

等了半天,奶奶才回来。奶奶很高兴,奶奶说,小河,你小菊姑姑后天就要出嫁哩,你刘老师同意让你去给你姑姑押车呢。刘小河很高兴,他咧开嘴笑了,他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奶奶又说,你小菊姑姑还告诉我,让你今天吃席的时候给她带个鸡腿回来呢。刘小河就催促奶奶赶快收拾东西,奶奶说,本来你爹要用自行车送我们去的,你看地上这么粘,看来我们只好走着去了。去吃席的这家是奶奶的一个远房的外甥女,离刘小河家的村庄大概有五六里路。五六里路刘小河倒是不怕,只是他不知道地上这么滑,奶奶踮着小脚,能不能走得扎实,还有,那一筐子鸡蛋和红糖,要把人累死了吧?但一想到要吃鸡肉鱼肉和甜米饭,刘小河马上就来了劲头。刘小河换上凉鞋,奶奶也穿上了小雨靴,奶奶还拿了把雨伞当作拐棍拄着,她们祖孙二人就上路了。奶奶说,今天我要带着俺刘小河去好好拉拉谗去哩。

刘小河把他最美的那件褂子穿上,那个褂子还有些湿漉漉的。但刘小河顾不了那么多了,刘小河帮着奶奶挎着竹筐子,竹筐子里盛了有二十多个鸡蛋还有四斤红糖。刘小河想起来去年奶奶去小姑家时候的情景,那时侯奶奶把竹筐子盛得可比这要满多了。刘小河还记得他看见奶奶塞给了小姑五十块钱,奶奶掏出个油纸包,一层一层地揭开来,那里面有些毛毛票票,只有一张最大的,那就是五十的。平时家里日子过的紧巴,奶奶不舍得花钱,可这次奶奶真大方,奶奶把那张五十的钱拿出来塞给了小姑。小姑不要,奶奶不愿意,奶奶把钱塞在小姑躺着的枕头底下,奶奶说,我不是给你的,我是给我外甥的见面礼。小姑还想推辞,奶奶就生气了,奶奶说,你就是不听娘的话哩!小姑没再推搡,却哭着喊了一声娘。刘小河知道那五十块钱是我奶奶养了一年的一只羊换来的。可今天,奶奶把个竹筐子只装了一半,刘小河说,这个筐子没装满。奶奶说,一个表外甥女,还是又生了一个姑娘,这些东西就不少了。停了一会,奶奶又说,这些东西也要押回来一半,还要押些糖果和火烧给我小河吃呢。奶奶摸着小河的头说,我今天这么老远的去,就是为了俺小河吃个席哩。你这个表姑就没来看过我一回呢。奶奶说起来有点生气。刘小河不知道为什么奶奶一下子不高兴起来,但是刘小河很高兴。刘小河提着竹筐子轻快地飞跳出去了。

在路上走走停停,歇了好几次。雨虽然没有下大,可是弄了一脚泥巴,差点吧刘小河的凉鞋也给滑坏了。奶奶的小脚上粘了几斤重的泥,眼看着就要走不动了。奶奶停下来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用树枝刮泥,奶奶说,刘小河,今天中午要好好吃她一鼻子,奶奶给你拽鸡腿吃。奶奶一提到鸡腿,刘小河的肚子有些咕咕叫了,刘小河早上吃的饭少,刘小河想留着肚子中午吃好的,可是还不到中午,刘小河的肚子就饿坏了。刘小河不好意思说出来,就偷偷地用手扣红糖吃,刘小河想,反正奶奶说还要押回二斤红糖来呢。

五六里地的路,刘小河和奶奶硬是走了接近两个小时。到了那个村庄的时候,刘小河累坏了。刘小河累是因为刘小河一路都提着竹筐子,是因为刘小河早上没有吃饱饭。开始觉得不沉的竹筐子,提的时间长了就沉重了,何况刘小河才七八岁,何况路上还这么多泥巴?问了好几个人,刘小河和奶奶才找到了这个表姑家。一找到表姑家,刘小河就觉得有些不对头。有什么不对头呢?刘小河不知道。刘小河只知道这里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不,和去年去他小姑家的情景也不一样。什么不一样呢?他抬头看看奶奶,奶奶的脸色很凝重,奶奶好像已经知道有什么不对头了。刘小河往四周看看,刘小河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表姑家这里太静了。是的。太安静了。没有热闹的大人和闹来闹去的小孩子,没有在院子外头垒锅做饭的厨师和伙计,也没有鞭炮和喇叭。刘小河突然有些傻眼了。

果然是不对头。是日子弄错了。当那天那个表姑父看到刘小河和奶奶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表姑父说,表姑,你们怎么今天就来了?奶奶也愣了,奶奶说,你就是说的今天啊。表姑父这才恍然大悟,跳起来说,错了,错了,弄错了。你看看,表姑,是我那天没说清楚,还是你没有记清楚,吃席的日子是明天啊。刘小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前一黑,他觉得一个深深的陷阱就在眼前,他的眼窝里一下子储满了泪水。刘小河想控制住这不争气的眼泪,可是眼泪却不听话地往下来。刘小河抬起袖子,装做擦头发上的雨水一样顺手牵羊地把眼泪擦了一下。奶奶尴尬地笑了几声,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奶奶累得有些虚脱了,一屁股想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表姑父急忙把奶奶往屋里让,表姑父喊给表姑,英子,咱表姑今天来送竹米来了哩。

刘小河第一次看到了这个表姑。表姑年龄不大,正半躺在床上给宝宝喂奶。表姑不漂亮,也没有看出来高兴。刘小河跟着奶奶到跟前看了一下襁褓中的宝宝。表姑有气无力地说,是个妮子。刘小河听见表姑父在后面叹了一声。刘小河突然明白他和奶奶今天的到来和这个宝宝的到来一样是不受欢迎的,不仅今天,也许明天也一样。刘小河想起来自己的小姑姑生出男娃子的情景,那时侯,在床上坐月子的小姑神气极了。小姑的婆婆像一个仆人一样随时供小姑差遣,小姑带着一副骄傲的语气,对着姑父和她自己的婆婆颐指气使,发布命令。可是,刘小河看到的表姑绝对不是这样的,奶奶也不相同,奶奶根本没有掏出一分钱的见面礼来,给她的这个小外甥女,奶奶不疼不痒地夸了几句,就转身到外面的茶几上喝茶去了。

刘小河的心开始一点一点的冷。他感觉到失望,这失望一点点加起来,甚至成了绝望。吃席,吃席,吃西北风去吧。他嘟囔着。刘小河觉得委屈,的确是委屈了,怎么会弄错日子呢。眼看晌午了,走是走不了了,只好在这里吃一个没有席的酒席吧。刘小河的肚子又咕咕地叫起来了,奶奶和表姑父推让了一次,最后也只好留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

一切都与想象的不一样,厨师是由表姑父充当的。表姑父很瘦,瘦得让人觉得担心。在刘小河脑子中,厨师应该是个胖子。肥头大耳,满面红光,脖子粗,手指也粗,但是很灵活。拿起刀来嚓嚓嚓嚓地切菜,菜切得细,长,好看;左手按在菜上,每一刀都让人觉得惊心动魄,但每一刀又都切不到手指。刘小河记得去年在小姑姑家吃席,掌厨的有三个厨师,其中两个就是胖子。一个白胖的厨师切菜,那些白菜,土豆,还有红烧茄子,摆了满满的一大箩筐。白胖的厨师,先是切肉,一大块猪肉,看上去那么肥腻,但是,白胖的厨师一阵切下来,那些猪肉条分布均匀,细细长长的,像摆得像一挂面条,让人看上去却觉得全都是瘦肉。白胖的厨师把猪肉盛在一个大盆里,满满的一大盆子猪肉,看了让人眼馋。刘小河堆在旁边看,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猪肉呢,就是过奶奶的时候,他家里也没有这么多,他记得去年的时候父亲割了一块猪肋骨,还买了一个猪头。娘炒菜的时候总是在上面扯一点下来,切成猪肉丁,炒出菜来,让人翻遍了全碗也找不出一块好的瘦猪肉来。可是,人家这个白胖的厨师就不这样,他一点也不吝啬猪肉,他切了那么大一盆子,而且切得那样好看,人家是怎么弄的呢?白胖的厨师很和蔼,他看见刘小河在旁边看,就转过头来问,你这个小朋友,你是谁呢?刘小河说了,那个厨师就笑了。说,原来是个客哩。白胖的厨师拿了笊篱到锅里一抄,就弄上来一大块猪骨头。说是猪骨头,实际上是一截排骨,排骨上有很多瘦肉。刘小河是第一次见到排骨上有这么多瘦肉的。刘小河的口水就下来了。胖厨师说,这个骨头给你吃,小孩子吃了长个大个子呢。刘小河推让了一下,就接过来了,刘小河把那个骨头啃了。真香啊!刘小河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啦。今天,刘小河也看表姑父切猪肉,表姑父从厨子里拿出了一块猪肉,猪肉不大,而且很肥。表姑父拿刀比量了一阵子,切下来拳头那么大一块,刘小河一看,这一块竟然几乎全都是肥猪肉。刘小河还想着表姑父也能拿出一根排骨来给他啃啃,难道他看不出来刘小河在咽吐沫吗。可是表姑父一点也没有看见一样,根本没有理会刘小河。表姑父甚至说,刘小河,你到外面客厅里看电视去吧。刘小河没有动,他不想走。他就是为了吃这个席来的,他怎么舍得离开呢。

去年在姑姑家,刘小河还看见一个胖厨师。这个厨师也很胖,但是,这个厨师没有那个白。这个厨师不说话,叼着个烟卷在忙活自己的。这个厨师就做一样,那就是杀鸡,盘烧鸡,炖烧鸡。刘小河走到的时候,是几只鸡基本已经被杀完了。这个厨师杀了,就有人拿去拔毛。杀最后一只的时候,刘小河看到了。那是一只红冠子的大公鸡。公鸡很肥大,也很俊美,刘小河甚至觉得有些心疼。那个厨师把鸡在笼子里提出来,解开了公鸡的绑绳。那个公鸡扑腾了几下子,胖厨师就把鸡提在了左手里。他抓住公鸡的两只翅膀,并且一伸手,把鸡脖子盘到了它的翅膀后边。刘小河曾经听爷爷说过,这是不让鸡自己看见自己被杀,否则的话,杀了的公鸡不容易死。盘好了鸡头,胖厨师深深吸了一口烟,又用右手把烟在嘴上拿下来,弹了一下烟灰。然后,胖厨师开始用右手在鸡脖子上拔毛,拔掉了一片之后,他右手拿起菜刀,照着鸡脖子上一划。公鸡脖子上就出现了一条血线,血线很细,不仔细看甚至看不出来流血。但是,血流的很均匀,而公鸡一动也不动,好像没有一点疼痛似的。这时候,胖厨师嘴上香烟的烟灰已经老长了,眼看就要掉到盛鸡血的碗里去了。他才不紧不慢地腾出右手来又弹了一下。然后,他把鸡扔了出去。公鸡像喝醉了的醉汉一样,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就不动了。那时侯,旁边有许多小孩子在围着胖厨师看,胖厨师一个也不理会他们。他过去把别人褪好毛的鸡拾出来,三盘两盘,一只好看的烧鸡就成了。然后,烘烘的劈柴火着起来,鸡在锅里很快就飘出了诱人的香味。简直是太香了,刘小河谗的口水直流,那天他觉得是他一辈子吃的最好的烧鸡了。刘小河现在在厨房里赖着不走,就是要看看表姑父是不是也给她们炖鸡吃。他看了半天,表姑父一点也没有拿出一只鸡来的迹象。他听爷爷说,只有吃整鸡才算是吃席了。可是,别说整只鸡,他连一个鸡头也没有见到啊。

吃饭的时候,很简单。表姑父忙活了一大中午,只忙活了四个菜。刘小河和奶奶坐在客厅的餐桌旁,是表姑父陪她们吃的。表姑父给表姑煮了一碗荷包鸡蛋,又在碗里撒了一大把红糖。然后,表姑父就给她们上菜了。第一个上来的是土豆丝炒肉。说是土豆丝,刘小河觉得也就是土豆条。因为他觉得表姑父切的土豆丝也太粗了,好像一根根的豆角似的。刘小河看了一眼,他发现里面的肉也很少,有倒是有的,全都是肥的,大约三四片,油光光的吓人得很。第二个菜是红烧茄子。其实也不是红烧,茄子的颜色很黑,也没有过油炸,大概是酱油放了不少,很咸,刘小河搛一筷子吃了,把他咸得咳咳的咳嗽起来。刘小河看见奶奶只吃了一筷子,就不吃了。刘小河的眼圈有些红了,刘小河觉得委屈,至于说哪里来的委屈,不知道,但是刘小河觉得很委屈。他看着桌子底下自己滑坏的凉鞋,他的心头涌上来一阵酸酸的味道。第三个菜终于上来了,这是一个糖醋藕片,藕片切得很厚,用开水一滚,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水不热的原因,藕片没有熟,也不脆。刘小河勉强着咽了一片,他看见奶奶的脸色很难看。奶奶已经没有牙了,这个藕片,奶奶是咬不动了。奶奶推说不饿,只是低头和那碗红糖水。刘小河第一次发现奶奶的脸色这么难看。很快,第四个菜上来了,是一碗丸子。四喜丸子。一共四个大丸子,摆在更空阔的大盘子里,显得很空阔。刘小河知道菜是上完了。他听爷爷说过,吃席的时候,最后一道菜就是丸子,取得是团圆的意思,也意味着菜上完了。表姑父很客气,一个劲地让菜,给刘小河搛菜,羞涩地表达自己的拙劣的厨艺。也客气地说,不好意思,我也不会做菜,很简单,很简单。吃吧。吃吧。使劲吃菜啊。刘小河不说话,他低着头看脚尖,嘴里被表姑父塞给的一个四喜丸子塞得满满的,他麻木地嚼着,只是一点滋味也没有感觉出来。他白跑了一趟了。他白等了一场了。他没有等来烧鸡,也没有等来香甜的米饭,没有等来红烧肉,他甚至连他最爱吃的蘑菇肉也没有等来。刘小河不敢抬头了,他只有使劲嚼,使劲嚼,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把他几天来的委屈给咽下去。他的眼泪终于来了。泪珠子扑嗒扑嗒地落下来了。泪珠子砸在他粘满泥巴的赤脚上,把脚面给洗的干净了不少。刘小河不出声,也不抽噎,可是,刘小河委屈死了,刘小河的眼泪像河水一样淌下来了。

刘小河和奶奶不知道怎么走回来的。奶奶的竹筐子里的鸡蛋全都留下了,那四斤红糖留下了二斤,剩下的就是被刘小河在路上偷吃了的那两包。红糖散了,撒了一筐子。刘小河也没有看见来时奶奶说的押回来的糖果和火烧。糖果也是有的,只是只有三颗,此外还有两个面饼,干硬干硬的面饼。刘小河没有吃上席,刘小河真的吃了西北风回来了。刘小河也没有给他的小菊姑姑烧回来一只鸡腿,别说鸡腿了,连鸡毛也没有见到啊。刘小河不知道明天回到学校里怎么和同学们说这次吃席的事。以前,哪个同学吃席回来,总要和同学显摆一个星期呢。可是,刘小河这是吃的什么席呀?

刘小河觉得羞愧极了。他的漂亮褂子已经干了,可是他今天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它的漂亮,刘小河和奶奶低着头往家走,奶奶一路子也没有说话。奶奶的样子很吓人,奶奶踮着小脚走得东倒西歪的,有几次,刘小河看见奶奶差点就要歪倒了。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刘小河加快了步伐,他害怕遇上他的老师,害怕遇上他的同学和他的小菊姑姑,他要是遇上他们,他们问起他来,他怎么回答呢?

可是当他正要经过学校门口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说:刘小河,你吃席回来了啊?吃的席好吗?然后,一个玩笑似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让你捎的鸡腿捎回来了吗?刘小河一下子站住了,他的眼泪突然就飞出来了。他多么想转过身来,一下子扑在小菊姑姑的怀里,好好的哭一场啊,他觉得他的委屈真是太大了啊。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