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杂文频道 > 杂七杂八 > 爆语一席除恶运

爆语一席除恶运


作者:庞恩田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2-07 阅读:
摘要:鲁迅虽然把他在故乡的老屋卖了,但家中的耗子没有卖掉,所以若干年来,耗子们一直在破译着先生的这句话——“希望本无所谓有

鲁迅虽然把他在故乡的老屋卖了,但家中的耗子没有卖掉,所以若干年来,耗子们一直在破译着先生的这句话——“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但不知怎地,今天却换了个话题,正当耗子们讨论为什么先生回故乡时再无须冒着严寒的时候,却被外面的话声打断:

润土说:“领导!我是无辜的呀!您老就少罚一点吧,我这辈子一直是听领导和孝敬领导的呀!您不信就去我家看看,神龛里就供着一个领导呀……”

润土所说的高干就是宏儿。其实只不过是在人民公社时期当了几年的记工员。

那年,那日。

润土的儿子水生问:“秦镇长,秦镇长,你猜我妈咪生下个啥?”

“男生?” 

“不——对。”

“女生?”

“噫!哇噻!秦镇长好好聪明耶!只用了俩次就猜中啦!我妈咪就是生下个女生耶。”但咱们猜猜秦镇长家中供奉的是什么?恐怕您猜上亿次也未必能猜中——原来秦镇长家中在供祖像的地方上却供奉着一只甲鱼。

甲鱼,乳名王八,诨名缩头龟。其名气远比现在的电影明星大得海了去。如历史上最著名的“染指事件”就是因它而发生。所以,赵灵公至今都想干掉天下所有的王八。

秦镇长,名寿生,也不知其父母起名时考虑过名字的谐音没有。他虽能说会道,但经常写错别字。一次,他在给某村民写广告时,将“大量收购活兔”写成“大量收购活鬼”,致使此人多年来未见生意开张。

这年,这日。  

下乡领导检查计划生育时,查出已超生的润土老婆又怀上了孩子,于是嚎骂:“润土!计划生育乃是国策,重中之重!莫非***是蒋介石的小秘?你这么抗硬?你为什么不注意?难道全镇上的工作因你被一票否决?”润土无奈地小泣道:“我是经常注意的呀,可他秦镇长不注意呀!我有什么法子……”这时的秦镇长还是副镇长,但他的光辉业绩便由此初露。

经上级领导的仔细调查,发现秦镇长吸官场之灵气,集社会之精华并全面继承,总结和灵活地运用了“三猪工作发。”即:

下乡刚进村像野猪一样,横冲直撞,能拿便拿,能要便要:

土鸡与狐鸭齐上,牛羊共铁锅同煮。

喝醉酒时便像骚猪一样,到处乱窜,寻花问柳:

“回眸一笑百态出,六村粉黛无处逃”

酒醒时便像死猪一样,给村民办事的速度使蜗牛这厮发现原来在这世界上,自己还有铁哥们儿。

农民心内如汤煮,家中镇长把扇摇。

县里分官组织的杨书记说道:“如此革命样板之猪,岂能混入三个代表的队伍?杀!一定要杀!决不能等到腊月!”其实杨书记对秦镇长的不满由来已久。起因是他和他老姐杨二嫂开的豆腐西施饭店。如今的杨二嫂早已告别了她那圆规般的健美身材;某日,人们以为一只小狗在拉一个大足球是在做广告,可是走近一观,原来是杨二嫂着一身花格服装在溜狗。如今想要晋升的干部都在豆腐西施饭店消费,唯有秦镇长一年才去三百六十五次,而且有一次还和杨二嫂订对菜单。

杨书记获得如此缝隙和机会真乃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霖,顿时心花怒放,刹那间做起法来,使利剑与小鞋比翼双飞,直向秦镇长呼啸而去。于是,在杨书记的率领下,摘纱帽队伍乘船直奔秦镇长的工作地;但我们在也无法听到船底那潺潺的流水声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所以先吃饭后工作。正当杨书记兴高采烈的用筷子夹盘中甲鱼时,甲鱼突然昂起头来对杨书记说了一句话,就是这句话,就是这句话使杨书记如同遭受了电击一样——头发直立,脸色惨白,瞬间变成了放在那里的一樽佛像。全场人都被唬得不但忘记了屁滚尿流,而且还忘记了呼吸。饭局静得出奇,只有蚂蚁的散步声在空气中游荡;正在这人们失去思维的时候,秦镇长想起了什么呢?是欧阳海舍身推惊马呢?还是王杰奋不顾身救战友呢?还是受到了什么精神的激励呢?这留给耗子们猜想去吧!反正他的勇敢的站了起来对定在那里的杨书记大声道:“大喜,大喜!杨书记,甲鱼是天上长寿的灵物,彭祖因听了它的话,活了一千多岁。唐朝的李龟年因听了它的话,立马升到了部级干部;就连赵匡胤听了它的讲话后,才升到总皇帝的;乾隆爷听了它们的讲话后,马上赦放了谋杀他的犯人,而且每天请客下馆子。而今您听了它的讲话定能大富大贵,长寿千岁,官升省部级,这可真是我们全镇人民和干部们的最大幸福和心愿啊!我们全镇人民一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跟着您大干,苦干,建设文明村,建设和谐社会,来,我代表全镇人民敬您一杯,干!”然后头一仰,立马把庐山瀑布送到了自己口中。

秦镇长的一席话使人们立马回过神来,仿佛走散的灵魂又回到了各自是身上,全场顿时一片热烈,宛如夏天开了锅的沥青,杨书记也马上苏醒过来像脑梗病人一样,撑瓶大饮过半后才说:“人才!人才!难得的人才!高!高!实在是高!真是党和人民的好干部!这么好的干部栽倒在刁民的刁话手里,真是天理难容啊!这回我要亲自当一次伯乐!”于是,在场的所有干部马上换了来时面对秦镇长的那副头脸,热烈的和他碰起了酒杯。

此后,秦镇长很快的拢正,并用节省了的晋升的几万俩银子新招了第十八奶。他有什么理由不感激甲鱼呢?又有什么理由不供奉甲鱼呢?真乃“地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便成了路。”咱们猜猜甲鱼究竟对杨书记说了 一句什么话呢?是谶语?是偈语?但耗子们想以此为研究课题而获得诺贝尔奖金,成功与否咱们也只能猜猜看——原来对正要夹它的杨书记说了这样一句话:

“本是同根生,相吃何太急!”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