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杂文频道 > 杂七杂八 > 评美国“自白派”诗歌

评美国“自白派”诗歌


作者:王霁良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9-04 阅读:
摘要:上世纪60年代,美国自白派诗歌,主张诗写作要坦白倾诉,着意挣脱逻辑及文法的约束,用复杂怪诞的象征和简略的口语,把人生创

上世纪60年代,美国“自白派”诗歌,主张诗写作要“坦白倾诉”,着意挣脱逻辑及文法的约束,用复杂怪诞的象征和简略的口语,把人生创痛、隐私、自我的丧失甚至性冲动表现出来,借于表现奇异、怪诞、污浊的现实世界,取得了较高的诗歌成就。但“自白派”真正写成功的也就五六个人,像罗伯特·洛厄尔、西尔维娅·普拉斯、安妮·塞克斯顿等,罗伯特·洛厄尔、西尔维娅·普拉斯无疑是内中的佼佼者。

一流的诗人,大都能感受到自己常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跌入深渊的也有很多,洛厄尔一生就多次入麦克林精神病院,他最早写庞德提倡的意象诗,几个月才能写一首,但他是一位勇于探索的诗人,后来的诗歌开始转向。他的诗对个人情感的剖析、对时代的痛苦呼喊、对亲人的回溯,都带有强烈的自白性,善于把个人和公众并置,一些美国的文学评论家称他是“我们最真实的历史家”。他写母亲的葬礼,“在母亲的棺柩上,那镌刻的夸张的文字/把洛厄尔误写成洛弗尔。/她的遗体/裹在意大利的锡箔里像一块米兰甜饼。”写南北战争中北方黑人团的司令罗伯特·肖,“肖上校/正骑在他的泡沫上。/他在等待/那幸福的时刻来到。/水族馆已经无影无踪。不论到哪里,/只见汽车像去了鳍的大鱼在探路前进,/一种原始的奴性/在润滑油上滑过。”“他们的纪念碑像一根鱼鲠/刺在这座城市的喉咙。/他的上校瘦骨嶙嶙/就像罗盘的一根针。”战死沙场的肖上校,用生命换来的现代社会,竟是这样一个丑恶的社会?这首诗是一篇社会的哀歌,也是诗人个人的哀歌。

西尔维娅·普拉斯的诗集《爱丽儿》《渡水》《冬树》都是死后出版的,她是抑郁症患者,也是女权主义者,有神经质的想象力,主要靠精神直觉写诗,诗充满细致新颖的想象力和意象,有评论家概括为“辉煌的痛苦和神圣的嚎叫”。她的父亲崇拜希特勒,在家中是暴君,她嫁给英国诗人休斯,休斯没熬住七年之痒,另有所钟,导致夫妻分居,致使她精神极度错乱,在31岁时打开煤气自杀了。有人说她的神经崩溃是一种世纪病。她写《爹爹》,写父亲死后,“因此村民们始终不喜欢你。/他们正在你的身上跳舞、跺脚,/他们一向明白这就是你。/爹爹,爹爹,你这狗杂种,我一了百了啦。”西尔维娅的《女拉扎瑞斯》,写自己死后成了被售票展出的裸尸,够有想象力。这让我想起诗人杨练,他在山东文学馆讲课时谈起自己的奶奶,说三岁的奶奶跟她去做官的祖父远赴贵州,曾乘船过扬州,杨练说自己的父亲也应在这条船上,在他三岁奶奶的小小子宫里。

优秀的诗人,想象力都不一般,其实商业化的社会什么不能用来展览? ——“把这块饭巾扒开/啊,我的敌人,/我吓着你了吗?——/这鼻子,这满嘴的牙?(《女拉扎瑞斯》)”,这样一个被展览的死者,最后变成了红头发的吃人的鬼,要对这个社会予以报复。

同样自杀身死的安妮·塞克斯顿写过《西尔维娅的死》,“你的嘴盖在床单里/在木板里,在呆呆的祷告里//(西尔维娅,西尔维娅,/你去了哪里/在你从德文郡/给我写信//谈到种土豆和养蜂蜜之后?)/你怎么活着/你怎样躺进的坟墓?/贼——/你怎样爬进去/孤单地爬进/爬进我热烈地渴望已久的死亡”。安妮·塞克斯顿的爱情诗《我们》,也是自白派的代表作,诗中写道,“放弃圣诗,褪去外衣/让你不再拘束,卸下缰绳/卸下——我的纽扣/让我放松身体,不再惊慌”。她坦陈爱情,坦陈性爱,无所顾忌。

“自白派”诗歌已经过去了70年,它在创作上给了我们一定的启示,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