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雀殇

雀殇


作者:薄玉平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05 阅读:
摘要:麻雀,小巧玲珑、调皮淘气、对人友善,而又十分机警可爱,是每个人都非常熟悉、喜爱而又十分平凡、常见的鸟儿。我们孩提时代

    麻雀,小巧玲珑、调皮淘气、对人友善,而又十分机警可爱,是每个人都非常熟悉、喜爱而又十分平凡、常见的鸟儿。我们孩提时代大都和这可爱的精灵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缘。看到它们雀跃觅食、自由飞翔、无拘无束的样子,心中总是充满向往、喜悦和怜爱。
    从古至今,麻雀就和人类共同生活在一起。它觅食植物的种子,也帮助人类捕捉害虫。它常居住在人类的屋檐下,又和人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它是鸟类中和人类生活接触最多、最近、关系最亲密的鸟儿,也是最具独立性、自主性、最有尊严的鸟类。它和人类近在咫尺,却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独立、自由和尊严,始终是蓝天下最自由的精灵。我们人类称之为“家雀”,但我们没有谁看到哪家的鸟笼里会有一只真正家养的麻雀。从古到今,人类可以驯服大象、驯服巨鲸、驯服猛虎、雄狮,可以把狼驯化成狗,可以把牛、马、羊、猪、鸡、鸭、鹅等驯化成家畜、家禽,也可以把鹦鹉、百灵、云雀、蟒蛇、蜥蜴等驯化成供人玩乐的家宠,但是唯独没有谁能把麻雀驯化成真正的“笼中之鸟”。我们的先辈不会没有做过这样的尝试,我们每个人在童年时代,大概也无人未做过这样的尝试。但是最终都以麻雀的自绝身亡而宣告驯化的失败,屡试不爽,毫无例外!
    麻雀是生命力很强的鸟类,人们常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麻雀又是很智慧的鸟类,我们把麻雀的战术运用到人类战争中,创造出麻雀战。麻雀是进化得很完美很精致的鸟类,人们常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同时,麻雀又是很友善的鸟类。它对人类毫无恶意,毫无攻击性和侵害性,但它也深知人类的居心叵测和用心险恶,始终对人类抱有一种不信任的心态。可是由于它善良的天性和生存的需求,又不得不常和自己最凶恶的敌人为伍。但它始终不愿和人类苟合,始终和人类保持着不即不离的距离,始终保持着自由的精灵所独有的高贵的尊严和独立的意志。因为它的善良和单纯,因为它繁衍生息的基本需要,它极易上当受骗,极易被人类所捕获。而儿童们也许并无恶意的好奇和恶作剧,也常常会给那些经验不足的麻雀们带来意想不到的灭顶之灾。
    依稀记得少年时代,我大约十二、三岁,在博爱县丹东河局工作的母亲,奉命下放到丹河东岸一个叫西西庄的偏远农村驻队,我们全家也随母亲把家搬到了她工作所在的村庄,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村娃。而母亲大多数时间都是带着年幼的弟弟,在远距三、四十里外的县城南边的五七干校,参加学习班的教育改造。父亲又远在一百多公里外的新乡市工作。我们兄妹三人自然也成了脱缰的野马,缺少了父母的管束,多了些随心所欲的自由。同村同班的同学中有着诸多“闰土”似的少年,所以在那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练就了很多逮鸟、捉虾、捕鱼、插鳖、套黄鼠、下绊子的本领。而这其中最简单易学、成功率最高的莫过于罩麻雀和套鸽子。特别在大雪飞舞的冬季,总会带给我们这些“闰土”们很多打牙祭和捕猎物的机会,也带给我们在那荒凉的岁月少有的欢愉和童趣。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一年多的时间,也是我此生度过的最无忧无虑、最值得怀念和留恋的快乐的日子。
    在那偏远的农村寂寥的冬季,孤独、凄清而且寒冷,整个世界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劳碌一年的人们如冬眠的动物,大都蛰伏于家中休养生息。所有的生机都潜伏于无声之中。唯有孩子们和饥饿的鸟们在寥廓的天地间恣情任性、自由放纵,随意展现着生命的活力和张力。每当这个时候,早熟而孤寂的我常常一个人悄然来到村外的打麦场上,在被大雪覆盖的场地上扫开一块空地,撒上一把随身携带的麦子,支起一个竹编的簸箩,拽着连接支棍下端的一根细细的绳子,悄悄躲进场屋的门后,静候猎物的到来。当那些毫无机心的饥饿的麻雀们来簸箩下觅食的时候,看准时机,轻轻把绳子一拽,总会有不少的捕获。再或者在扫开的空地上钉上四个细木棍,贴近地面用线绳系成一个四方形的矩阵,四根绳子上再各拴上几条系成活扣的马尾,中间撒上麦子或玉米,即可静候捕捉到懵懵懂懂前来觅食的斑鸠、鸽子或其他的鸟类。
    我天性并不险恶,更无意杀生。现在想来,当时大概多属于少不更事的贪玩和好奇。所以捕获到的猎物,总是放入笼中喂养。鸽子大概多是家养的,即便是野鸽子也不难驯化。斑鸠或其他鸟类,只要有食有水,喂养得法,也总不会使我失望。唯独那小小的麻雀,性情极其刚烈,从失去自由之时起,就开始绝食绝水,总是眼巴巴地向往着辽阔的天空,一刻不停地在笼中乱飞乱撞,精疲力尽时或许稍事休息,然后又是无休止的在笼子里飞来飞去,直至力竭而亡。我曾想尽各种办法,包括在鸟笼外边罩上黑布、放在极其安静的场所、饲以其最喜爱的虫子,但总未能如愿。村民们多次告诫,说麻雀是养不活的,让我不要枉费心机,我却总是犟着个头断然不信。但是屡试屡败,从未喂养成功,以致不得不多次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一只只可怜的麻雀放回蓝天,以免去这无辜的生灵亡我之手、而自己饱受良心谴责的厄运,至今回想起来,仍令我十分沮丧。
    及至长大成人,童心渐退,读了一些杂书,懂了一些道理,才终于明白,古今中外,无数人做过无数次的尝试,从未有过先例。我这才明白:麻雀真的是养不活的。
    人类无疑是强大的,强大到可以决定雀们的命运、决定雀们的生死。但是他们即便穷其心智、却也无力控制那颗小小的不羁的心!
    雀们无疑是弱小的,弱小到在厄运面前只能任人摆布而无能为力,但却高傲地蔑视人类的强大、宁死也不甘被驯服、被囚闭!
    这小小的不起眼的躯体,承载着的是怎样一颗骄傲的心、一具高贵的灵魂和一种不屈的尊严。它是自由的精灵、蓝天的宠儿、尊严的载体、刚烈的象征。这小小的躯体里隐藏着极其独立、自由的意志。没有谁可以让它屈服、没有谁可以拿它亵玩、没有谁可以把它当作宠物来豢养。它为自由而生、为自由而死,它不属于任何人,它只属于它自己!
    不自由毋宁死!——这是无数个虽然小小的却是极其高贵的麻雀用它们的尊严、生命、灵魂向世界发出的铮铮誓言!这誓言浸透着无数个麻雀们弱小而无辜的生命和奔涌滚烫的血。血总都是红的!而生命更是无尚珍贵!!但是为了自由,他们不惜付出一切!!
    由此,我对裴多菲的名句有了更深刻的理解: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是的,自由高于生命!高于爱情!!高于一切的一切!!!无端的囚禁他人的自由,无异于是在残酷地扼杀鲜活的生命!!
    由此,我也对这小小的生灵——对这个并不为人们所重视的种群产生了深深的由衷的敬意,我发自内心的敬重这些小小的不起眼的精灵们!同时,也为自己少不更事时的恶行对这些小小鸟们的伤害怀着无尽的歉意和深深的忏悔!
    我也因此在这里向那些向往蓝天、宁死不改对自由渴盼的不屈的灵魂献上我诚挚的沉痛悼念!
    自由的灵魂,永远是蓝天的骄子、天堂的宠儿!不羁、不屈地向往自由,永远是人类精神深层不竭的追求,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永远难以囚闭!
    雀且如此,况乎人哉?!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