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悠悠我思 > 两性滥觞之后……

两性滥觞之后……


作者:斗南子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1-08-05 阅读:
摘要:有一次,我以“阿门”的态度,向一位神父请教问题,我说,上帝造人时,只造了一个亚当,又从亚当身上抽取了一根肋条变成了女

    有一次,我以“阿门”的态度,向一位神父请教问题,我说,上帝造人时,只造了一个亚当,又从亚当身上抽取了一根肋条变成了女人厄娃。从此,世界上就有了男人和女人,对不?神父点头称是。又问,亚当和厄娃偷吃了天地堂里的禁果,发生了男女关系,上帝不高兴了,就惩罚他们受苦,让他们生孩子,繁衍后代,现在全世界的人类,都是亚当和厄娃的后代。神父点点头,高兴地问我,你是基督徒么?我没有明确表示什么,继续问,现代人类既然都是亚当、厄娃的后代,为什么肤色不一样?为什么会有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

    神父的脸上轻轻抽搐一下,显出一份不好解答的尴尬,即欲睚眦。我本来想通过请教,增长一点这方面的知识,没想到把人家难住了、惹恼了。我害怕妨害人家的宗教信仰,也希望维护神父的自尊,便匆忙走开。

    后来,我把这次与神父的交谈,与一位持无神论观点的朋友闲聊起来。朋友笑笑说,你还用这样问么?只要问一问,男人的肋条为什么一根也不少,为什么和女人的一样多,就可以了。我说,不!人家会说,亚当本来就是多出一根肋条的,正因为抽掉了多余的一根,化作了厄娃,所以男人女人的肋条就一样多了。只要人家这么一解释,我就没话说了。朋友说,那么,你就问问他,上帝是谁创造的?我说,不能这样问,因为神父一准会说,上帝是固有的。

    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想做基督徒,但我决不去反对耶稣基督,有时还会读一读《圣经》,并把它看作是一种西方文化,非常重视它。至于《新约》、《旧约》上的大量故事和说教,对于天主和基督是否真正存在的问题,鉴于全世界信奉者多,膜拜者众,有许多大科学家、大政治家,都是天主教、基督教的忠实信徒,世界上有那么多人信奉的宗教,自然会有着我们无法理解的深奥道理。而且据说,人类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不过是4%,大约有96%的世界是未知的。所以,我与神父、朋友的那些对话,纯属好奇心所致,是无心菜上的焉叶,是无意草上的败絮,在浑混而不易澄清的脑海里不置信否。

    我常想,当上帝抽取亚当那根肋条的时候,亚当一定是疼痛难忍、非常痛苦,付出了血肉代价的。痛苦过后,他兴许会很自私的惦念着自己那根肋条的安危。而且,他这种惦念慢慢变作了对厄娃的恋念。与此同时,厄娃也一定有一些“归根”、“附体”的欲望柔情,也会钟情于本是自己根体的男人。

    在长虫(蛇)的挑唆下,他们违禁破规,一同偷吃了天地堂里的禁果以后,男女互相看见了对方很具诱惑力的身体,立刻产生出强大的欲望,达成了爱慕的默契,发生了西方人类的第一次男女媾和。上帝知道了,就惩罚长虫“爬着走”。这就是《圣经》上记载的、我个人理解的、人类起源后的两性关系,在西方的滥觞……

    人类的起源在中国,没有上帝造人的说教,也没有天地堂里的禁果被人偷吃的故事情节传说,认为人类起源于龙,亦即说,我们都是“龙的传人”。如今,科学界关于世界上的确曾经有“恐龙世界”的许多实物资料,也证实了我们中国人,真有可能是“龙种”。但是,龙,只是一种动物,毕竟不是人。所以就有着最早的、不同版本的、人类起源的传说,比如盘古王开天辟地等。

    但是,比较集中、也比较具体的传说,则是女娲造人。相传,在伏羲氏、有巢氏、燧人氏、神农氏等先祖之前,就有了女娲。中国的女娲,不仅有炼石补天的无限神通,她还在黄河边用泥巴捏成了许多泥人。然后,把这些泥人变成了一群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男女。女娲赋予这些泥人于血肉,待血肉升华、精髓物化之后,成为了有性有情的一群男女。

    这些最初的,有情有性的泥人,不论男人女人,都是吃现成的野果、喝现成的泉水、河水、穿现成的树叶、住现成的山洞,极其简陋的物质生活,极其有限的物质要求,当时是极其丰富的。他们没有“创造新生活”的欲望和责任,只觉得,男女之间,异性相吸的力量很大,越来越不可控制、不可压抑。自然的两性相交媾合,本能的人伦之始,就在远古的东方滥觞……

    不论东方西方,人类两性交媾后的结果,都是人类后代的繁殖和血脉的延续。

    当时,自然界为他们提供的野果、水源、树叶和山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需要劳动,就足够享用的,所以不需要、也不懂得去创造别的什么。于是,男人的性爱,男人对女人的追求,女人对男人的需要和选择,就是当时最集中的生活目的和生活任务,除去两性关系,似乎再也没有别的重要追求,两性关系,就成了生活的全部内容,除去直立行走外,在两性关系上,同野兽没有根本的区别。

    西方的上帝和东方的女娲,在造人方面,无需商量就出奇的一样。他们都把男人造得高大,把女人造得瘦小。把男人造得强悍有力,把女人造得柔弱可人。把男人的“根”造在外面裸露着,把女人的“器”造在里面隐藏着。把男人的性欲造得强烈而主动,把女人的性欲造得含蓄而羞怯。

    在男女的比较中,男人很高大、男人有力量、男人的 “根” 长在外面、男人有强烈的求偶欲——这一些,都是男人的显著特征。但是,这些特征,在当时都不是优点,而是多余的、无用的缺点和弱点。

    这是因为,在以两性关系为主要生活内容的人类雏形社会里,由于男女的“根”与“器”在生理构造上有内外之别,决定着女人是性权力的主宰者。所有的性生活,男人都必须服从女人而处于从属地位。只要女人坚决拒绝,男人就无法得到。所以,发生性爱的权柄,牢牢的掌握在最有魅力的女人手中。最美丽的女人,完全操纵着与男人发生关系的最高权利。她愿意和哪个男人好,哪个男人就会幸运的得到她恩赐的性爱。她反对和哪个男人好,哪个男人的性欲望就受到冷落打击而无处发泄。于是,男人们便趋之若鹜,争先恐后地去献媚取宠,巴结她、讨好她、听她的指挥、服从她的调遣、按她的指示去办。同时,男人们之间,为了争夺最漂亮的女人,常常弱肉强食,互相残杀。既酿制着一场场先后次序、时间长短的和平协议,也演绎着生动而悲惨的争宠故事。于是,一个部落中最有魅力的女人,理所当然地成为部落的首领。而这个首领领导的这一群男女,就是一个原始的氏族部落。

    任何一个部落的首领都是女人,任何一个部落的女首领,都是一个人说了算,主宰着部落中的一切事物,掌握着部落中所有人的命运,她的权威就像现在的国家总统那么大。有一些首领,她即使老了,淡化了与男人的性生活,但她也依然掌握着部落的最高领导权。由于部落中所有的人几乎都是部落首领的孩子或者近亲,都有着相同的血缘,她对部落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是公平对待的,主张“打了虎来同吃肉”。于是,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也没有贪污腐化。所以被后人称为“原始共产主义”。

    部落首领为了减弱和消化男人争宠造成的某些残酷情杀,年轻时就得尽其努力,尽可能与最多个的男人轮流发生两性关系。既可以满足自己一妻多夫带来的欢快,也能使不同年龄类型的男人,在她的身体中得到满足。从而,用性爱来化解部落内部的矛盾。部落首领老了,自己不再有强烈的性要求了,也不再是男人追逐的对象了,但因为她年轻时积累了卓著的“性政绩”,所以,她仍然有绝对权威,仍然操纵着年轻男女之间举行性生活的排列、搭配、组合、调节的大权。

    部落首领进行的这些安排,以及部落中自行发生的男女性爱,都是不论年龄和“辈分”的。所以,部落中所有女人,与她的父亲、伯伯、叔叔、哥哥、弟弟以及任何男人,都有可能发生两性关系而生下孩子。部落中所有的男人,都有可能与任何女人发生两性关系,使女人怀孕生孩子。在男人之间,他们既可能是亲兄弟,也可能是亲叔侄、亲父子关系,全都无法按辈份论称排序。按照后人的说法,这就是“乱伦”。而这种“乱伦”,是氏族部落的正常生活。这个“正常生活”,就是母系社会。所以,乱伦,是母系社会的主要特征。

    母系社会的“乱伦”,在东西方氏族部落中,一样的演绎着不可思议的离奇故事。据《圣经》记载,索玛多城里的坏人很多,他们不听上帝的话,经常昧着良心做坏事,上帝决心用“灭城”的手段,消灭这座城里所有的坏人。上帝把他要灭城的打算告诉了好心人罗特,让罗特带上妻子和两个女儿赶快逃出城去,还说在逃离时不要回头看。于是,罗特带上全家人逃出城外后,上帝开始了用大火灭城。罗特他们的身后已经是一片火海、火光冲天。罗特的妻子忘记了上帝的嘱咐,回头一看,立刻消失,化作了一根巨大的盐柱。

    罗特失去了妻子,只好与两个女儿逃进了一个山洞里。山洞里的罗特没有了妻子,也没有儿子,面临着断绝血脉的危险,她的两个女儿很着急。姐妹俩觊觎父亲是唯一的男性,便设计用酒把父亲灌醉,先后与生身父亲发生了两性关系,并且各生下了一个儿子。长女的儿子叫摩阿布,是后来摩阿布民族的始祖。幼女的儿子叫阿孟,是后来阿孟民族的始祖……于是,莫阿布、阿孟各自的的母亲,实际上也是他们各自的姐姐。而他们的父亲,同时也是他们的外公。

    不以“乱伦”为耻辱的母系社会中,两性关系都是在近亲中正常进行,用以繁殖后代、延续血脉。一个男人,与她的姐妹、姑姨甚至母亲、女儿等,都有可能发生两性关系。一个女人,都有可能与他的父亲、哥哥、弟弟、叔叔、伯伯发生两性关系。于是,人口的繁殖速度加快,原始氏族部落也随之日益壮大。

    当部落的女儿们,长到可以生育孩子的年龄了,各方面条件成熟了,部落首领就会同意她带上她的孩子和一些男人,从部落中分裂出去,组建另外的氏族部落。从而,成为原部落的近亲部落。众多的近亲部落之间,进行的物质交换、两性交媾、联合抵御远亲部落的入侵等社会性活动,构成了庞大的母系社会。

    母系社会存在的时间,是很长的。

    可是后来,母系社会终于解体了。

    母系社会解体的根本原因,是男人的力气大。

    母系社会的无序性爱和不断分裂繁殖,使部落的数量和总人口急剧增加。人口的增加,给氏族部落的物质生活带来了灭顶之灾,一些不利于生存的因素越来越突出。

    一是“僧多粥少”。人口急剧增加,野果类食品相对匮乏,特别是到了冬季,野果吃光了,没得吃,就得经常饿肚子,迫使他们注意储备食品;

    二是居住拥挤。以山洞为居所,山洞总是有限的。人口的增加,使居住条件变得十分狭窄和拥挤,迫使他们不得不另寻住所,“择木而栖”;

    三是野兽、外族的侵袭。豺狼虎豹的入侵,外族人对所属领地的侵占,常常威胁着部族的安全,需要有坚强的武装力量进行抵御;

    四是恶劣气候的频频降临,酿成的洪水、山体崩塌、雷电引发的火灾、饥饿、寒冷等,使他们感觉到了生存下去的危险;

    五是人们普遍增长着改善物质生活的需要。

    要生存下去,就得正视和解决这一切。附近没有食品了,就得靠力气到远处去采集运输,远处也没有了,就得整个部族进行迁徙。遇见豺狼虎豹或者外族入侵了,就得用力量、拼力气去抵抗。面对如此严峻的“危急存亡之秋”,以性爱为主要生活内容的母系社会首领,既没有高大的身躯,也没有刚强的力气,更没有带头去冲锋陷阵的能力,要想把部族从灭顶之灾中逃脱出来,几乎不可能。

    于是,母系社会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革命。

    男人既然拥有创造物质财富、抵抗外来侵略的劳动力和战斗力,那他就有资格主宰氏族部落。于是,力气最大的男人,用武力征服了部落中的女人首领和所有男人,占据了领袖地位,建立起了以男人为首领的新部族。男人用超过女人很多的力量,进行攀援采摘、肩扛运输、耕种田地、河里捕鱼、山野打猎、与外敌作战的强大力量和体力劳动,赢得了部落人心和崇高地位,也为部族的继续生存繁衍创造了物质财富和生活条件。所以,以性爱为主要生活内容的母系氏族部落,慢慢的退出了人类历史,进化成了以劳动创造物质财富、以战斗保证部落安全为主要内容的父系制部族。于是,男人的力量显现出来,女人的柔弱下降为其次。从此,母系社会土崩瓦解,父系社会应运而生。

    父系社会以生产力的发展为物质基础,以男人对女人的占有为荣耀,以流传男人的血脉和姓氏为进步的标志,对母系社会中的无序性爱进行干预,制定规范,建立法度,订立婚约。斩断和杜绝父女、母子、亲兄妹、亲姐弟间的一切性爱,并将这样的性爱视为乱伦、违法、丢脸、禽兽,坚决地予以谴责、铲除和摒弃。从此,就有了婚姻,就有了夫妻,就有了家庭。于是,原始氏族部落,以母系社会的解体和父系社会的诞生为标志,进入了人类文明。

    人类进入父系社会后,用劳动来创造美好生活,成为社会的共识。就我国来说,这个时期就出现了一位用打猎创造食品的先贤,他的名字被后人尊崇为伏羲氏。伏羲氏栓枝弯条以为弓,削竹做矢以为箭,用新式武器射杀猎物,创造了人类最早的用弓箭狩猎的科学技术,人们纷纷跟随和效仿,并将狩猎技术推而广之,不断优化、改进和增加新内容和新技术,为人类射杀更多的猎物、改善生活条件,做出了贡献。同时,有巢氏的名字也被尊为“三皇五帝之一。

    同时,涌现了一位用钻木取火获得火种,把食品用火烧熟了、煮熟了吃的先贤,他的名字叫燧人氏。燧人氏首先发现了火,那是雷电造成森林大火。大火中烧熟的野兽很好吃,比生吃野兽的肉要好吃得多。但火是很难得到的,平时就需要创造火。怎么创造?燧人氏用钻研树木,来获取火种的科学技术,应运而生。燧人氏不仅发明了钻木取火,他还研究保留和延续火种的方法,只是在火种灭绝时,才去钻木取火,这样就节省了钻木取火的时间。钻木取火、保留火种的技术被广泛使用和推广后,极大的改善了人们的膳食品位,告别了生吃兽肉、鱼虾的原始状态,人们吃上了熟肉、熟食。于是,人类文明程度再一次提高。

    继而,出现了一位在土崖上挖洞居住,用堆集土木石块以成巢穴,供人居住的先贤,他的名字叫有巢氏。有巢氏发明了掏挖土崖以成巢穴的窑洞,发明了堆砌石块以成墙、叠摞板岩以成顶的石巢,发明了土打墙垣、草木盖顶以避风雨的巢舍,把造巢技术推而广之,普遍实行。从此,原始的部族告别了很不方便的山洞,改善了居住条件。把人类文明进一步推向了前进。

    最重要的是,有一位先贤,发明了农耕技术,把种子埋在地里,等候它自然长出很多的果实来,供人享用。发明农耕技术的这位先贤,他的名字叫神农氏。从神农氏起,人类彻底改变了完全依赖吃野果、野兽来填饱肚子的懒惰习性,同时也解决了冬季没有野果吃的大问题。

    神农氏,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黄帝。

    黄帝率众征服了蚩尤和炎帝,统一了中原,中国的人类社会从此正式走进了文明时代。这个文明时代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以男人的高强度劳动为主要内容的父系社会制度。

    父系社会在中国的历史大约有六千年的光景。

    父系社会是重视劳动的社会,而重视劳动的结果是促进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发展的结果是推动人类社会走进奴隶制。奴隶制社会把所有的人,划分为贵族和奴隶这两类,而贵族是少数人,奴隶是多数人。

    人类社会自从进入奴隶制,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不再像母系社会那样可以主宰氏族部落,反而沦为了重要的商品进行买卖。奴隶制社会中,母系社会的影子完全的销声匿迹了,大量的男人女人都变成了可以买卖的奴隶。奴隶主对于奴隶的交换方式是买卖,据史料记载,最贵的男性奴隶可以卖到五束牛肉干,而最贵重的女奴,却卖不到五束牛肉干,大约只能卖三到四束。

    有个证明:我们每一个人的胸廓两侧最上端,都各有一条“锁骨”,这“锁骨”的称谓就来源于奴隶制社会的奴隶买卖。你只要摸一摸自己的锁骨,就可以体察到奴隶主把绳索或铁链,穿进奴隶们的锁骨,像驱赶牲口一样,赶到集市上进行买卖,或者强迫他们劳动的惨景。

    惨无人道的奴隶制社会,在劳动观念和生产力的发展中诞生,在劳动观念和生产力进一步的发展中,走向了灭亡。取代它的社会制度,是封建主义社会。

    封建主义社会,与奴隶制社会在男女问题上有些共同之处,那就是奴隶主、贵族可以一夫多妻、三房四妾或者拥有更多女人,而君主国的国王,封建帝王则都可以拥有无数的女人,女人似乎是权贵们的一种财富。不仅封建社会历代皇帝是这样,在奴隶制社会的殷商末期也是这样。那个被称为周文王的姬昌,虽然没有当天子,但因为“三分天下有其二”,便可拥有大批量的女人。这样说的根据,是姬昌拥有100个儿子。除雷震子属于“天赐”而非亲生之外,其他的99个儿子都是他亲生的。试想,有99个儿子的父亲,他应该有多少老婆?可想而知。

    同时,历史上的封建帝王们,大都是拥有若干皇后、嫔妃、贵人和儿子的。所以,同是夫妻,也有正房、偏房。同是皇子,也有嫡出、庶出之分。对于男女问题上的这一种制度,把妇女压在了社会的最底层,而且一直延续到了新中国建立之前。

    新中国建立后颁布的第一部正式法律,就是《婚姻法》。从此,中国妇女的政治地位得到了解放,并领先于全世界。

    但是,“妇女解放”,不是“性解放”,更不是恢复母系社会制度。一切提倡“性解放”、“性释放”的言论和行为,一切把婚姻视为儿戏的做法,不仅是违反《婚姻法》的,而且也是极不道德的。这样的行为,不是对文明社会的挑战,就是对母系社会的复古,都是对人类进步的反叛,都是开历史倒车,都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

    笔者对于《圣经》理论一知半解,对于中国历史的看法也只是管窥之见。但是我想,不论是上帝还是女娲,不论是盘古王还是天主,如果他们真的有灵,是决不会支持男女之间胡搞滥搞的,他们一定是主张除恶扬善的神灵,他们会同本文作者一样,主张一夫一妻,反对母系社会复古,反对开历史倒车。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来说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