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小记 > 自说自话、自侃自勉

自说自话、自侃自勉


作者:带雨的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8-09 阅读:
摘要:临受访前重新浏览了《七老八十学吹鼓手》等,发现该说的话几乎都说了:确实是老头,还相当老的老头。06年的《七十又三不气馁

临受访前重新浏览了《七老八十学吹鼓手》等,发现该说的话几乎都说了:

确实是老头,还相当老的老头。06年的《七十又三不气馁》已经把年岁都说明白。后来的文章中又表示:

人过七十,号称古稀;岁月钩沉,慨叹不及。

光阴荏苒,回天无力;为留记忆,敲键不已。

人生惜短,道途太弯;锱铢计较,实为哪桩。

酸甜苦辣,何味未尝;蓦然回首,几许感叹。

《东走,思绪绵绵故情幽幽》再一次说:何苦七老八十为身外之物费神,不如多留些时间敲敲击击、快快活活,舞笔弄键尽清欢。

写作动机则在《独任天机摧格律》说了:自小受束缚,生命的最后时刻得来自由自在,高兴呵,真想生命不息敲键不止,打算编成《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300篇》。

有朋友问我有什么遗憾,没有。如果有便是命运不济,妈妈生我太晚或太早,不知不觉中已是风烛残年。我如此形容自己的一生,也如此形容自己的写作心态:

人生代代无穷日,江月年年是相知;

霜雪风露迎送客,云雾欲去雨浓时。

没想模仿什么人或怎样的风格。哪说得上风格,勉强说是没有风格的风格。曾为自己“打油”一首:

有话难说不如醉,有酒不喝不如睡;

如果不醉又难睡。宁可以梦当睡醉。

梦中是睡又似醉,以梦代睡胜过睡;

把梦中倒四颠三,写写写写写写写。

这也可算我的风格和写作的“贯穿动作”。巍巍然的东西写不了,也许是天命,父母为我起名字就没离开过雨和云。不知道是否因此对雄伟壮丽的东西那么疏远那般难,难于蜀道之“难于上青天”。

想写阳光灿烂调剂自己的暮气。难,梦中离不开轰隆隆的雷声,淅沥沥的雨声,呼啦啦的风声,飒飒飒的落叶声。不是巧妇,即便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呵。

有人提醒要“典型性”。这是好主意,然而听了人家的这糊涂脑袋一定更加稀里糊涂,还是“不听陈言只听天”吧。

学“典型”理论时曾捉摸过:标准像固然像,生活照就不像吗?标准像应正儿八经、有模有样,那是开会、作报告时候,难道吃饭、走路、睡觉、洗澡、恋爱、上茅房也能摆标准架势,能恭毕敬的睡觉、洗澡、拉巴巴吗?

全标准像有什么意思,后代一看,怎么老祖宗全板着一张脸。典型只是标准、理想、愿望,可望而不可即啊,生活本身不是“典型”,照片需要纪录的是生活啊。

我没能耐抓典型。如同散步,家人问“哪去”?我回答:“走走”。邻居问“哪去”?我还是回答:“走走”。如果自己问自己“哪去”?也只能回答:“走走”。到了哪里算哪里。

朋友问这把年纪爬键盘快乐吗?是的。爬键盘能锻炼脑子,不会痴呆,能大口囫囵吞、自操锅碗瓢盆油盐柴米“交响曲”,还能敲A、B、C、D成文章,连几十年的失眠也不知不觉中没了。快活啊,乐此而不疲。

我爱回忆往事,包括不愉快的往事。有个说法“卑微的活着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一朋友发给我的帖子说:“往事不堪回首,回首却很精彩”。有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把七十年来所见所闻、所知所感所经历,一一敲进电脑,乐趣一番。年纪越来越老,胡子越来越白,头发越来越稀,体力越来越不支,说话越来越底气不足,嗓门越来越小,腿脚越来越不利索,然而文章越来越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快乐。

别人给孩子留金银财宝、洋楼别墅,我把回忆留给孩子。他们自己会赚钱买屋,我留下他们赚不到买不来的,“陈谷子烂芝麻”——让他们知道我,想得起我。有些新意吧。

为自己写过一首长短句:

东走、东走,欢思念绵绵兮,喜故情幽幽兮,更看奇文疑义。东走、东走,更比钞票有味,更比金银有趣!

“七老八十学吹鼓手”有人不理解,笑话“有时间不赚钱,傻也不傻”,笑话我“土埋半截还想出名”,更有朋友说我是“戆头”。

古人说“事去千年犹恨速,愁来一日即知长”,如果停下敲打,愁闷难消嘛。曾模仿名句为自己写过打油诗:

金钱诚可贵,舒心价更高;

能吃饱穿暖,何必把心操。

鸡鸭鱼肉好,素菜也不糟;

小车虽惬意,步行身体好。

从事文字三年。第一篇《趣说剃头》是偶然有感而写,得到了鼓励于是兴趣盎然,以至坚持到了现在。万事起头难,开始时许多字都不记得怎么写了,脑子里的词汇和句子几近荡然无存,只得翻词典临时抱佛脚。

利用时间教孩子学画,三年肯定收入不菲,为排忧、解闷、消遣、练脑我放弃这笔收入,能吃饱穿暖住安稳已经心满意足,何必费脑子弄那许多的金银财宝。记得从前听老人动不动就说,要那么多钱带棺材里去呀!

我的文章不过纪录一些感受而已,班门弄斧。有人建议再写长篇,不,没那能耐,也没那么多的生活素材,还没有精力,更没有那么长的岁月留给我了。

还不喜欢长篇,长篇虽然不一定要听亚里士多德的“三一律“,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完整的时间,一个完整的地点,但毕竟约束多,不如短文能“天空任鸟飞”。

几次都打算罢了,100篇时,200篇时,现在近300篇,打算只做些修改。该歇了——当然,内心里是有矛盾的,如若耐不住寂寞也许还写,能在生命终点写完最后一句最理想,从前许多戏剧家就是倒在舞台上。

真想把“梦”做下去,想想又觉得不该,已经搜肠刮肚见底,不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07年就说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终点,听之于天命,顺乎其自然,依情倚境。离80岁不远呵,看透些,活一天算一天。

有句话说叫做“人生最怕看透,看透再难遇春秀”;呵呵,那是指年轻人,老人哪能“遇春秀”。

古人爱寄情山水。没条件,老了,方方面面都不是寄情山水的时候。《七老八十学吹鼓手》中结尾写了一首打油诗,且重复:

快快乐乐写作文,认认真真抒心情;

颤颤巍巍敲电脑,黑黑白白寄余生。

日日夜夜忆旧情,敲敲打打没个停;

痛痛快快放下笔,消消停停养精神。

怕难“痛痛快快放下笔,消消停停养精神”,怕又“左顾右盼多诱人,就此罢手不甘心”。

老了,吃则吃不下,喝又不敢喝,穿是不讲究,玩更玩不动,靠回忆往事得来愉悦呵:

白日没风没雨没霜雪,岂怕梦里醉里由风吹;

梦里顶风淋雨一阵凉,堪胜风霜雨雪齐霏霏。

天命!七十余年如东流的水,北来的风,空中的云,清晨的雾:

雨云之命早定矣,风霜雨露由它去;

风雨淋漓只等闲,水流花飘又何虑。 

花开花落己自安,水流水塞淡淡然;

敲敲击击且自娱,播雨弄云乐洋洋。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