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百味人生 > 灵魂

灵魂


作者:舒云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0-19 阅读:
摘要:文字让人感到沉闷和压抑,而这种沉闷与压抑的文字,正是该文想要表达的主旨。在喧嚣的人世,还有多少丑恶的灵魂在飘忽游荡?

文字让人感到沉闷和压抑,而这种沉闷与压抑的文字,正是该文想要表达的主旨。在喧嚣的人世,还有多少丑恶的灵魂在飘忽游荡?还有多少真诚和忠实存在于天地之间?非常欣赏这种文字所营造的氛围。仿佛只是一瞬间,抑或是一个世纪,我听到了耳边呼呼擦过的风声,接着“扑通”一声,随着刺骨的剧痛,我的灵魂腾空而起,我看到了他一脸的惊惶失措。他探头向谷底看了看,几只受惊的乌鸦尖叫着从谷底斜刺向天空。他转身急忙向山下跑去,一切又恢复于死一般的寂静。

我看到我的身体斜卧在缀满细细碎碎金黄色花儿的山坡下,我想我还没有死,因为我听到身边有潺潺的山泉在流淌。我想挪动一下四肢,但躯体已不受我的控制。我想喊救命,但喉咙好像被扼住一样,发不出一点的声息。在这深山幽谷里,我只能无奈地等待。

朦胧中,好像有一只动物在用那温湿的舌头舐我的脸,在用牙齿用力地拉扯着我的衣服。一切徒劳后,呜咽着用那瘦小的身躯奋力地在岩石树丛中穿梭而去。

四周愈来愈静,我感觉身躯越来越冷。

天,暗了下来,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我用仅存的意识在回忆,我怎么会在这里?郊游,冒险,登山,悬崖,拍照……可这些回忆朦胧不清,混乱不堪,就像哗啦啦流淌着的小溪底下的一块石头,忽隐忽现,闪烁不定。记忆倏忽而来,又突然散去,终久行不成一副清晰的图像。

几束强烈的灯光打在我的身上,听到有人喊:找到了……紧接着脚步声纷踏而至,嘈乱声中我被抬上了担架,朦胧中我恍惚听到了那熟悉低沉的呜咽声,我心一颤,朵儿,朵儿,是我的朵儿……一阵眩晕,我感觉自己又飘了起来。

无影灯下,各种器械在一个个身穿白衣头戴白帽捂着大大口罩的人的手中不断地发出轻微的演奏声。过了很久,终于听到有人说,好了,转到重症监护室吧。手术室外,他踉跄着扑上来,急切地问,大夫,她没事吧?大夫说,我们已经尽力了,如果早送一小时会好一点,看她的造化吧,如果能挺过24小时,就没事了。

我漂浮在监护室的上空,看着他将我的亲朋好友挡在病房外。他是最了解我的人,他知道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尊严和安静。我不能让别人看到我被缝合的丑陋样子,我不愿用我的不幸去换取别人的眼泪和同情。

时间在嘀哒、嘀哒地过去,我在努力地和死神抗争着。我想对他说,亲爱的,别担心。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家,我会努力挺过来。可他喟然一叹,茫然地摆了摆头,将我的氧气面罩轻轻摘下……

次日,本市晚报的新闻栏目发表了这样一篇小文:昨日,我市一女青年攀山坠崖,虽经抢救,但终因失血过多,不治而亡。公安机关提醒广大居民,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

我的灵魂彻底脱离了肉体,在浩淼的空中漂浮。我被迫和生活了30多年的尘世告别。虽有不甘,但已经没有了选择。我的灵魂在城市的上空盘旋,久久不忍离去。我告诉自己,就一次,最后一次看看我生活了10年的小屋,那里有他和我的朵儿。

客厅的沙发上,可怜的朵儿卷屈着身子,奄奄一息地卧在那里。兴许是它嗅到了我的气息,立马从沙发上立了起来,抬头仰望着我,“旺旺”地叫着。紧接着它似乎明白了什么,悲痛地低下头去,发出悲哀的呜咽声。朵儿,我的好朵儿,你已经尽力了。我在安抚着它。突然,从卧室里走出一位我非常熟悉的女人,是我形影不离的好友。我鼻子一酸,到底是我的好姐妹啊,在我死后还来为我善后。我想说话,发不出声音。我想哭,可已经没有了眼泪。

女人快步走到沙发前,拎起朵儿的身体,怒吼道:整天不吃不喝就知道叫。叫,叫,叫!***吧,我成全你!说着,高高举过头顶,重重地向窗下抛去。我对眼前的突然变故感到骇然。我想阻拦,已来不及。

他走到她的身后,环拥着她的腰际,轻轻地伏在她耳边说道:亲爱的,小心不要动了胎气。死鬼一辈子没下个蛋,你可要保住我的儿子啊。

她转过身来,撒娇地扑进他的怀抱,喃喃道:放心吧,等你取出她的保险费,我们就远走高飞……

我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猩红的眼泪。

我抱起朵儿的灵魂,一起向上飞去。不再回头,不再眷恋。

没想到,尘世间,我最好的朋友,竟然是一条狗!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