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绝色爱情 > 艳情报复

艳情报复


作者:羁鸟恋旧林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8-09 阅读:
摘要:x问:“那你还能怎么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那个纺纱厂老板跑了,人家是老板,虽然还称不上是大老板,但在这座城里便也算得

x问:“那你还能怎么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那个纺纱厂老板跑了,人家是老板,虽然还称不上是大老板,但在这座城里便也算得上是一个老板了!”x有些绝望的说。台灯已经关了,房间里静谧极了,黑暗中他喃喃的说。x说话的时候是朝着天花板说的。“唉,可怜了我兄弟!”g难过的叹息道。x知道妻子g是真心难过的,这和他的难过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g的弟弟-----那个黑黑的、瘦瘦的年轻人,是真正无辜的,他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妻子,叫小丽,那可真是个丽人儿,紧俏俏的身材,窄凸凸的小臀,皮肤细腻,白里透润,真正的肤如蒜。这样的女人,还有一双细咪咪的丹凤眼,手指赛葱白,微笑象三月春天里的桃花,永远盛开在脸上。尽管那个黑黑的、瘦瘦的年轻人,对妻子象观世音菩萨那样供奉,但他那幅懦弱的样子愈加令她鄙夷,她对他明显有点不满意,这是结婚以后发生的事情。小丽像发现了自己的价值似的,她感觉到生活需要更丰富的刺激。她开始埋怨,埋怨的理由是他只知道守在家里,她让他和村上的那些年轻人一样去外地打工。他拗不过妻子的抱怨,远远地去了广东打工。临行前的晚上,小丽显得很懂事,让那个黑黑的瘦瘦的、整天态度谦恭的丈夫在自己的身上耍了个够。“这下你满意了吧?”小丽在穿裤衩的时候问道。“我放心不下你!”年轻人喃喃的说道。“我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你不出去挣些钱,拿什么盖房呀?拿什么养活我们呀?你守在家里有什么出息?”小丽有些生气地说道。他不敢再还口,噤了声。停了几天他就远远地去了南方。

“也怪你兄弟去了外地,明明你看,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还敢离开,你离开不是把肉留给狼了吗?”x作着无谓的分析。“不去又能怎么样?整天打架闹仗,再说她早就和那个纺纱厂老板粘上了,把我兄弟支开呢!”g说道。“那还不离婚,宁愿戴顶绿帽子!”“离了又能怎么样,他们都有了孩子,离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我妈有一次就发现那个纺纱厂老板和小丽在房中耍呢,是在夏天,天热得很,衣服穿得很单,有一次我妈从外边回来,听见小丽房中有嬉笑的声音,就走过去看,中午的太阳光那么亮,只见小丽就放心的躺在沙发上,那个纺织厂的厂长就压在小丽身上,小丽只穿着一件小背心,两条白腿叉的开开的,那个纺纱厂老板把外衣都脱了,手表明灿灿的套在他的精瘦的手腕子上。他们也没有关门,他穿着背心,两手抓着小丽的膀子,我妈说她看见那个人抓着小丽雪白的膀子,心疼得像萝卜让猪啃了一样!我妈回到房中嘤嘤的哭泣,纺纱厂老板急忙穿上衣服开上小车一溜烟跑了。”“咦,你们也真是的,那还不告公安局,把那小子给逮捕了!”“怎么告公安局呀!说了还不是让公安局的人听稀奇呢,再说人家能摆好姿势让你抓,我妈说那个纺纱厂老板给了小丽很多钱,小丽的衣服、孩子吃得奶粉都是人家供给的!”“你们真不知道羞耻,我简直想不出你们是怎么想的,这样丢人的事竟然也能忍,拿刀去戳他,让你兄弟到他的厂里去臊他!难到他不怕?”“唉,我兄弟恐怕连人家厂的厂门都进不去,有什么办法,一年多了,他们越来越胆大,这一切几乎都公开了,据说人家给城里另外买了一套房子,把小丽和孩子隔一段时间就接上去住,生生把我妈给气病了,唉,有什么办法,只怪自己的儿子不争气……”“难到朗朗乾坤就这样无法无天了吗?”x义愤填膺地说道。x有些同情那个黑黑的瘦瘦的面带微笑的年轻人,同时在心里痛恨着那个纺织厂的老板,其实也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x觉得自己也好像无能为力,但这样的事幸好没有发生在自己头上,x能想象得出那两个奸夫淫妇寻欢作乐的样子,奇怪的是小丽从来没有提出过离婚,她显得很平静,一点也没有骄躁之色,对婆婆也很恭顺。x觉得有些滑稽。“我有一个想法!”他激动地说道。“不知你同意不同意?”他在黑暗中扳了扳妻子的肩膀。“你有什么想法?”“我决定给你报仇!”“什么!报仇!你怎么能报仇?咱和人家怎么说?你是一个教师,百无一用是书生,你能把人家怎么样,人家和公安局都通着呢,和那些地痞流氓都通着呢!”g无望地说道。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x的思想飞驰在刺激和冒险的遐想中。时间到了后半夜,黑暗中x被自己的想法激动得热血沸腾,情绪激昂,尽管他只是一个教师,是的,的确没有权势,也没有人家的经济实力,但要想一个办法,不能就这样让人家欺负,要想一个奇招,唯有奇招才能制胜,这个办法就是既不引起激烈的冲突,又要让那个纺纱厂老板一家蒙耻,这样才能解心头之恨,让他也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已经想了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还需要许多条件,就好像王婆给西门庆讲的那许多的嫖经的条件一样。“你想不想报仇,给你兄弟?”x的声音在黑暗中的房间里显得十分镇定和有力。“你算了吧,你和人打架呀?咱不要惹火烧身了!”“不是打架,你想不想?”x又成竹在胸地问了一遍。x能感觉到g对他的问话有些不大相信,他感觉到她迟疑了好一阵子,他知道她的迟疑是为了他,为了他不被牵涉到这种无谓的事情中去,她怕他有个三长两短,即使g的家庭蒙此奇耻大辱,g仍然在x为她家报仇的念头上很慎重,x是她唯一的一棵大树,g不愿意为了讨那个公道而让x承担危险,因为她知道那个纺纱厂老板的势力很大,x的力量根本摇撼不了他。 她的迟疑使他心里一阵酸楚,眼睛热热的有些湿润。x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你怎么报呀?”g在黑暗中扭过头,睁大眼睛问道。g还是有些怀疑。“只要你同意就好,不要你干什么,我也不会给你惹祸的!你放心!”“你气糊涂了吧?”“只要你同意就好!”x说道。因为激动,他的声音有些发颤。“他是不是有个姐姐?”x问道。“对呀,他有个姐姐,你准备怎么样?”她担心地问道。“是的,我也记得他好像有个姐姐,他姐姐不是跟了一个搞房地产的老板了吗?”x说道。“对呀,在花园小区呢,那是个富人区!”g有些莫名其妙。“我知道,那小子开纺纱厂就是靠她姐夫的吗”x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去杀人放火,我只是想不通,我只是可怜你兄弟!”“唉,算了算了不说了,随他去吧,他们不会有好结果的”。g在黑暗中疲惫地说。但x已经决定实施报复计划了,他觉得这既是一次复仇行动,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

第二天,x找到了在城建局工作的同学z,z这几年在城建局一面上班,一面在私底下和那些包工头包工程,挣了不少钱,身体肥胖,精神焕发,印堂发亮。x是这样说的。z说你怎么想起了我,你整天忙着教学,做的是铸造人类灵魂的大事,好几回叫你吃饭你都顾不得今天有什么事情呀,z潇洒的拍了拍x的肩膀,亲昵地说道。x说老同学你就别损我了,我真的很忙,但学校你也知道的,纪律很严,平常和你们都疏于来往,也是出于愧不如人呀!今天还真的有个事要求你老同学,你不会说我是个势利的酸儒吧。z哈哈大笑说不算不算,你也是一个风流才子吗!x说老同学我今天来是想让你帮我请一个人,饭钱算我的,借你个佛面子,不知道行不行。z说你想请谁还用我帮忙,你直接请去不就行了吗!x说哎你不要大大咧咧的老同学,我想请的人和你一定认识,而且你也一定能够让她来。z说你就别吹我的牛皮了,到底是谁呀?x说就是花园小区的彭小菲,她丈夫不是搞房地产的吗?你和他们经常打交道,你不是管着他们吗?z听x说要请的人是彭小菲,就挤眉弄眼地问x有什么事。x见状连忙说老同学你想到哪儿去了,我真的有事要求人家,想请你引见结识一下。z说彭小菲可是个美人儿呢,这年头美人膀大款、膀高官做情人,你该不是心发热眼发馋了吧,也想膀一个富婆?X说哪里哪里我哪里有这种艳福呢,你还可以呢,我真有正经事呢。Z说那好吧我给你约一下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在红枫楼酒店的豪华包间里,x见到了风姿绰约的彭小菲,心里感叹真是个充满风韵的佳人呢,既比豆蔻少女多了些成熟,又比青春少妇增了些雅气,从穿着打扮一下子能感觉出来是生活在一种优裕的环境里仿佛那些高贵的宠物一样有着不同凡响的气质。Z指着穿得焕然一新的x对彭小菲介绍说这就是我的至亲同学,她可是城里面一中的骨干教师。本来有些矜持的彭小菲抬起长长的睫毛打量着x,心里想还是个挺不错的帅小伙子呢。x连忙谦恭的伸出手去说欢迎欢迎,幸会幸会。彭小菲抬起戴着白金戒指的胖乎乎的右手让x握了一下。Z端起酒杯说咱们相见真不容易,来来来把酒举起来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彭小菲听到z这样说就娇嗔的白了他一眼。X心里一动,想道她真是个美人儿。

因为x是有心的,所以他的殷勤就格外显得真诚,他盛赞彭小菲的魅力。彭小菲说老啦老啦都快四十的人啦,还青春美少女呢,兄弟你是恭维大姐呢,语气中充满着失落。x说大姐你真的很美,一点都不像四十的人,你走在街道上,大家绝对把你看成是一个高三的学生,我教的班上有的女学生看起来都没有你年轻呢。彭小菲被x的话逗得咯咯咯的笑起来。x说小菲姐你是我在这小城里见到的最有气质的女人,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呢!真是井底之蛙,看见你真的是眼前一亮啊!我大哥可真有福气,命中注定啊。彭小菲听到x说“大哥”就平了脸说什么有福气,他整天忙得不着家,见他十回有九回里都是醉的,他哪能知道自己是有福气的呢。x说大姐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呢!彭小菲看着x说你有什么请求呀! x说彭姐你有时间我想请你跳舞呢,你肯不肯赏脸呀。彭小菲听到跳舞两个字,眼睛里泛出遮掩不住的喜悦。说兄弟你也喜欢跳舞呀?x说我不是喜欢跳舞,我只是喜欢和自己喜欢的人跳舞罢了。彭小菲说兄弟你真是个先生说出来的话文绉绉地说得人心里真舒服,人就喜欢听不像你哥。X说我大哥的本事那才叫大,在全城都是有名的,资产上百万,是真正的成功人士,人活着不就图个生活质量吗!大姐你说是不是,你现在已经在小康生活的终点站了,我们这些人才刚刚启程,正拼命的朝前奔呢,你看,终点只有你们少数几个人,我们要一大帮子人呢!x乖巧的话逗得彭小菲心花怒放,非常开心。情不自禁的用软绵绵的手拍了拍x的肩膀。这已经是x和彭小菲单独第三次见面了。

在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光下,朦朦胧胧的舞池边上,彭小菲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她保养得很好,高挑的身材,挺胸凸臀,细腰柳臂,穿着一双高跟鞋,显得分外苗条。上衣的运动服使她看起来真的就像x说的像一个高中学生一样。x心里不禁有些担心,他怕在舞池里碰上自己的熟人,又跟这样一名漂亮的少妇在一起,难免让人引起误会。他微微低下头,把彭小菲托着尽量往舞池的边上转去。彭小菲全然没有注意这些,她陶醉在和x的配合中了。“你跳得真好!你经常来跳舞吗?”彭小菲喃喃地问道。她吐出的气息几乎让x迷醉了。“我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尽管这事看起来很甜蜜,但仍然很荒诞,我是为了报仇的,我绝对不能忘记了任务!”x在心中提醒着自己。“没有,我哪来的时间经常跳舞,一星期六天时间,课排得满满的,每天三节课,我就像演员一样,同样的台词,我每天要背三遍,你想想这生活有多么的乏味!”x动情的倾诉道。这的确是个实话。自从大学毕业分配进这个学校,就像是与外界完全隔绝了,很少有时间在这个小城里走动,以至于和中学时候最要好的同学z都很少往来了。“哦,”彭小菲说道:“瞧你说的,我觉得你们还挺好的,忙忙碌碌,活得很充实,我在家里专门给他们做饭,整天显得惶惶,家里的事就多了起来,有自己家里的,有时还有些想不到的……唉,不说了!”“管他的呢大姐,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只要今天过得快乐,管他明天呢,你说是不是大姐?”“对呀!”彭小菲的情绪又好起来。x和她亲切地拥抱着。灯光暗了下来,响起了一支柔曼的音乐,x和彭小菲已经完完全全地拥抱在一起,x的双手环抱在彭小菲柔韧的腰间,彭小菲的双手软软的搭在x的双肩上,他们的脸紧紧的挨上去,彭小菲身上洋溢着青春少妇的温暖和高档香水的香气,x觉得自己要沉醉了,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神秘体验x被这充满激情和肉欲的温暖燃烧了,她能感觉到彭小菲两只坚挺柔软的乳房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脯上,x情不自禁的紧紧揽近彭小菲柔韧的身体,彭小菲会意的配合着x,柔软的卷发刷在x的脸颊和耳朵上。x在彭小菲的耳边喃喃地说我喜欢你小菲,这句话因为x怀着很明确的目的所以听起来很滑稽,有些苍白,但说出来后,x又有些悲哀的感觉。他甚至有些同情起彭小菲,她是完全无辜的。但x同时又想起那个瘦瘦的腕子上戴着金表的彭小菲的弟弟,心就硬了起来。彭小菲闭着眼睛不说话,只是用脸轻轻地偎了偎x的脸,沉浸在一种柔情之中。x觉得自己虽然怀着明确的计划而来,但心理和身体明显有了感觉,他的身体和彭小菲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们像亲人一样,又像是逃避了追击的情人相聚,用身体诉说着肉欲和缠绵。舞步变得有些迟滞。“我这是在惩罚那个混小子,那个流氓,你霸占着小丽,你姐彭小菲的温香软玉正被一个不相干的x恣肆的拥抱呢!” x想这一切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流氓,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想竭力驱赶走这种不良的情绪。彭小菲转过脸,她以为是自己头发的绒毛弄得x有些痒痒。“我认识你和你高兴!”彭小菲在x的耳边轻轻地说道。x不禁心里一惊,又有一丝感动。他知道彭小菲的话是真实的,是她发自内心的。“我也一样,真的!”x也轻轻的回应道。“咱们能不能常见面,我想和你做个朋友!”彭小菲说道。“你明白吗?”“我明白,我也非常渴望和你做个朋友,真正的朋友”x被彭小菲的情绪感染了。“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能得到姐姐您的青睐我真的很激动,特别是,像您这样漂亮的女人,如果不是z给我介绍我今生可能都无缘和您做朋友和您亲近!”“我真是个卑鄙的流氓!” x在心里恨恨得骂着自己。“我恐怕干不成这件事了,这算怎么一回事,我有点驾驭不了自己,难道享乐真的能冲淡一切仇恨、苦难和既定的理想吗?我凭什么要仇恨她呢?” x有点崩溃的感觉,彭小菲的清香已经侵染在他的手上、衣服上、和心上了,x完全被自己的欲望弄得神魂颠倒。临到舞场十点多结束时,彭小菲恋恋不舍的紧紧攥了一下x的手说:“我给你打电话!”

一连几天,x怏怏不乐,内心的矛盾使他陷入到无边无际的苦恼之中。他努力回想那天晚上和妻子g义愤填膺的讨论,以及自己灵感突发的复仇的激动,觉得成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的脑子里乱极了。“是的,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纺纱厂那个年轻的流氓老板勾引了妻子g的弟弟的媳妇小丽,g很气愤,因为人家有权有势,所以毫无办法,这和封建社会里的公子哥霸占了穷人家的媳妇一模一样,在过去,这的确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自认倒霉,可是现在一切都有可能,就像复仇,只要决心干,就有可能成功。而且这件事情使g的母亲、也就是x的岳母因此气病了身体,而且g的弟弟,也就是那个黑黑的瘦瘦的年轻人竟然在蒙受了奇耻大辱后只能沉默,眼看着自己的媳妇把男女之间的事情分配给自己和纺纱厂的年轻老板,他默认了这件事情,也许自惭形秽,眼看自己的领地变成了殖民地。纺纱厂的老板又供给了妻子小丽和孩子的日用,代替了自己的义务!”x愤愤的想到。“就是这样一件窝囊的事情,我,x,我堂堂一名男子汉,知廉耻之人,我知道,妻子g的家庭蒙受的耻辱以及我的耻辱,所以我想了这样一个报复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让那个纺纱厂年轻老板的家庭也蒙受耻辱,所以我x千方百计,费尽心机来接近彭小菲,但是,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呢?”x苦思冥想,心里头有些迷茫起来。g看到他整天闷闷不乐,以为自家的事情影响了他。就劝他不要再想那些事情,把书教好,不敢因私废公。妻子劝说x的时候,x看到妻子忧愁的眼神和无尽的担心,x从g的忧愁中看到了弱者的隐忍。内心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复仇的信念又重新坚定起来。“难道我要乐不思蜀?这样的人能干成什么事情?”

在一个黄昏,x正在教室里给学生开班会。彭小菲给他发来了一条手机短信,她说道:“今天是我一个特别的日子,我的生日,我一个人很孤独,我希望你能陪我过生日,他到工地上去了,不知你能不能抽出时间来,想念你的小菲。” x在接到这条短信时正在给学生们上一堂关于理想信念的班会。他矛盾的思索这件事。“彭小菲的生日一定得去,要不太不绅士啦,可是这件事还真的很棘手,这起码是一件复杂的事情,那个房地产老板去工地了,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怎么办呢,没有任何的经验可以借鉴,下一步该注意些什么,这完全是一种自己要摸着石头过河的事情,他们的孩子呢?关键自己要小心!” x在商店里给彭小菲挑选了一条红红的围巾,因为他想到像彭小菲这样白皙的脖子上围上这样一条围巾一定会显得很美丽,在这一点上它觉得自己有绝对的审美品味,那个美丽的少妇一定会心花怒放。他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按照彭小菲告诉她的地址,随着小区出出进进的人流走进了彭小菲居住的院子门前。他迟疑了十几秒钟,叩响了彭小菲家的门铃,彭小菲从门洞里看见了x,激动得给他把门打开。她一眼看到了x手中的红围巾,连忙关上门,急不可待的在院子里给了x一个长长的拥抱。x蓦然想到了一句“猪羊进入屠户家,一步步来寻死路”。x便被彭小菲的手牵引着来到客厅,豪华的韩式灯管明亮的灯光下,彭小菲家里的精美装饰一件一件都在显示主人的奢华,x心头涌起一种怪怪的感受,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侥幸。x发现银色的灯光下,彭小菲格外迷人,她显然是精心打扮了自己,一件开口的乳白色的羊毛衫下是一双挺凸凸的乳峰,低下穿着一条藏青色的裙子,脚上是一双大红的皮鞋,小巧精致。彭小菲看到x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就骄傲的在客厅中间转了一圈,拉着x的手说你今晚能来我真的好高兴,谢谢你。x说你的生日我当然要来了,就是有天大的事情我也要来。x问孩子呢?彭小菲说孩子和同学在学校今晚上不回来了。x就和彭小菲位坐在桌子旁,桌子上面是一块硕大的蛋糕,上面插满了生日蜡烛,x数了数大约有三十六七根。彭小菲关掉灯光,在烛光下x和彭小菲并肩坐着,彭小菲说你给我唱一唱那首生日歌曲吧。x才发现自己完全被碰小菲带进了自己营造的氛围之中。他对彭小菲笑了笑,就开始唱那只生日快乐歌,彭小菲闭上眼睛,伏在x的肩膀上,无限的缱绻。在x唱完歌曲后彭小菲一口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轻轻地在黑暗中说道:“我今晚要圆一个梦的,你不知道。”x明白下面要发生的事情。“我这是复仇,为了妻子g和g的弟弟为了被气病的g的母亲!” “纺纱厂的小老板呀,此时此刻你的姐姐彭小菲就要被我享用了!”他激动得心咚咚直跳,胸口像被什么塞住了一样,手心湿润润的,眼神不安的在黑暗中游离,鼻子异常灵敏的嗅着彭小菲扑面的体香。彭小菲像春藤一样紧紧地缠在他的身上。x一面温柔的喃喃自语那些白天听起来非常难堪的字眼,一面在彭小菲身上狠狠的发泄着,彭小菲快乐的呻吟着。X觉得自己像陷入到一片温软的沼泽地里,又像是跌入到一片汪洋大海之中,他仰头吸一口气,拼命的挣扎,却听到似乎云层之中的嘲弄和嗤笑,x发疯一般地抓住那空中的云梯和长长的绳索,使劲的朝前游着,他带着彭小菲在黑暗中拼搏着,x的脑海里顽固地浮现出纺纱厂的小老板瘦瘦的套着亮灿灿金表的手抓住小丽雪白的膀子的样子,他兴奋得手脚发抖,浑身打颤,他似乎清醒地记得自己是在复仇,但那种狠狠的撞击如同巨大的海浪拍打着岩石,却分明感到裹在身下的彭小菲愉快的蠕动,她白嫩修长的双腿紧紧环抱住x,x感到一种骨酥筋软的窒息,他感到自己飘了起来。 “我是个坏女人吗?你说!”彭小菲在x的耳边喃喃地问道。 x沉默不语, 头完全潜伏在彭小菲浓密柔软的卷发里。 “谁让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你的一切都在向我表明---你喜欢我,不是吗?” “你不是个坏女人,我是个坏男人,是我引诱了你。”x像是在忏悔,胸口空空的心像被掏走了一样。“其实谁引诱谁?我们都好都坏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高兴快乐就行了!你说对吗?”彭小菲幸福的说道。x觉得自己这场复仇的战役彻底变了方向,他觉得很有些迷茫,有一种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感觉。

 

2008-2-21 晚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