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缘分呐

缘分呐


作者:惊秋风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11-13 阅读:
摘要:1缘分,不信不行。黄晨恒很喜欢一句话,在他每个日记本的菲页上都恭恭敬敬地写着,用的都是正楷。其实每一天都会有许多事情发

【一】

缘分,不信不行。黄晨恒很喜欢一句话,在他每个日记本的菲页上都恭恭敬敬地写着,用的都是正楷。

其实每一天都会有许多事情发生,冥冥之中有可能就是缘分的开始,黄晨恒现在对此是深有感触。当初考学校的时候,由于少几分上不成农业学校,把父亲的梦想破灭了,母亲说师范学校也不错,就上了师范学校。然后是98年师范学校分配制度变革,不再包分配,差一点点把母亲的梦想又给破灭了,还好黄晨恒97年就毕业了。当时学校给了两个学校让黄晨恒选,一个是盘云市中学,另一个是化安县中学。黄晨恒想,论环境和待遇,市里肯定比县里要好了;论竞争和发展,县里肯定比市里要宽松。琢磨来琢磨去,黄晨恒最后选了盘云市中学,他相信自己有能力住好房子拿高工资,毕竟有竞争才有发展,小河流终究是要流向大海的。

然后是坐了一天的火车,又坐了一天的汽车,天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车停了,卖票的妇女就扯开嗓子讲:“到了!到了!快点整理行李下车!不要漏了东西!漏了也不管的!”黄晨恒下了车,却是一个山沟沟里的小镇上,稀稀拉拉的亮着几盏昏黄的灯,天上却是繁星点点。他回了头问那妇女:“是不是走错了?!盘云市中学在哪里啊?”妇女一边指挥着人下车,一边对黄晨恒说:“你去盘云市中学啊,我儿子也在那里念书呢,过了前面那座大山就是了。”黄晨恒说:“你儿子不错嘛,还在盘云市中学上读书。”妇女说:“你可要趁早过山,再晚就不好走了。”黄晨恒想,没想到隔一座山,还真隔了一个世界,要是把这山移了,那不就是一个世界了,可惜没有愚公了!

于是到一个小商店买了个小手电,就上了路。 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山顶,手电只能发出一点微微的光,似有似无,还好眼前的路越来越宽畅了。一口气下了山,差点没有把黄晨恒气得吐血,这是什么市嘛?比山那边更偏僻了,天也小得只能看到几颗星星了。昏昏地看到了学校,中间是一栋三层高的平房,周边是一些矮矮的瓦房,一排排错落有致。当黄晨恒找到校长已经是十一点多钟,校长穿着睡衣,打着呵欠说:“山路不好走吧,一路上可辛苦拉?”黄晨恒说:“不辛苦,不辛苦,倒是不好意思,吵到你休息!”校长说:“呵呵,刚睡觉呢,没事儿。不过确实很晚了,教师宿舍今晚可能是没法安排,要等明天李老师搬了才有房子,这样的话只能委屈你到学生宿舍搭个铺,睡一个晚上。黄老师,你没意见吧?”校长最后一句话声音极小,就怕黄晨恒不答应。黄晨恒一听这话,心中竟乐了起来,从现在开始自己就是黄老师了,这是个多么高尚的称呼啊!马上答道:“行。”校长大喜,说:“那我现在带你去!”黄晨恒用手指示意了一下,校长方才发现自己穿着睡衣,笑着说:“没事没事,都那么晚了,外面没人。”趁着夜色,也分不清方向,校长带着黄晨恒在校园里转了大半圈,在一间矮小的瓦房前停了下来。学生都已经睡着了,好不容易敲开了门,校长让黄晨恒跟一个小个子学生睡,那样不挤。

等校长一走,大家都醒了,叽叽喳喳地说起了话,什么下个月学校篮球队要到县里去比赛,什么水平那么差肯定要垫底的,最后说到了啦啦队,说没一个像样的,都还没有发育,整个学校看来看去就许珊珊老师好看,又说小心校长杀个回马枪来查寝。小个子问黄晨恒:“你新来的啊,叫什么名字,在哪个班啊?”黄晨恒说:“我是新来的,你叫什么?”小个子说:“我叫李浩,叫我小浩子就行了。你以前在哪个学校啊,那里的妹妹漂亮吗?”黄晨恒说:“小浩子,我今天累死了,先睡觉了,你们慢慢聊。”李浩说:“恩,不打扰你了。”然后就跟对面铺的聊开了,黄晨恒很快就睡着了,也不知道他们这帮小子说到几点钟,都是些夜猫子。

第二天,黄晨恒早早就起了床,在校园里转了一圈,见一些学生在凹凸不平的操场上跑步,不禁又生出许多感触来,转念想想后悔也是白搭,干干的浪费时间和精力,于是不再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念到:“大丈夫怎能如此多愁善感,徒劳之事不为之?”突然后面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并且说:“大丈夫什么不为之?”黄晨恒才知道那人是在嘲笑自己,不觉脸火辣辣的热了起来,回头一看却怔住了,只见一双生动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自己。后来黄晨恒在日记是这样写的:那是一缕春风/暖暖地拂过我的心头/在那一瞬间有种异样的东西/发了牙生了根/那是一汪春水/平静地像一面镜子/被我的目光凝视后/就起了涟漪。黄晨恒掩上日记,又陷入了深深的思绪里,如果这真的是一段缘分的开始,那之前发生种种不好的事情不是就有了原因和答案。

 

【二】

学校的安排很快就下来了,让黄晨恒做初二56班的班主任,并且教语文。而且校长还另外告诉他,初二56班是这一届的尖子班,学校相信你的能力,希望你能在盘云市中学写下辉煌的一笔。黄晨恒顿时觉得压力陡增,任务艰巨。校长见他犹豫,又笑着说:“你可是我们学校唯一的本科生,来得是时候啊,以后不管是生活啊或者工作啊,要是有什么问题,只管跟我说,能帮你解决的我一定尽力而为。”一番热乎乎的话,说得黄晨恒很受用,当即答应了带初二56班,并说:“谢谢校长的信任,谢谢学校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

第一天上课,面对济济一堂都是陌生的面孔,黄晨恒手心就冒汗了,想想自己为人师表,怎么能狼狈不堪?于是拉了拉袖子,就叫了一声:“上课!”学生也慌慌张张的:“起立!老师好!”黄晨恒说:“同学们好,请坐下!”一说完马上又不自在了,不知道手该放哪里,左看看右看看,就把手撑在了讲台上,这样感觉好多了。学生见老师不说话,果然跟别的老师不一样,高深莫测。黄晨恒就开始自我介绍,说着说着就流畅了,到后边就不着边际海阔天空地说开了:“为什么叫教学?其实就是互教互学,我比你们大不了几岁,也还要不断的学习充实自己,就连齐恒公,七八十岁了还坚持学习,他的臣子问他为什么还在学习,他说了‘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说得太好了,可见知识是无限的,所以说我们不能骄傲满足,认为自己已经是初中生了,也相当于古代的秀才,可以不用学习了,那就大错特错。我们要一起努力学习,一起进步。”学生都一愣一愣的,觉得今天这个老师说的东西新鲜,不像以前那些老师,老师说的就是对的,不容怀疑。黄晨恒兴头又说:“顺便说一下学习中应该有创新思维,这就好比你放学回家,每次都是走同一条路,哪天你试着改变一下,走另外一条路看看,肯定会有不一样的风景,有不一样的发现。我的意思就是,学习中我们会遇到很多问题,老师教给了我们一种解决的方法,我们自己有没有想想或许还有另外的方法呢,能去想方法的同学不管你想到没有,你都是优秀的,因为你在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主动的去学习,而不是要人管着压着去学习,结果肯定也会不一样的。”

这时有学生举手了,黄晨恒示意他说,他说:“可是我放学回家只有一条路走,我的意思不是我没有创新思维,是因为别的路不能走,我该怎么办?”黄晨恒就纳闷了:“哦,是这样啊,你本身是有创新思维的,想走走别的路,看看别的风景,可是别的路却不能走,为什么不能走呢?”那同学面露难色,不做声了,整个教室都沉默了。黄晨恒很意外,早知道就不讲什么走别的路了,其中肯定有难言之隐。再仔细看那同学,原来是那晚上的小个子学生,黄晨恒就说:“你就叫李浩。”李浩诧异的望着他,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黄晨恒说:“秘密,不能泄露。”李浩终于仔细想了很久,他的个子,他的声音,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啊!”黄晨恒说:“恩,就是我,那天晚上我就记住你了。还有很多同学我不认识,下面就点一下名,点到的就叫一声‘到’,叫大声点,让我看仔细了。”顿时学生又活跃起来。

很快就过了一个多礼拜,学校教研组安排了黄晨恒的公开课,几乎所有没课的老师都来听课了,其中有慕名而来的,也有怀着质疑的心来的。这简直就是一场考试,面对讲台下黑压压的一片,黄晨恒更是神采飞扬,妙语连珠,旁征博引,最后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这堂公开课。刚走下讲台,就有一个女老师小跑了过来,对他说:“你的课讲的真好!”黄晨恒谦虚的说:“哪里哪里。”回头一看却吓了一跳,这女老师就是那天早上见到的女孩子,于是又温和的说:“你叫什么?”女老师说:“我教历史。”黄晨恒笑着说:“不是问你教什么,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女老师说:“听错了,我叫许珊珊,有时间还要向你请教的。”“哪里哪里,我倒想向你请教的,以后可要多多关照。许珊珊,人如其名啊,好名字。”“什么话啊,你能不能说点新鲜的,捡人家的废话说,倒亏了语文老师这个称呼。”

 

【三】

许珊珊确实想向黄晨恒请教的,因为她才高中毕业,能在这里教书全仗校长,因为校长就是她爸爸。那天早上晨练,见黄晨恒仪表不凡,就知道肯定是新来的老师,才跟他搭了话。日后又处处留心,发现他果然很与众不同,就连讲课都风度翩翩。

一天下午,黄晨恒没有课,就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散着步,想到自己到这里工作也快半个月了,却没给家里半点信息,思量着要给家里写封信的,回头一想又不知道怎么写,说自己分到盘云市父母一见肯定也要高兴的,再说到盘云市是山沟沟里的小乡镇,那父母的心情肯定要一落千丈的。正想着,一抬头却见许珊珊站在自己的面前,惊个手足无措。许珊珊笑了,说:“黄老师,想什么呢,那么认真,跟你打了半天的招呼也不应一声。”黄晨恒说:“没想什么啊,看对面学生打篮球呢。”许珊珊说:“看对面学生打球,我就从对面走过来呢,是不是很闷啊,要不我带你出去走走,散散心。”黄晨恒一听直叫好,说自己从来到现在就没有出去过,这地方太陌生了。许珊珊也说这里是偏僻了点,又说学校之所以没有建到小镇上而建到了这里,是因为这里的风水好,确实风水好,每年都有好几个考上县一中,在全县不算好也不算坏。

出了校门,还是看到那挺拔的山脉,稳稳当当的直刺云宵,意想不到的是山脚下淌着一条小河,离学校也不远,不仔细看却发现不了。黄晨恒说:“山脚下竟有一条小河,我来了那么久了都没有注意到哦。”许珊珊说:“这条小河是由山泉汇聚而成的,在这里是没有名儿的,过了梨村和沙土村就到了小镇上,说不定它也是流向湘江呢。”黄晨恒就纳闷了:“小镇不是在山后面吗?这小河难道会倒流?”“这你就不知道了,小河流过梨村和沙土村,然后是一个360度的转弯,迂回到了小镇上,才渐渐地流出了大山啊。”

黄晨恒和许珊珊一边享受着这山清水秀,一边说着话儿。黄晨恒说:“这河里的水真是清澈,比我们那里喝的水还干净呢!”许珊珊说:“肯定干净的,这可是山里的泉水汇聚而成的,纯天然的矿泉水哦,跟我们平常喝的井水又不一样的,想不想尝尝啊,那味道可是甜丝丝的。”黄晨恒说:“真的吗?那肯定要尝的。”于是从岸边摘下一片大大的叶子,卷成漏斗状,舀了满满斗,喝了一小口,果然甜丝丝的。黄晨恒问:“你要不要喝点,真的很好喝。”许珊珊说:“我不喝。”黄晨恒就倒了水展开那片大叶子问:“这是什么叶子?水滴在上面像珍珠样的。”许珊珊说:“虽然天天见这叶儿,可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呢,不知道它的名儿用普通话怎么说。”黄晨恒说:“那就用家乡话说,我觉得盘云市的话挺好听的。”许珊珊说:“真的吗?我怎么不觉得,方言乱七八糟的,其实盘云市乡的话很杂的,一个村跟一个村都不一样,就像前面的梨村跟沙土村说的话儿就不一样了。”黄晨恒大为好奇:“为什么会这样呢?”“沙土村跟学校在一边,是河东,而梨村在河西,所以就不一样了。”

黄晨恒说那就我们就顺河而下去看看,许珊珊说不要去,两个村子一直以来就不合,以前有个算命的说两个村原本是不相干的,但是由于这条小河的存在就不一样了,因为小河经过两个村,流着流着就全流进了对面的梨村,把沙土村地气全流到了梨村,曾经沙土村就想过要改河道,终究没有改成。所以两个村经常打架,今年清明的时候好象是争坟山,好像打死了人,后来是县里来了部队才制止住,现在虎视眈眈的不相往来,要是有对方村的人过来,包准要他断手断脚的,要是你去看你是陌生人,肯定要以为你是对方村的呢,那多危险。黄晨恒说那梨村的学生怎么过来上学。许珊珊说学生也要绕道走的,梨村的学生要绕到小镇上,再抄小路到学校。黄晨恒这时才明白,难怪那晚自己走的山路明晃晃的没有一点荆棘,原来是有那么多人走那条路,又恍然大悟李浩说的只有一条路回家,原来是这样。

许珊珊虽然说方言难听,她到底还是用方言说了那叶子,很拗口的,叫“嗄哇”,黄晨恒明明白白的记在了心上。两个人就沿着河岸往上游走,弯弯曲曲的小河见不到尽头,愈是显得重山叠翠的,人儿就像在画里面穿梭,这是何等的诗情画意。黄晨恒见河中露出一些光光石头,离岸很近,就跳了过去玩。许珊珊见好玩,也闹着要到石头玩。黄晨恒说:“那你过来啊。”许珊珊试了试了,又有点怕掉到水里,就把手伸了过,让黄晨恒拉着点。黄晨恒也伸了手,才一拉上,心儿就扑腾扑腾地跳了起来,手心里就像捏着一团柔软的棉花,又像小时候在小溪里捉了滑溜溜的鱼儿,真舒服。许珊珊说:“诶,你站稳哦,不要等下两个人都掉下去了。”这时候黄晨恒就回过来了神,很是不好意思,自己怎么就起了邪念头。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晚霞给大地铺上一层薄薄金纱,小河也泛起了片片耀眼的鳞光。许珊珊说:“等有空了,我带你上山看看,看日出或者日落,很美很美的哦。”黄晨恒的心又到了九霄云外,纵使日出日落再美,也美不过你啊!后来黄晨恒在日记里是这样写的:那一刻,我就握住了世界,这个美丽的世界!

 

【四】

“黄老师,不好拉,有人打架!”

一阵吵杂的声音把正在睡午觉的黄晨恒惊醒,开了门见是李浩和几个同学在嚷嚷,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大家说有几个社会上的青年敲诈勒索,没给他们钱,现在他们就来学校打人了。黄晨恒说:“现在他们在哪里?有这样的事情?你们去叫校长,我先去制止他们,真的是无法无天!”“在我们班!”

黄晨恒一口气就跑到了班上,果然看到几个年青人围着自己的一名学生,其他的学生都被吓得远远地看着。黄晨恒就大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这里可是学校,没事的话请你们快点离开!”其中一个胖子说:“你又是干什么的?”黄晨恒说:“我是这里的老师,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不要骚扰我的学生。”胖子又说:“哦,有事就找你啊,刚才我们还不好意思开口,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直说,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只想借点钱,有了马上就还。”黄晨恒一听这话,气粗了:“你们这是敲诈勒索嘛!你们这是犯法的行为!”没等黄晨恒说完,只见一条凳子飞了过来,明明白白地砸到了脑袋上,还没来得及痛就没了知觉,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醒过来的时候,黄晨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白白的房子里,床也是白白的,是医院。“醒拉!”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许珊珊。黄晨恒说:“怎么是你?”许珊珊说:“就是我啊,差点没把我吓死,你怎么就那么傻,你一个人肯定要吃亏的。”黄晨恒忙问:“那后来怎么样了?”许珊珊说:“后来我们就把你送到医院了,幸好没有脑震荡。”黄晨恒说:“我是说学生还有那几个青年怎么样了?”许珊珊说:“学生没事啊,那几个青年见你倒了他们就跑了,好象是沙土村的,就知道整日到处游荡。我爸爸去找了他们村长,希望管管他们,不要学什么古惑仔,对大家都不好。村长口口声声的答应,他会找那些青年的。你当时怎么就不怕呢?”黄晨恒说:“正义必然战胜邪恶!”“呆子。”许珊珊一拳打在了黄晨恒的肩上,打得他直叫脑袋痛,许珊珊就慌了。

学校给黄晨恒放了半个月的假,让他好好养伤。许珊珊有的时候来请教怎么备课,有的时候来陪他聊天解闷,有的时候来帮他洗衣服。黄晨恒就不好意思了,说衣服还是自己洗,再不动动正个人就要生出锈来了。

校长终于察觉到了什么,就叫许珊珊别有事没事老往黄老师那里跑,别打扰了人家休息,而且一个女孩子家不要让别人闲言碎语的说,那成什么话。许珊珊说:“爸,你想到哪里去了,不就是去一起讨论了几个问题,有什么大不了的。”校长说:“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人家会怎么说,你就不用脑袋想想。有一件事现在就告诉你,上次教育局过来检查工作的王主任,让人过来询问了我你是否婚姻,看来是有点意思,我就想着挑个日子一起坐坐,喝个茶。”许珊珊早已经把脸憋的通红了,说:“他有意思我可没有意思,要喝茶你跟他喝。”校长也火了:“这不也是为你着想,王主任要人材有人材,要地位有地位,真真的年轻有为,是个托付终身的人呐,你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许珊珊坚定地说:“什么人材地位,我不希罕,你怎么就那么嫌贫爱富呢?”校长被气得直哆嗦,用手指指着女儿却又说不上话来。许珊珊母亲见了这光景,就劝道:“我说你啊,孩子长大了,让她自己想想就明白,不要气坏了身子。”校长就把手指指向了老婆:“你也这么说,有你这样做母亲的吗?”母亲说:“我怎么拉,难道我说错了不成?”

许珊珊见父母吵了起来,好气又好笑,于是就趁机从家里退了出来,又不知道去哪里,走着走着一抬头,却是黄晨恒的宿舍,刚准备敲门门就开了。黄晨恒见了就说:“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敲门?进来坐坐啊。”许珊珊也不说话,就进去了。黄晨恒见情形不对,就问:“珊珊,怎么拉,心情不好?”许珊珊说:“我父母在吵架。”黄晨恒说:“校长也吵架?你不劝开倒跑出来了。”许珊珊说:“我爸让我去相亲,我不去,他们就吵上了。”黄晨恒说:“是哪个,干什么的?”许珊珊说:“是教育局的王主任。”黄晨恒说:“不错嘛。”许珊珊说:“你也觉得不错啊,那我就去了,免得我父母还为我操心,都20年了。”黄晨恒急了,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许珊珊说:“那你是什么意思?”黄晨恒说:“我的意思是他本身不错,可是没说让你去啊。”许珊珊说:“你也不让我去哦,那我现在跟我爸是2比1了,回头看他还有什么要说的。”黄晨恒脸都红了,说了一句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声音小得只有蚊子能听到。

 

【五】

夜里黄晨恒辗转反侧,总觉得好象忘记什么了,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他开了灯找徐志摩的书看,不找的时候就在眼前,找的时候就不见了踪影,寻了半天才记起借给许珊珊了。于是又上了床睡觉,刚才想到许珊珊更睡不着了,渐渐地思绪有条理,应该给她写封信,表达自己的爱慕之心。

黄晨恒展开纸笔,端端正正的写到:敬爱的许珊珊,见信佳!冒昧给你写这封信并不是一时间的冲动,我是真真切切的思考了很久的,才做了这个决定。现在窗外是一片漆黑的世界,这个时候你应该已经睡着了,是否在做着甜蜜的美梦?而我却像那黑夜迷路的飞虫,找不到方向,迷茫在这无边无际的空间飞着。我多么的希望是在你的梦中飞舞,只有你能告诉我方向。因为你是我的月亮,银纱似的光照亮我的生命,照亮我的世界。如果没有你我将累死在这漫漫长夜,所以我好想好想跟你说一句话,

写到这里就卡住了,黄晨恒不知道该写“我喜欢你”还是该写“我爱你”,觉得都很肉麻,就只写了个“我你”,想想又不好,就在“我你”的中间画了颗心,又把开头改成了“亲爱的许珊珊”,恭恭敬敬的折好。终于觉得妥当了,看了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第二天却找到了徐志摩的书,就把信夹在书里面,送给了许珊珊,又说了一通这是一本好诗歌,不容错过。第三天,没有一点反应,有可能是还没有看;也有可能是看了觉得无聊,所以保持沉默不语。第四天,黄晨恒坐不住了,得把诗集要回来,不管她看了还是没有看。他找到许珊珊,问:“诗集看完了没有?我来拿了。”许珊珊说:“黄老师,不好意思哦,那诗集掉到厕所里了,我正想去告诉你呢。”黄晨恒说:“那你看到里面的信没有?”许珊珊说:“什么信啊?写给谁的?写了些什么啊?”黄晨恒丧气不已,一时不知道怎么做答,许珊珊就问:“我不知道你里面有信,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给你送去了,现在把信搞丢了,实在是很抱歉,这信很重要吗?”黄晨恒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你怎么就把它弄丢了?叫我怎么说呢?”突然许珊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就是那封信。黄晨恒恍然大悟:“你骗我!”许珊珊笑着说:“不骗你骗谁啊。”说完两个人戏成了一团。

从此,两个人出去散步都是手牵手的。一日许珊珊带黄晨恒上山看风景,在山下的时候天气晴朗,上了山就感觉不到了,因为山中起了缥缥缈缈的雾,就像小说里写的仙境;隐隐约约地还能听到泉水“叮咚”响的声音,仔细了原来到处都泉水,甚至有的就从山路中间涌出,汩汩而流。在这声色绝伦的空间,真的令人感到心旷神怡。更让黄晨恒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山重水复的地方竟掩着一个小寺庙,真羡慕那和尚能居此仙竟。两人走累了,就进寺庙小歇一回,寺门上写着“灵光寺”,进了门还是曲曲弯弯的石子路,一直就到了“灵光殿”,小小的寺庙在这山中却愈显得别致了。其中一个老和尚还会相面,先是给许珊珊相了,说她天庭饱满耳大有福等等,而且会生两个儿子,黄晨恒就打趣说:“超生游击队。”那老和尚也不理会,许珊珊兴致勃勃的叫大师给黄晨恒相相,大师看了看,只说了一句:“会变心的。”许珊珊说:“不会吧?大师您再仔细看看。”大师说:“我相了20年的相,从没有错过。”两人听大师这么说,心里都怪怪的,黄晨恒后悔莫及,早知道这样就不进来了。出了寺庙两人也没心情看风景了,游玩了一回,见天色不早了就打回走。许珊珊忍不住问:“你会变心?”黄晨恒说:“我会变心?”许珊珊说“我也不相信。”黄晨恒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许珊珊:“迷信。”

 

【六】

一个学期下来,黄晨恒带的尖子班无论是在期末考试,还是平时参加的大大小小的竞赛,都是成绩斐然。而且黄晨恒在《人民教育》上发表的两篇学术论文引起轰动,谁也没想到竟然出自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中学,这让盘云市中学增光不少,看来也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校长很高兴,遂改变了对黄晨恒的看法,当知道黄晨恒暑假要回家,就叫女儿去叫他来一起吃个饭。女儿说:“你要慰劳军士,却让我去请,这成什么话?还是你自己去吧。”校长说:“什么慰劳军士?我是让他以你朋友的身份来的,去不去你自己看着办?”女儿嘴上还是硬,说不去。人影儿却早就不见了,校长见了直摇头:“女大不终留啊!”

一顿丰盛的晚餐,校长和校长夫人也是不一般的热情,许珊珊却不说话。刚开始黄晨恒还是有点拘谨,校长夫人让他吃鱼他就吃鱼,让他吃肉他就吃肉。校长高兴,便开了一瓶金六福,黄晨恒说:“我不会喝酒的,我不会喝酒的。”校长说:“不会喝酒怎么行?”黄晨恒用眼神向许珊珊求救,许珊珊当做没有看见,不就是一瓶小小的白酒,今天就要学会喝它。第一口火辣辣差点没吐出来,再喝感觉就好多了,酒过三巡,黄晨恒有点不能自己了,只见碗里的鱼好像活过来一样,竟然会动了。校长是越喝越高兴,乘着酒兴说:“小黄啊,我女儿虽说不怎么样,但是也是我的宝贝女儿,现在她喜欢你,你也喜欢她,我们做大人的也高兴,以后我就把女儿托付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她,我们才放心的。”黄晨恒惊得醉意全无,又喜得心花怒放,说:“那是肯定的,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偷偷地看了看许珊珊,只见她羞得满脸通红,说去厨房拿个勺子就不出来了。校长又说:“这次你回家,就顺便问问你父母的意思,就把这个事情定下来,到时候回来了就挑个好日子把这事给办了。”黄晨恒一个劲的说“嗯嗯嗯”,就像在美梦里一样,又看了看校长夫人,在朝自己微笑,果然不是在做梦。

夜里不知道是因为回家一事,还是因为许珊珊一事,在床上滚了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许珊珊一直送到了小镇上,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黄晨恒下面那东西就热了起来,接着就硬得像根铁棍似的。黄晨恒就松开了手,这个时候客车就叫了起来:“县城,县城,快上车快上车,要走了。”许珊珊说:“你要快点回来了哦。”黄晨恒说:“我会很快很快就回来的。”才依依不舍地挥手说再见,上了车两个人的眼神却没有分开,直到相互看不见,牵挂就像墙脚下的爬山虎,大片大片地滋生,一瞬间就成了绿色的垂帘。

浓浓的思念很快就被赶路的疲惫替代,黄晨恒左转车右转车,足足两天才到家,还未歇下来父亲就问:“工作怎么样啊?怎么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或者是写封信?”母亲说:“别理你爸,还没有吃饭吧,我先给你煮碗面吃。”又是“心肝宝贝”的叫个不停,就怕黄晨恒饿坏了。黄晨恒说:“我分到盘云市中学,因为那边人员紧张,我直接就从学校过去了。”父亲说:“是在市里上班啊,不错嘛。”一查地图才知道是盘云市乡,又说:“怎么分到那里去了?”母亲见状就帮儿子说话:“怎么就不能分到那里,哪里不都一样。”父亲说:“你知道什么。”黄晨恒忙转开话,把女朋友的事情说了一下,父亲大喜,连声说好,也不管什么盘云市乡了;母亲也把锅里煎鸡蛋的事情给忘记了,再看时鸡蛋已经黑了。

本来黄晨恒想在家里多呆几天的,父母却催着他早点回去,又给他准备了陈年湘妃酒、黑茶、阴明山雪莲果等等家乡特产,鼓鼓的一大包,让他送给未来的丈人。回到学校黄晨恒就去见了校长,把特产一一呈上,又把父母的意见说了一下。校长说:“好好好!”当即就把定亲啊彩礼啊婚礼啊商量了一下,该省的都省了,该添的都添上,毕竟是新世纪的婚礼了,不能再给人陈旧的感觉。又找人择了结婚吉日,就是9月8日,刚开学一个礼拜。

 

【七】

日子过得又慢又快,说慢是暑假漫漫不知道还有几日才过完,大家都期待婚礼那天快点到来;说快是结婚吉日转眼将至,婚礼的筹备还在紧张的进行着。黄晨恒忙的焦头烂额,什么都快布置妥当的时候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却又开学了,于是又忙乎起来了。

开学第一天,来报道的学生只差几个就齐了,黄晨恒忙着检查暑假作业和报名,其它交费和领书就不关他的事了。第二天以为学生都到齐了,准备开课,点名才发现少了李浩,黄晨恒就问有没有人知道李浩为什么没来上学,有一个同学知道,他说:“因为他爸爸被打伤了,伤的很严重。”黄晨恒说:“怎么就打伤了?”同学说:“老师,你不知道啊,河下游两个村子又开战了,这一次更厉害,用土枪土炮了。李浩爸爸就是被沙土村的人打伤的,差点就打死了。”黄晨恒说:“是这样啊,那大家以后少到河下游去玩,知道不?”学生整齐的回道:“知道了。”

下午,黄晨恒准备去一下梨村,让李浩回来上学,顺便看看李浩的爸爸。想想绕着往镇上去梨村,肯定要天黑才能到,回来就不好走了,于是决定直接从沙土村过去,自己只是学校的一名老师,又不是梨村的,应该没什么事情的。放学了许珊珊照例来找黄晨恒,没见到人影,只发现桌子上留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一句话:我去梨村家访。许珊珊手上玩弄的粉笔就短了,万一梨村的人把他当沙土村的人,那就危险了,越想心越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许珊珊听到外面嘈杂起来,隐隐约约听到“黄老师中枪了”,就不顾一切的跑了出去,见人就问:“在哪里,在哪里!?”原来黄晨恒刚进沙土村就被人看见了,一看不认识,以为是梨村的,就放了冷枪。后来被人认出是学校的黄老师,马上就送医院去了。当许珊珊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刚刚完成,子弹被取出来了,已经没有危险了,只是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息。黄晨恒静静地躺在白白的床上,一动不动的,许珊珊见状“哇”的一声哭着扑了上去。马上又护士提醒不要吵到其他病人了,许珊珊就干抽咽起来。

黄晨恒睁开眼睛看着许珊珊,良久才说:“没事,打在屁股上,医生说好了疤都看不到。”许珊珊生气地说:“你可把我给吓坏了。”说着就是一拳打在他肩上,痛得黄晨恒疵牙裂嘴的,许珊珊说:“还装?”黄晨恒忍痛说:“你不知道神经是相连的啊,好痛!”痛完了黄晨恒又想起李浩,就说:“你回去了,要想办法通知李浩来上学,不能小小年纪就荒废了学业。”许珊珊说:“你啊,就知道充伟大。”

接着校长和夫人都来了,校长让他好好养伤,学校的事情他会另外安排老师的,又得知大概要住院一个多礼拜,于是又商量着把结婚推迟,到时候再叫人看个好日子。结果看下来的日子还有好几个月,黄晨恒也不急了,就安心的养伤。

出院那天许珊珊来接黄晨恒了,好不高兴。两个人在路上又是搂又是抱的,亲热无比,黄晨恒奇怪下面那东西怎么没反应了,回去了又用手套弄了一回,软趴趴的也没有反应,就开始担心了。后来又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医生说:“这种情况很复杂,本来好好的突然就不行了,极有可能是神经或者精神受到了创伤,如果是神经受到创伤,那就只能看它的自我修复功能了,修复功能强的话它自己就会好;如果是精神受到创伤,那就要去看看心理医生。”黄晨恒说:“怎么会是心理问题?要是我的神经自我修复功能不强呢?那这一辈子就没了?”医生就不说话了。

黄晨恒万分沮丧,感觉上帝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刚刚还在云端一下子就被抛到了地面。期待已久的隆重婚礼,朝思暮想的美丽女孩 ,还有寄以希望的长辈,全成了云啊烟啊雾啊,整个人儿就迷糊了,不停的走着又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这样的事情怎么跟许珊珊说,她知道了又会怎么样,一定不能让她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她离开这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堵墙挡在了面前,抬头一看原来是“灵光寺”,遂想到大师的话,不禁黯然落泪,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回到学校黄晨恒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每天都和原来一样,放了学和许珊珊去河边散步,或者是上山看日落。许珊珊浑然不知,黄晨恒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找个借口离开了她,再也见不到这个心爱的女人,又想到她该是怎样的伤心怎样的落泪,心里就酸酸的,自己却不敢再落泪,怕许珊珊察觉到。

深夜,微微的风声是大地在打鼾,一切都沉睡了,睡得那么安稳。黄晨恒睡不着,打开了日记本,在末页认认真真地写下几个字,有缘无份!心里又翻江倒海地酸起来了!

 

【八】

一天,黄晨恒正在写论文,门响了,他也没停下来,只是说:“门开着,没关。”人就进来了却不说话,黄晨恒说:“有什么事啊?”抬头一看原来是许珊珊,才放下了笔问:“怎么不说话呢,想吓唬我啊?”许珊珊沉不住了,就笑了起来,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县一中要调你过去,来通知了。”黄晨恒说:“真的吗?”许珊珊说:“肯定真的啊,上面的领导看了你的论文,说这样的人才不能埋没了,要调到县里去,我爸爸让我来通知你呢,你真的很想去吗?”说到后面就没有笑声了,满是失落。而黄晨恒心里却在盘算,这是一个机会,但是许珊珊肯定不乐意,自己就用“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先将她说服,到县里工作一段时间再给她写封信说取消婚姻。许珊珊见他发愣,就用手指戳他脑袋,说:“你到是说话啊!”黄晨恒说:“让我想想,但是我真的舍不得你呢。”许珊珊脸上又有了神采,说:“那就不要去了,在哪里教书不一样,就怕到了大地方没这里自在呢。”黄晨恒“呵呵”傻笑不说话。

后来校长又来问黄晨恒,黄晨恒说:“其实我是很想去的,男人嘛就应该以事业为重,但是……”校长就知道了,说:“你的意思是舍不得我女儿,你说的对嘛,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婚事不急的,等你到县里稳定了再说,我也知道我女儿不怎么同意你去,我回去好好给她做做思想工作的,她同意了就是对你最好的支持,对不对?”黄晨恒说:“对。”

校长的思想工作做的很好,许珊珊竟然同意了,黄晨恒又感觉心里空了一大片,那么容易就同意了,看来在她心里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了,倒是自己想多了。想到这里黄晨恒的主意更加坚定了。走的那一天,校长居然宴请了众老师,给黄晨恒饯行。黄晨恒很不好意思,见许珊珊眼睛红红的,就知道她晚上没睡好,肯定是因为自己了。于是黄晨恒也不说话,不停地敬众位老师酒,每一杯都是一口干。校长见黄晨恒高兴也就不说,其实黄晨恒喝的都是闷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居然没有醉,再看许珊珊时,已经不见了人影。

走的时候,黄晨恒班上的学生都来了送行,大家都舍不得的他,一直送到了小镇上。黄晨恒说:“大家回去吧,记得要好好学习,我会回来看你们的。”有的小女生就哭了起来,也有学生说:“老师,你说话可要算数,一定要回来看我们哦。”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冲出一个美丽身影,抱住黄晨恒就一个劲的猛哭。黄晨恒登时心如刀绞,泪水横流,才发现自己对这片土地,这些人儿,是多么的留恋,情不自禁地拥紧了跑过的人儿,不停的叫着“珊珊,珊珊”!渐渐地下面又热了起来,接着就感觉裤子多了一根铁棍,黄晨恒激动地说:“我不走了,我再也不走了!”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