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频道 > 情感演绎 > 一次生意 忏悔一生

一次生意 忏悔一生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3-01-02 阅读:
摘要:我一直是一个坐在心牢里的女人,为了自己曾经所做过的一件“亏心事”而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再三思量之下,我只将这个故事呈

我一直是一个坐在心牢里的女人,为了自己曾经所做过的一件“亏心事”而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再三思量之下,我只将这个故事呈现在世人面前,或许不能弥补自己的错误,却可以让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不再犯相同的错误吧。

那是三年前一个有着绵绵细雨的春天,那时我凭着年青的冲动开了一家很另类的服装店,里面全是一些细瘦的过份又或是宽大的不合适宜的衣裤,第一次,我看着满店花花绿绿的布片有了一种恐惧感和深深的愁丝,一如窗外的细雨绵绵不绝。

是的,当时的租房费、税费和继续进货的费用使我知道了做生意的不易,刚开店时的优越感觉已被后悔所代替,我想我的母亲这一次一定不会再帮我了。

已经下午了,一个生意都没有,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月底也许就要关门大吉了。我站在穿衣镜前,一次次想向着这件事的严重后果,或许我要重头开始,去工厂打工吧?又或许回到母亲的家里继续做她的婴儿?

我害怕的摇摇头,不!我不想让这些事发生!

正在这时,店门被抖索着推开了,之所以“抖索”着,是因为那只开门的手,苍老的而且抖的很厉害。一瞬间的喜悦,被这只手完全打消了。出于礼貌,我走到门口替她将门完全的拉开,同时一个瘦小的,摇摇晃晃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我淡淡的问着:“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吗?”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挪动着很不稳当的小脚向店内走去,我强压住心中的厌恶,故作关心的挤出一点笑容问道:“老人家,外面下雨了,你是来避雨的吗?”

老人这才真正的面对我,道:“好女孩,他们都不给我卖!不相信我有钱买衣服。”

我瞅见老人身上的衣服,是一件灰色的圆领斜襟老服,灰紫色的盘花圆扣,衣脚上围了一圈细密的蓝色针角,同色的裤角用两指宽的布条扎紧在脚腕上,一双没带子的鸡心鞋中露出老人没穿袜子的脚。

这分明是一套上个世纪旧中国女人的所穿的衣服,几十年来老人的穿着并没有随着新中国一起发展,又怎么可能买到适合她穿的衣服呢?

于是,我告诉她,他们不是不想卖衣服给她,而是实在找不出她可以穿的衣服。

老人听了,眼泪就顺着斑驳的脸流了下来,掏出一个蓝手帕,一层层打开,里面居然有一沓厚厚的零钞,也许是头昏,她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钱也撒了一地。我赶紧给她搬了一把椅子,让她坐着休息,然后帮她捡钱,这一捡,心中有了个数字,居然有200余元。老人揉着自己的眼睛说:“好女孩,这一路走来,只有你最好,还给我搬椅子,他们都说我打扰他们做生意,赶我走。”

老人的话,使我心中一动,我赶紧给她倒了杯热水,让她先暖暖身子。老人边喝水边断续的说道:“儿子儿媳不孝……我就快死了……我身上有钱,我想穿在自己身上,十几年了,都没做过新衣服。我想风光的走啊!”

她的目光总是无法集中在一起,菊花般的脸上连一点血色都没有,身子也总摇晃着好像马上就会跌下来。我看出老人确实已经是风中的蜡烛,随时都会去了。

老人神智不很清楚,继续说道:“那些钱给你,你给我挑件衣服吧。”

她的话立刻打消了我心中些微的同情,我决定做老人这个生意,虽然我的店里根本就不会有适合她穿的衣服。

我拿出两件衣服,一件红色,一件绿色,很粗糙的做工,只不过一块布上剪出了几个洞,这两件衣服也只有小太妹才会偶而上身的,但别的衣服,更是另类的说不出样子了。

老人拿了衣服,模糊着双眼笑的很开心,说:“不用试了。我很喜欢。”看着老人的神情,我为自己找了个借口,一个买,一个卖,没有什么不妥的。于是很镇定的将老人送出门口。老人似秋风中的枯草,颤颤巍巍上了路,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想着也许这是老人这一生中最后一次为自己添制新衣了,也许这只是老人家一生中最后一次的骄傲了,她想穿上用自己的钱买的光鲜的衣服去另一个世界。

一时间,心痛的泪水忽然溢满了眼眶,再去看路上,已不见了老人的身影,我冲出店门追了出去,我想告诉她,她可以用那些钱买合适自己的衣服,或者我去帮她买。

淋了一身的雨,我狼狈的跑回店里,我为自己的无情和蠢笨感到无地自容,我一下下的打着门框,恨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这些钱而这样对待一个神智不清楚而风烛残年的老人?

我想我毁了老人的最后一次骄傲和愿望。

从那开始的每一天,我都在重复着自己的责备,让自己难以释怀,让自己无法开心的存活于天地间。

直到我决定找到她。我想我应该真心的向她道谦,给自己一个交待。

对,奶牛场。她似乎还对我提起奶牛场几个字。我顺着老人当时提供的仅有的线索,于一个月后的一天,七拐八绕的找到了老人的家。

老人真的已经去了。

她的儿子二狗提起她脸上神色明显的悲伤起来,但也有很多的不理解,说是她在弥留之际,坚决要穿上那件不伦不类的衣服,否则不会原谅他们。在无耐之下,他只好将那件绿色的衣服套在老人身上,他说那是一件很滑稽的衣服,老人穿在身上就更滑稽,真不知道她都要去了,却还有这样的怪要求。

我强忍心中的悲伤,要求二狗带我去老人的坟上。二狗虽然很疑惑,却依旧将我带到她的母亲的坟上。

在老人坟前,我大声的诉说着自己的卑劣和无情,告诉她我已经知道错了。二狗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这个莽汉在瞬间也是泪流满面,安慰我说:“别哭了,其实当时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对她关心一点,也不会弄到当时那个情况。”

我对他吼道:“这是两码事!”一愣间,两个深深忏悔的人跪在夕阳下的孤坟前,无语,只能祈求老人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听到我们的忏悔而心中有点安慰而已。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