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细雨文学网-中国纯文学经典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杂文频道 > 杂七杂八 > 我不讨厌这个“流氓”

我不讨厌这个“流氓”


作者:曹友琴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22-07-31 阅读:
摘要:台湾李敖说人论世,言辞犀利,不留情面,但他骂人也不是无缘无故骂的,这就不由得被骂的人不畏惧他几分。最近,他在台湾立法

台湾李敖说人论世,言辞犀利,不留情面,但他骂人也不是无缘无故骂的,这就不由得被骂的人不畏惧他几分。最近,他在台湾立法会上扔鞋子、喷催泪剂,闹得不亦乐乎。有人就觉得他有点“流氓像”了,但他信守“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词坛泰斗庄奴赞他是“独行侠”。笔者对他有着更多敬仰之情。

由李敖不由得想起王朔。王朔的特立独行,出语惊人,善调笑、调侃,也是有许多人不喜欢的。

最近,王朔在博客上写了封“举报信”,举报广电系统各电视台电视剧审查小组利用审查节目之便,接受剧组贿赂。于是,自1997年以后,各电视剧组不得不以审片费的名义向审查小组行贿,以期获得通过。如今审查小组每轮“审片费”,每人能分得三万至五万元人民币,多轮审查多轮付费,审查影片也就基本没有一次通过的了。

这还不算,王朔揭露:每次审查剧组都要包豪华宾馆,请审查人员大吃大喝、唱卡拉OK、找小姐。由于这一审查小组凌驾于各台专业部门之上,对电视剧能否播出握有生杀大权。即使最终不通过,也不退钱,也没人敢要他们退钱,因为这次被毙了还有下次呢。除非今后不再和他们打交道了。

王朔揭示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一个侧面。

王朔的揭露,自然惹人讨厌。首先是北京广电局就不高兴了,该局审片中心的一位阎主任便立即大声否定。然而,王朔是故作惊人之说吗?拍过《贻笑大方》的导演叶京出来作证了,在审查《贻笑大方》的时候,审片小组一共六人,每审一次便要缴纳审片费。每一次审片还得给这些审片员在五星级饭店租下房间,某些审片员甚至还要带上家属,如同前去度假。叶京称自己正是深受其害的一个。

王朔一炮接一炮。他指认谢东是相声大师候宝林的私生子;说当代出作家不出作品;认为莫言的没看头,余秋雨在文学界真的不入流......王朔放炮,这就触犯了一条不成文的传统规矩,要为尊者讳。名人、伟人就应该是完人,对名人、伟人说三道四,就是大逆不道了。

尽管笔者不尽赞同王朔的所放的第一炮,但王朔敢于毫不留情把某些正人君子的面具一下子撕掉,在当今“多栽花,不栽剌”时尚中,有几人敢作敢为呢?

王朔很聪明,他预知他的种种言说将招来各种攻击,贬他、损他、骂他,都会有。于是,他省得别人给他泼污,干脆自己给自己戴上一顶帽子,“流氓”。而且还发明了一句名言,“我是流氓,我怕谁”。王朔敢于自轻自贱,自我开涮,就把别人想用最下贱的语言来作贱他,想用最恶毒的语言来骂他的话,自己先给别人代骂了,你还有什么好说、好骂的。

王朔是“流氓”吗?画家陈丹青说王朔“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女作家查建英和王朔是相识多年的朋友,她了解王朔真诚可爱的为人。她称,王朔不少骂点让人击节称快。

恰恰如同自己把自己标榜为高尚的,其实是一肚子男盗女娼一样,自己给自己戴上一顶流氓帽子的,其实并不是真流氓。

王朔自谓“流氓”,倒显得许多可爱。笔者之所以喜欢这个“流氓”,乃是这个“流氓”的脊椎骨里不缺钙,不以讨人喜欢而说话、作文。笔者估计,尽管王朔还没有把他看到、听到的丑陋,以及他心里想讲的话都讲出来,但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环视寰中,有几人能如此直言的?!鲁迅先生笔下所谓的“帮忙文人”却不少见。依附于豪门大款而卖乖弄巧,而为之鼓吹,而为之制作闪亮外衣的,实在算不得少见的。

王朔这样的“流氓”有几个?王朔不有许多可爱吗?!  

 

通信处:江苏省仪征化纤公司沿河二村22-203室曹友琴

邮编:211900

【责任编辑:梧桐细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